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团结时评

特朗普对台政策料将收缩

发布时间:2016-12-2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周忠菲

  核心提示

  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先是导演“川英通话”,后又抛出关于“一中框架”的过激言论,给人以美国对华政策充满不确定性的印象。不过,综合考虑美国在全球和地区的国家利益因素,美国政府未来对台政策走向料将有所收缩。

  今年美国大选的结果,除了震动美国社会,牵动世界的神经,也波及两岸关系。日前,特朗普利用未入白宫前的“平民”身份导演了“川英通话”,随后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又抛出关于“一中框架”的言论,除了给人以未来美国对华政策充满不确定性的印象之外,美国新政府未来的对台政策,究竟是加强干预还是进行收缩,也成为关注的目标。

  首先,从美国在全球和地区地位发生变化的地缘政治意义来理解,特朗普的当选实际上反映了美国外交政策影响力的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受全球战略再调整的制约,采取“高一脚,低一脚”的对华政策,符合美国当前的需要。

  短期内,特朗普团队不准备对中美关系的发展提出重大决策,这是特朗普利用未入主白宫之前的“特殊身份”,挑选台湾问题和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打政治擦边球的主要原因。其目的,除冲淡特朗普本人“外交短板”的色彩外,也显示美国新政府的亚太政策,不是在亚洲进行简单的收缩,加强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和经济存在仍然是美国在亚洲需要维护的核心利益。当然这也暗示了中美谈判的可能和美国调整对台政策的可能。

  那么,如何判断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的走向呢?这种趋势对台湾又将造成何种影响?笔者认为,这要从政治、经济与战略三个层面来看:

  近期看,美国对台政策以适度收缩为主,这对台湾在政治上将造成负面影响。例如,台湾过去表示希望加入TPP,主要是基于政治考虑。现在失去加入TPP的机会,对民进党无疑是一个政治打击,而美国并没有给台湾任何“明显的补偿”(除了接蔡英文一个电话之外)。此外,特朗普抛出“一中框架”言论的同时也抛出中美经济谈判和以台湾为筹码的交易论。随后,中国政府和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针对特朗普言论,进行了严厉驳斥,强调美国必须信守一个中国政策的承诺。从外交角度看,如果未来美国新政府减少对台湾“扩展国际空间诉求”方面的支持,或者对台湾支持的力度有所节制,那也是事出有因、顺理成章的。

  从经济方面的影响来看,因为加入TPP本来就对台湾经济的影响不大。但动态地看,如果中美启动经贸谈判,将严重打击台湾区域经济战略的信心,台湾当局推行的“新南向政策”就会遇到直接的挑战。目前来看,不能排除特朗普政府从增强美国在亚洲经济存在的角度出发改变对RECP和亚投行态度的可能。此举一旦成行,必将冲击台湾,影响台湾与东盟国家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澳大利亚、新西兰的经贸关系。如RECP的推进有可能导致台湾与新西兰的自由贸易协定出现缩水效应。还有人指出,另一种可能是刺激台湾在产业布局方面,加紧向美日靠拢,但这种趋势会使台湾经济转型更加艰难。

  从整体来看,特朗普上任初期,美国全球战略在应对历史条件变化带来的限制方面困难比过去大,风险比过去高。在地区层次,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已经远远高于一般的双边关系。新兴市场的发展前景和中国经济持续向好的态势,对于美国仍然有强大的吸引力。估计美国新政府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方面,无论是全球层次、还是地区层次,将以模糊为主。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在维持美国外交政策影响力方面,还无暇他顾,不得不在“下降与上升”中奋力周旋。

  中长期方向上有两种可能。一种倾向是美国对两岸关系的发展、对中国统一进程的态度是“介入”还是“不介入”, 成为退居第二位的、可谈判的问题。正如前面提到的,特朗普关于“一中”的言论,显示了美国考虑为避免被拖入海峡冲突而将台湾作为谈判筹码的政策倾向。这一政策立场,最终取决于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国家利益和中美关系的重新定位。

  另一种倾向是结合美国全球大战略中对日政策的需要。这种政策倾向将启用民进党在稳定海峡局势方面的破坏作用,是尽快遏阻中国的一张险牌。如果美国轻易打出这张险牌,台湾民进党当局将投靠美日同盟,要求允许台湾在美国全球大战略中扮演“地区安全角色”。不过,由此带来的“战与和”的问题和美国对海峡安全的承诺,将大大增加地区热对抗的危险,超越美国的承受能力和意愿。特朗普政府及其决策团队对这些风险进行评估后,也将不得不望而止步,从而回到第一种可能。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由于对外政策影响力的下降、全球战略的调整,美国既要在东亚适度收缩,又希望加强美国在亚洲军事存在与经济存在,以及中国经济继续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亚洲新兴国家市场对美国仍然有强烈吸引力等这些因素的存在,这决定了美国新政府对台政策的主要趋势是进行收缩而不是加强干预。

  (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台港澳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