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研究集萃

我国古代服丧日期漫谈

发布时间:2016-02-0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沈阳音乐学院艺术学院教授 张红星

  我国古代礼制规定:帝王去世,太子继位需要服丧三年(三十六个月)。但是,这样会耽误许多国家大事,因此,后来汉文帝对此进行了改革。汉文帝后元七年(前157年)夏六月,汉文帝刘恒逝世。在位23年,终年46岁。遗诏短丧薄葬。诏文说:“生死是天地之理,物之自然,用不着过分伤生,当今之世,往往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朕很不赞成;所以令天下吏民,令到哭吊三日,三日后全都脱掉丧服;不要禁止百姓娶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凡吏民给丧事服临者都不要赤足,扎的带子不要超过三寸。不要动用车辆及兵器,不要发动百姓到宫殿中哭吊。当哭临殿中的,以旦夕各十五举音,礼毕即罢,非旦夕哭临,不得擅哭;下棺服大红十五日,小红十四日,纤七日,然后脱掉丧服。其他令中未提及的,以此令比类从事,布告天下。霸陵山川照其原有形势,不要大动;宫中自夫人以下至少使都遣归之。”霸陵位于今陕西西安市东。近年有陶器出土,与史书所载文帝以瓦器陪葬相符。

  这里涉及到日期的是“服大红十五日,小红十四日,纤七日,释服。”服虔解释道:“当言大功、小功布也。”应劭解释说:“红者,中祥、大祥以红为领缘。纤者,禫也。凡三十六日而释服矣,此以日易月也。”颜师古注释说:“此丧制者,文帝自率己意创而为之,非有取于《周礼》也,何为以日易月乎!”“大红”也叫“大功”,用粗熟麻布制做的丧服。《清史稿·礼志十二》:“曰大功服,粗白布,冠、致如之,茧布缘屦。”“小红”也叫“小功”,用稍粗熟麻布制成的丧服。《仪礼·丧服》:“小功,布衰掌,牡麻致,即葛五月者。”“纤”是黑经白纬的丧服。

  历史小说《汉之娇荣》中《上祀》一章中说:阿娇只道:“这几年陛下一直忙,又还在先帝的孝期,等过了这一阵就好了。”刘荣是真的忙,孝景皇帝病重、崩逝,他即位,然后又是一摊子事。郑美人忍不住有一种诡异的联想——陛下数年不幸后宫,不会是为了皇后吧?要说孝期,天子以日代月,早就过去了。而所谓的很忙——上祀节本来皇后带着后宫过一过也就是了,皇帝根本就可以不必出现的。

  汉唐之际,“以日易月”的记载不少。如《晋书·礼志中》记载礼官参议博士张靖等议,以为“孝文权制三十六日之服,以日易月。道有污隆,礼不得全,皇太子亦宜割情除服。”韩愈《顺宗实录一》:“今遵遗詔,行易月之制。”《顺宗实录五》:“圣人大孝,在乎善继。枢务之重,军国之殷,纘而承之,不可蹔阙。以日易月,抑惟旧章。皇帝宜三日而听政,十三日小祥,二十五日大祥,二十七日释服。”

  贞观十七年,唐太宗对侍臣说:人情之中最让人哀痛的,莫过于失去亲人。所以孔子说:“父母死后,服丧三年,是天下的通理,从天子到平民莫不如此。”他又说:何必只说商代的国君武丁这么做呢?古代的人都是这样做的。可是,近代的帝王实行汉文帝以日代月的短期服丧礼仪,这与古代礼义的典范大相违逆。我昨天看到徐幹写的《中论·复三年丧》这篇文章,觉得他论述的道理非常深刻,只可惜没早些看到它。现在我才发现,我对丧礼太疏忽大意了,可现在只能责备自己,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说完,便因悲伤过度而哭泣良久。

  唐太宗在《命皇太子权知军国事诏》中说:“父皇遗诏:按照汉文帝的做法,以日易月。遗诏不可违反,但三年之丧,自天子达,殷周以来,始终遵用,汉文变古,有违前式。且慈颜日远,忻谒无由,俯就之文,理即遵奉。然朕之情切,不可循前,荼毒之心,何可堪忍。”《资治通鉴·后唐明宗长兴四年》:“辛未,帝始御中兴殿。帝自终易月之制。”是说皇帝主动脱掉丧服去上班了。

  《宋史》卷76记载:太祖建隆二年六月二日,皇太后杜氏崩。太常礼院言:“皇后、燕国长公主高氏、皇弟泰宁军节度使光义、嘉州防御使光美并服齐衰三年。准故事,合随皇帝以日易月之制,二十五日释服,二十七日禫除毕,服吉,心丧终制。”从之。宋高宗吴皇后寝疾,诏祷天地、宗庙、社稷,大赦天下,逾月而崩,年八十三。遗诰:“太上皇帝疾未痊愈,宜于宫中承重;皇帝服齐衰五月,以日易月。”诏服期年丧。谥曰宪圣慈烈,攒祔于永思陵。《续资治通鉴·宋孝宗淳熙十四年》:“辛巳,詔曰:‘大行太上皇帝奄弃至养,朕当衰服三年,羣臣自遵易月之令。有司讨论仪制以闻。’”淳熙十四年(1187)十月,81岁的宋高宗驾崩,孝宗悲痛欲绝。他一反君主守丧以日代月的旧规,坚决要为太上皇守三年之丧。对高宗的禅位之恩,孝宗一直心存感激,加上自己已年逾六旬,不再是隆兴初政时那个雄心勃勃的宋孝宗,对恢复中原也深感力不从心,也借机摆脱烦琐的政务。《续资治通鉴·宋光宗绍熙五年》:“自汉文短丧,历代因之,天子遂无三年之丧……寿皇圣帝至性,以日易月之外,犹执通丧。”

  《明史·本纪第四》载,恭闵帝朱允炆葬高皇帝于孝陵。诏行三年丧。群臣请以日易月。帝曰:“朕非效古人亮阴不言也。朝则麻冕裳,退则齐衰杖绖,食则饘粥,郊社宗庙如常礼。”遂命定仪以进。历史小说《官居一品》中《登极诏》一章描写:按照世宗肃皇帝(嘉靖)的遗愿,丧礼以日易月,民间服丧二十七个月,皇家便是二十七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也够难熬的,这一个月里,大臣们陪着新君隆庆皇帝(朱载垕),每天都要守在世宗皇帝的灵前,一天几遍的哭祭,不能回家,不能洗澡,也不能刮脸,一个个篷头垢面,活像是一群囚犯。

  二月河《乾隆皇帝》中《天生不测雍正归天,风华正茂乾隆御极》一章有描写:乾隆坐得笔直的身子似乎松动了一下,说道:“人子尽孝,无论天子庶民,以尽心尽礼为诚。所以旧制天子居丧,心丧三年,礼丧以日代月,只服二十七日丧礼,于理不合。朕以孝治天下,先要自己作表率,怎么能令天下人服孝三年,而自己只服二十七天的孝?这个制度改了。大行皇帝大殓,就在乾清宫南庑搭起青庐,朕当竭尽孝子之礼。”说到这里一顿,见众人都瞠目望着自己,又道:“但朕为天子,政务繁忙,如因居丧,荒怠政务,违背了皇阿玛托付深意,反而为不肖之子。因而三年内朕将在乾清宫如常办事,繁细仪节着由履郡王允祹主持,这样既不误军国大事,朕又可以尽孝子之职。”这其实是带丧理政。看似拉长了居丧日期,其实是连二十七日正式居丧也取消掉了。

  二月河《雍正皇帝》中《高鸟已尽良弓宜藏,书生明哲克保全身》一章有描写:循康熙发送孝庄太皇太后的例,天子居丧以日代月,二十七天后期满,雍正皇帝除服理事。这二十七天中,为防北京肘腑生变,张廷玉隆科多允祥三人无日无夜轮流值差,催促各省督抚修表称贺、吊丧,严令甘、陕、豫、晋、冀各省地方官及时申报迎送大将军王允禵入京情形,北京的允祉、允禩、允禟等则随着新皇帝守灵,寸步不得离开大内,连入厕睡觉都有专设的太监监护。

  穿越小说《复兴之帝国时代》中《初收皇权》一章写道:唐汉明(光绪)说:“天子居丧,本朝先例是二十七个月,天子以日代月,可皇额娘对朕的厚恩朕断不能忘!朕就守灵六十天吧,但朕和母后皇太后身体都欠安,就由六叔、五叔和礼亲王代朕守灵,以尽朕孝心!”此时的奕恨不能冲上前给这个侄子皇帝两耳光!按这种安排,不仅自己的大权暂时被削,连自己都要在宫里被关上两个月!可当着这么些大臣和外省疆臣,他不想让人看出皇室有什么不和,毕竟这天下是爱新觉罗氏的。“奴才遵旨!”“剩下的事都由六叔去办吧!你们都下去吧。”众人缓缓退出。

  可见,“以日易月”对于皇帝掌握权力、处理政务起到很大的积极作用,同时对于臣民也有较大影响。例如文武官员家人逝世时,如遇国家大事需要,则可以相机“夺情”,乃至形成“忠孝不能两全”的说法和惯例。这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方式的进化、生产效率的提高和政务的复杂,统治者主动对农牧时代“三年之丧”的变通和改革。在中国丧葬事业发展史上,具有进步的意义。

[责任编辑:陈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