当前位置:首页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  他们的抗战

“歌仙”陈歌辛的抗战声音

发布时间:2015-08-28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陈歌辛与夫人金娇丽


本文作者陈钢

 

1945年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抗战胜利。父亲陈歌辛一口气写下了那首既欢乐又激昂的《迎战士》:“号角吹动,歌声隆隆,伟大的胜利多么光荣。欢迎呀欢迎,民族的英雄,请你接受我们歌颂。”当夜无人睡眠,我们全家忙着刻蜡纸,印谱子,然后上街分发。满街都是沸腾的人群。人们在欢呼,跳跃,相互拥抱……不久,父亲又写了首祝贺抗战胜利、后来又成为全世界华人在春节时必唱的贺岁歌《恭喜恭喜》。那首歌的曲调只有四句,但词却有五段,真像是一首唱也唱不完的歌。歌曲的每句词都像是在倾吐,不断地倾吐着压在心头八年之久的心里话:“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见面第一句话,就是恭喜恭喜……”是呀,没有经历过八年深重苦难的人,又哪能吐露出如此由衷的狂喜呢!

抗战期间,孤岛的上海一片死寂。在一片“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景象中,突然有一位青年作曲家跳上一个影剧院的舞台,在大幕前引吭高歌《度过这冷的冬天》:“度过这冷的冬天,春天就来到人间,不要有一点猜疑,春天是我们的!”歌词虽然只有短短四句,但却是那么地深沉,那么地有力,那么地富有自信和那么地充满希望。它赛似号角,赛似宣言,赛似那看不见尽头的千军万马。当时,在场的一位青年学子、后来成为中国著名的交响乐作曲家朱践耳见证了这个场面,他在听完这首歌后,激动地登门拜访了这首歌的作者陈歌辛,还被赠予一份珍贵的手抄谱。几十年后,朱践耳又亲手将这份手抄谱誊清后赠我留念。

在那次大幕前高唱《度过这冷的冬天》的事件发生后不久,父亲就被日本人抓走了,因为他号召民众抗日,被认为是共产党。他曾与“中国现代舞之父”吴晓邦合作过四出抗日题材的舞剧:《罂粟花》、《丑表功》、《传递情报者》和《春之消息》,而在《罂粟花》以象征手法表现孤岛上的对敌斗争,在《丑表功》中用不协和音调配合面具人物刻画了日本豢养的走狗,在《传递情报者》中热情地讴歌活跃在深山密林中的情报传递者,还在《春之消息》中用“冬”、“布谷鸟飞来了”和“前进吧,苦难的孩子”组成一出为十二岁以下的少年排演的儿童歌舞(后来因禁止上演而改编为音乐会组曲形式演出)。至于他的抗战歌曲《不准敌人通过》,更是在新四军中广为流传,鼓舞了许多抗日青年走向前方。

1985年

四十年后的1985年,香港一连举行了三场历史性的“父子仨音乐会”。演出了由我重新配器、由我的小弟弟男中音陈东担任独唱、由著名的美国指挥家施明汉指挥香港管弦乐团伴奏的交响版陈歌辛名曲音乐会。音乐会的压轴曲就是这首气势磅礴的《度过这冷的冬天》。我在交响版的《度过这冷的冬天》中加了一个抒情的中段《风雨中的摇篮曲》:“别怕狂风吹,别怕风雨打,我的小宝贝在风雨中长大。”它像是一首战时的摇篮曲,也像是慈父对孩子的抚慰与嘱咐。这段温情满溢的段落取自电影《春之消息》,是周璇唯一一首没有公开演唱的电影插曲。当小弟弟唱到“狂风有时尽,暴雨有时停,燕子归来时,满眼又是春”时,我不禁想起了童年,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夜晚,更想起了中国的百年沧桑。我还想起了屠光启导演在《周璇的最后一曲》一文中写下的结束语:

“狂风,尽了吗?

暴雨,停了吗?

燕子,可曾回来?

春天,哪里去寻找?”

2015年

70年后的2015年,全中国又重新响起了《度过这冷的冬天》的歌声。回想起去年5月16日时,上海曾举行了一场纪念“歌仙”陈歌辛百年冥寿的音乐会,名为“玫瑰之恋”。“歌仙”主要的作品都是以“爱”为核心,以“恋”为主题。音乐会上演出了作曲家各个不同时期的代表作,表现了“歌仙”对人间如此之真和如此之深的不了情。

今天,斯人虽已仙逝,歌声却仍依旧,而对于他最好的纪念就是那些他自己所留下不朽歌声。至于那首难忘的歌——《度过这冷的冬天》,它当然还留在人间,而且永远不会消失。因为它是一段历史的记录,更是时代的歌声。它不仅被千千万万的人歌唱了七十年,而且还深深地铭刻在“歌仙”的墓碑上,让每一个來这里探望他的人留驻下来,与他一起在心里默默地唱着:

“度过这冷的冬天,春天就要到人间,不要有一点猜疑,春天是我们的!”

(本文作者陈钢为陈歌辛儿子、著名钢琴作曲家)

[责任编辑:翟明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