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纪实解密

蒋介石“重庆行营”的历史沿革

发布时间:2015-10-19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鲁文

 

  ◆重庆行营成立初期◆

  1935年11月1日,根据国民政府命令,入川参谋团正式改组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顾祝同为主任,贺国光为参谋长,杨永泰为秘书长。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成立于1925年,当时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同时设立了军事委员会作为最高军事首脑机关,北伐结束后,军事委员会撤销。“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为应付国难,国民政府于1932年3月恢复了军委会建制,以统一指挥全国军事,军委会委员长由蒋介石担任。而所谓的行营,则是军事委员会为便于指挥作战而设立的派出机构,全面负责一省或数省的军政指挥事宜,地位非常重要。按照惯例,行营主任一般都由资历较深且具有相当能力的高级将领担任,故蒋介石选用了黄埔教官出身的嫡系爱将顾祝同出任重庆行营主任。

  重庆行营管辖包括川、滇、黔在内的整个西南地区,下设三厅、十处和三个委员会,人员大都来自南昌行营。后来大名鼎鼎的韩德勤(后调江苏省主席)、关吉玉(后任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康泽(复兴社创始人之一,后任第十五绥靖区司令官)等都曾在重庆行营的厅、处、会任过职。

  由于顾祝同当时还兼任贵州省主席,所以行营的日常事务实际由贺国光和杨永泰具体负责。两人一柔一刚,凡事杨永泰必坚持原则,寸厘不让;贺国光则苦口婆心,小心周旋。当时川军将领对中央政府抱有敌对心理,有人甚至主张驱逐中央驻川人员,幸亏贺国光从中周旋苦苦劝说,最后才未生事端。

  1937年3月,贺国光与刘湘谈判川军改编,涉及到“川军国有化”、“政治中央化”等敏感议题,一时陷入僵局。川中盛传刘湘将有所行动,川军与驻渝中央军都开始修筑工事以备不测,搞得人心惶惶。后来还是贺国光出面辟了谣,命令军队拆掉工事,事态才逐渐平抑。后来顾祝同兼任西安行营主任,贺国光以副主任代理主任职务。

  6月28日,蒋介石电重庆行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特设川康军事整理委员会,准备再次整顿川军。该会以军政部长何应钦为主任委员,重庆行营主任顾祝同、川康绥靖公署主任、第六路军总司令刘湘为副主任委员,贺国光、邓锡侯、刘文辉、唐式遵、杨森、潘文华、王缵绪、孙震、李家钰、范绍增、向传义、董宋珩、郭勋祺、许绍宗、张邦本、徐源泉、夏斗寅、李蕴珩、周浑元等为委员。7月6日,何应钦在重庆行营大礼堂主持召开川康整军会议,根据会议精神,川康各军于8月10日以前整编完成。就在这次会议的第二天,卢沟桥事变发生,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蒋介石在渝首处官邸◆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以重庆为核心城市的战略大后方就已逐渐形成。“八·一三”淞沪抗战后,首都南京岌岌可危,国民政府为贯彻长期作战计划,准备迁都重庆。

  1937年11月20日,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发表了《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国民政府兹为适应战况,统筹全局,长期抗战起见,本日迁驻重庆。”原来的西南商埠重庆,在外寇入侵的特殊情况下,一跃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

  11月23日,重庆行营奉命将省立重庆高级职业学校改建为国民政府办公场所。重庆市府当局一面组织迁校,一面改建校舍,日夜赶修,仅一周时间即告竣工。12月1日,国民政府即在重庆正式办公。与此同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国民参政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先后迁驻重庆,中共中央南方局也在重庆正式成立。当时国民政府所属行政机构以及各党派、团体主要集中在重庆市区的上清寺、曾家岩、大溪沟、罗家湾一带,作为大后方的第一大城市,重庆从抗战伊始就成为中国事实上的首都。

  1938年8月,张群调任重庆行营主任。10月28日,张群及四川主要军政官员联名电请蒋介石驻节四川。12月8日,蒋介石于南岳军事会议以后,从桂林飞抵重庆。1939年1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在重庆举行,决议组织国防最高委员会,以蒋介石为委员长。由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移渝办公,委员长重庆行营奉命结束,另设委员长行辕于成都,由贺国光担任主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和国民政府军委会设在重庆行营原址,原重庆行营主任张群出任国防最高委员会秘书长。

  蒋介石到重庆后即在行营办公居住,这里实际上是蒋在重庆的第一个官邸。当时行营所在的这条街连接了十多条小路建成,是重庆的一条主要街道,所以特地以国府主席林森的名字命名。重庆行营办公楼是三幢两楼一底的砖木结构建筑群,据说建于1935年,属于典型的民国时期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是当时重庆高档建筑之一。楼房坐东南朝西北,占地面积806.41平方米,建筑面积1991.14平方米。右侧为“凹”字形院落,左侧成“日”字形两进院落。外墙为小青砖勾缝,建筑屋顶为歇山与悬山两种。楼内层高近5米,周围有封火墙。建筑内设壁炉、砖柱台灯、地下室、哨台,雕花扇门等。房子里还暗藏逃生通道,从底楼石板下直通数百米外的长江边。

 

  ◆抗战胜利后的重

[责任编辑:殷雪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