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革青海省委会主委马志伟委员谈履职收获

直播导读 >>

从祖父到父亲再到他,他的家里三代都是政协委员。他连任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委员,在推动14年抗战历史还原、国家公园建设等方面,他的提案和建言发挥了积极作用。他就是民革青海省委会主委、抗战名将马占山将军的嫡孙马志伟先生。
  在全国两会召开之际,马志伟委员应邀做客团结会客厅,就政协委员履职故事和感悟、推动14年抗战历史还原、国家公园建设等话题,接受了团结报团结网、中国青年网联合的联合访谈。

内容:民革青海省委会主委马志伟委员谈履职收获

时间:2月27日16点

地点:团结会客厅

背景资料 >>

更多 >>

文字实录 >>

更多文字 >>

[主持人](2017-03-03 10:12:55)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团结会客厅。您现在收看的是由团结报团结网、中国青年网联合策划的两会特别节目“代表委员5年间”。我是主持人姝静。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常委、委员,青海省政协副主席,民革青海省委会主委,抗战名将马占山将军的嫡孙马志伟先生。请他和我们一起分享下,政协委员履职的那些事儿。

[马志伟](2017-03-03 10:14:02)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高兴来到团结会客厅,和大家交流分享我们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一些成果。

[主持人](2017-03-03 10:14:23)

您的祖父是抗战名将马占山,可否说下家庭渊源对您政协履职有何影响?听说您的不少提案也与抗战相关。

[马志伟](2017-03-03 10:15:26)

我们家三代都是政协委员,马占山将军1950年去世,但他有幸参加了第一届政治协商会第二次会议,他参加这个会议还是毛泽东主席办公室打来电话,要求他参加。我的父亲叫马奎,也是第三届政协委员。我个人呢,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在青海省,我长期在青海省工作。从八十年代初期就是青海省政协委员,现在一算,已经经历了七届,30多年过去了。第二阶段,在民革中央的推荐下,民革青海省委把我推荐到全国政协,并连任三届政协常委,现在15年过去了。

我们祖孙三代都是政协委员,这缘于马占山将军打响了中国抗战第一枪。这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活动中,时任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在人民大会堂讲话中首次提到的,出处应该是《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两年前(2015年),也就是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指出,(中国人民经过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正式提出了“十四年抗战”的概念。而这第一战、第一枪就要追溯到,1931年的11月4日至19日,马占山率部抗日的江桥抗战。

刚才讲到这个14年的抗战,实际在12年前,胡锦涛总书记就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了这个时间,近期又提到日程上。为什么呢,就是要把它写到我们的教科书当中,让我们永续后代都知道这件事。

我感觉,八年抗战、十四年抗战,还有这个台湾当局开始讲的“四年抗战”,有三个时间(说法)。“四年抗战”指的是1941年“珍珠港事件”以后,美英宣布对日作战,当时的国民政府就以这个时间点(为起始)来算。那么“八年抗战”,是从1937年“七七事件”(为起始)来算的,也是全面抗战开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或者说以中国共产党为中流砥柱的八年抗战。

那么“十四年抗战”,我觉得这个说法的提出有特殊意义,一个是我觉得(这种说法)体现一个完整性,无论“四年”还是“八年”,我觉得这(对抗日战争来说)都不完整,“十四年”才有一个完整性、连续性。它是从东三省开始最初的抗战,也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东三省开始有野心,开始对战的时间,有了这个时间,我觉得后面一系列的问题就都可以解决了。同时这个“十四年抗战”对东三省也是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

第二点我觉得“十四年抗战”这也是对日本军国主义一个有力的批驳。开始我们讲四年也好,八年也好,都没有完整性,所以日本军国主义就可以绕过他的一些不光彩的内容,回避做过的罪恶历史。那么我们现在把它真实地公正地体现出来,不仅是对中国有一个交代,也对世界发出了中国的声音。

第三点,我觉得有利于两岸的和平统一。在前年,总书记提出“两岸共写抗战史”,为我们扫清了障碍。我在去年也参加了这个活动,民革中央副主席郑建邦也参加了这个活动,为“两岸共写抗战史”打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还有众多的意义,以上几点是我个人的理解。

[主持人](2017-03-03 10:16:07)

我们知道,您已连任三届全国政协常委和委员,在履职过程中有哪些场景特别印象深刻?

[马志伟](2017-03-03 10:17:43)

想起很多往事。从在青海省当了七届的政协委员、常委,包括一届的省级人大委员,在全国政协任三届委员、常委。他们都说我是“提案大王”,每年少则十七八件,多则二十件的提案要带到会场。当然这不是我的一己之作,这是大家的声音。

一生中,我觉得自己做的两件事可以在这里说一说。一件事是刚才说到的,我与东三省的同志们,东三省的民革,以及东三省的各级领导,(把中国的抗战)由八年推为十四年,我觉得自己在这其中起了微薄的作用。

第二件事呢,就是我长期致力于生态建设。早在2002年,我们就提出来了青海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发源地)的生态建设。青海每年有600亿立方的水源源不断地流入20余个省份,支持着中下游省市的用水吃水。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著名表演艺术家)冯巩先生曾经与我做过一期节目,叫“喝水不忘青海人”,我觉得(这句话)非常有意义。

我们最早提出“三江源”的生态保护和生态补偿的概念,是缘于我觉得青海在国家没有位置。关于青海的位置,我说两个“0.3”,一个是青海的人口占全国人口数的零点三几,就是570多万人口;第二个是青海省的GDP占全国GDP的零点三几,这两个“0.3”放在全国的这个大盘子里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那么为了提高青海省的位置,用我的话就是“当好青海人,做好青海事,说好青海话”。那么怎么去说,怎么去做,怎样让国家重视,我们就提出了“三江源”的生态保护和生态补偿。这是在2002年,也是在民革中央支持下提出的这个问题。在2003年,时任民革中央主席何鲁丽、常务副主席周铁农,安排我在两会期间向时任国家副总理吴邦国同志进行汇报,得到了吴总理的充分肯定。

接下来我们在生态问题上大做文章。青海首先提出了“生态利省”战略,这在全国是最早的。我觉得这与我们呼吁“三江源”的生态保护和生态补偿机制密不可分,是有关联的。

我们在连续不断提这个问题的同时,在2011年首次提出了“国家公园”概念,这就是做生态的第二个阶段了。提出“国家公园”概念,就是说生态保护,生态补偿,生态利省,不仅是青海的事,它还是国家的事。2011年提出以后,反对的声音比支持的声音多。虽然反对声众多,但我们了解了美国的黄石公园。黄石公园走到今天,也是经过了一百多年反反复复,才把“国家公园”的这个概念不仅在美国,还在全球推广开来。我觉得(反对与反复)也是必要的一个过程。

值得庆幸的是,在十八大召开以后,党中央国务院,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国家公园概念的认识有了一个新的提升,首次把它(“国家公园”)写到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当中。第二年政府工作报告,也大讲特讲国家公园,我们感到很欣慰。最值得欣慰的是,2015年的12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青海作为全国首个试点省。

人大是立法部门,我认为,政协、民主党派更能够在大联合、大团结的平台上做民主协商的工作。所以我们可以连续十多年地关注“国家公园”、关注生态建设。我们连续七年提出“国家公园”的概念,终于由提出之初的一片反对之声,到现在形成一致性。我们在全国首开试点,并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国家公园”的建设,这是一件非常生动的民主协商的案例。

当时青海省对于建设国家公园也有持反对意见的,因为保护就意味着“不动”,“不动”就不能继续进行开发,不能开发,老百姓的福祉从何而来?青海的GDP从何而来?事实上,青海地下矿藏储量十分丰富,价值能达到几十万亿。但是为了保护好这盆“清水”,使这盆“清水”源源不断地流到二十个省、市、自治区,青海省是牺牲了自身的利益来完成这件事的。最初青海仅凭一己之力,之后国家重视青海(的生态文明建设),到现在,建设了全世界瞩目的国家公园。因为青藏高原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青藏高原好比世界的肾、肺,故而青藏高原的生态变化与世界的生态环境有着深刻的联系。所以国家公园能走到今天,我们很欣慰。

但是到现在,我认为昆仑山国家公园还存在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国家文件、各省试点为三江源国家公园解决了机制和体制问题。但是要有中国特色的通过国家公园这个平台来解决中国的问题,我认为仍然缺少体系,要根据各自不同的属性来解决体系问题。所以我这次带来的提案、大会发言都集中涉及了这些问题。

这是一个生态文明的大问题,在生态文明的前提下来解决中国的问题。例如美国的黄石公园地大物博,每年可以有3个月的时间对外开放,剩下9个月采取封闭式保护。但是在我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最重要的是什么,基本国情是什么,是解决老百姓吃饭的问题。所以昆仑山国家公园如果单纯照搬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的这种模式并不符合中国国情,也不具备中国特色。中国的国家公园要以生态保护为主体,但更重要的是以人为主体。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是具备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所要解决的问题,就能真正实现生态文明。“生态”是实现对于生态的保护,而“文明”则对于主体问题的集中解决。文明生态、生态文明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包括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等问题在内的中国的问题。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肩负着要解决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共赢问题的任务,也是生态文明的具体体现。

所以我今年的提案就是要解决体系问题,从最初产生认识到进一步深化认识,到现在形成有体系的认识。刚才我提到过,政协、民主党派更能做到协商民主。因为政协在工作中不能 “提要求”“做决定”,只有通过长期不间断的呼吁,如果党委和政府接受提案,就说明我们提案的方向的正确性,我认为我们现在解决了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2017-03-03 10:18:06)

马主委,对于如何撰写好一份提案,如何当好一名委员,您有哪些体会?

[马志伟](2017-03-03 10:18:50)

你说的这个问题好,你这个问题让我想起四句话:“党委点题、党派调研、政府采纳、部门落实。”我们撰写提案、参政议政一定要围绕党委和政府的中心工作。当然我们要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待这个问题,眼光可以远一点、大一点,今年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明年解决。刚才我谈到的这个问题,连续呼吁了十五年,到今年有了圆满的答复。这就包含了提案、建议的方向性问题。要根据党委和政府的方向来确定提案、建议的方向。但是作为政协、民主党派要有前瞻性。不仅看到今天,还要看到明天、后天,要根据历史发展的规律确定方向。刚才我说过要“当好青海人、做好青海事、说好青海话”,这是我在青海工作生活47年的总结。想把参政议政做好,就要把人当好。哪里人?青海人;同时要把青海的事做好,其中就包括说好青海话。

我认为,想要做好一份提案包含这样几个步骤:首先,选题很重要。而“党委点题”就为我们确定了选题的方向;第二,要在此基础上做好调研,掌握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这些资料一定要取之于民,来自最基层的老百姓。我们不能搞“歌功颂德”“报喜不报忧”,一定要把真实情况反映出来;第三,在调研的过程中要吸纳各方面的内容,尤其是各级党委和政府。各级党委和政府一般都是解决当前的问题。我们本身来自于政府或是各个基层单位,社会实践经验比较丰富,在做调研工作时,可以把调研的过程拉得长一些、工作做得细一些、掌握的第一手资料扎实一些,这样我们提的提案、问题就能准确一些,这样我们就能把提案工作做好。当然,在形成一个重大的报告之前,一定要征求方方面面的意见。这是一个推动、发动、检验的过程,是对提案正确性的极好检验。各方面意见大体一致了,这样的提案基本就符合要求了,可以进行上报。现在我们追求的不是“阅”“批”,这不是目的,我们追求的是采纳和推动。由虚见实,提案报告提交了是“虚”的,而落实了、推动了就会有实际效果,所以我们现在更看重实际效果,这正是一种协商民主、民主监督的成果。

[主持人](2017-03-03 10:19:15)

好的,非常感谢马主委的精彩分享,也感谢您作客团结会客厅。各位网友,本期的团结会客厅两会特别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