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人物风云

乔石和他的平民父母

发布时间:2015-06-2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赖 晨

  1938年9月,“学协”专门成立了“征募寒衣委员会”,要求全市各校每个学生支助或劝募棉背心一件,献给前线的抗日将士。乔石立刻积极响应,请母亲精心缝制的一件棉背心捐献出来。与此同时,上海“学协”在各校的团体会员迅猛发展,乔石所在的学校不甘落后,以组织公开的读书小组的名义,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到处散发带有抗日色彩的宣传品。

  1940年初,南方中学的地下党,将乔石的出身简历及表现报请中共江苏省委,认为他接受考验已经合格,同年8月,乔石被批准为中共正式党员,并被任命为南方中学的地下党支部委员,这时,他的年龄差4个月就16岁。

  乔石入党后,在上海过着非常危险的生活,在白色恐怖中,他要时时警惕着被特务盯上,父母也为他提心吊胆,他总是宽慰父母放心。在父母的支持和乔石的引导下,乔石胞弟蒋志刚、堂弟蒋智敏解放前都秘密参加了共产党的地下组织。

  孝顺父母

  乔石夫人是蒋介石的笔杆子陈布雷的外甥女,即其五妹的女儿翁郁文,曾用名凌澜、林兰等,后改名为郁文。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家庭,父亲翁祖望曾任陈布雷的秘书;母亲陈若希是陈布雷的五妹;翁郁文大舅陈屺怀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从事革命,大哥翁泽永曾经是郭沫若的秘书。1952年冬,翁郁文与乔石在杭州结婚。因为乔石是陈布雷的外甥女婿,当时,他和妻子翁郁文都未受到重用,大部分时间在边疆工作。

  曾在乔石身边工作的人介绍说:“喜欢读书、做事认真和孝顺双亲是乔石的特点。”乔石非常孝顺父母,每当他回忆起8岁到纱厂当童工,受尽“拿摩温”(工头)虐待、折磨的母亲时,总是泪眼汪汪。成人后的乔石最不堪回首的就是,他在幼年时代常常听到母亲披星戴月地劳作一天后,回到家中的痛苦呻吟。所以,他经常向人感慨自己对母亲的养育之恩回报太少。

  乔石的父母虽然生活在上海,但对家乡的感情很深厚。乔石遵从父母生前意愿,1987年清明,将父母骨灰从上海迁移到祖籍定海青岭公墓安葬,并经常来定海祭祖扫墓,如在1987年9月9日、1991年4月20日、1998年4月4日,乔石和妻子郁文都回定海祭祖扫墓。

[责任编辑:陈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