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  

1895年台湾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的斗争

1895年台湾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的斗争

发布时间:2019-03-14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1624年,荷兰殖民者侵占了台湾。鸦片战争后,英美法日等列强也相继染指台湾,但是,所有这些阴谋,都被全力维护祖国统一的中国人民所粉碎。

  1894年(甲午)7月,通过明治维新发展起来的日本,妄图“开拓万里波涛,布威于四方”。次年四月,腐朽的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战败,在日本的威逼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宝岛台湾拱手割让给日本。

  消息传开,全国各界群情沸腾,反割台的呼声响彻全国。许多报纸纷纷发表文章,愤怒抗议清政府割让台湾,怒斥卖国贼李鸿章“昏庸骄蹇,丧心误国”,发出“我君可欺,而我民不可欺;我官可玩,而我民不可玩”的正义呼声;四川江北举人刘彝等人还联名上书:“台湾全省……一旦决然舍去,使亿万生灵,如赤子之失父母”。

  割台消息更象利剑一样插进台湾人民的心胸。条约签字的第二天,台湾便鸣锣鼓罢市,集会在省府门前及各处,抗议清政府的卖国求和。青壮年的呼号,老妇人的哭声,交汇在一起:“台湾是中国的台湾!台湾人民是中国人!”“水有源,树有根。把台湾从祖国分割出去,就如断我水源,砍我树根,全台百姓誓死不从!”

  台湾人民联名发布檄文说:“我台民父母妻儿,田庐坟墓,生理家产,身家性命,非丧于倭奴之手,实丧于贼臣李鸿章……之手也。”声称:李鸿章无廉无耻,卖国固位,得罪天地祖宗,人人得而诛之。如遇李鸿章于船车街道之中,客栈衙署之内,我台民各怀手枪一杆,快刀一柄,顿时歼除,以谢天地祖宗!台湾爱国诗人丘逢甲啮指血书,愤然痛哭说:“朝廷虽弃我,我岂可复自弃耶!”

  就在这时候,清政府一面令台湾官员抛开乡民内威,同时在台湾贴出布告称,中国已割台与日本,台湾百姓不愿内渡者,做为日本人,改衣冠;一面派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在日本军舰护送下来到基隆口外。人民的反抗怒潮吓得他不敢登岛,在美国顾问科士达陪同下,在日舰“西京丸”上出具了“让渡证书”,一夜之间,出卖台湾的丑剧就此收场。

  反割台运动使侵略者气急败坏,决心以武力镇压人民的反抗。5月底,日本主力近卫师团以亲王北白川能久中将为师团长,向台湾人民开始了大规模血腥镇压。当时,台湾巡抚唐景嵩迫于人民的愤怒,一面口头说要守卫台湾,一面却早早将家眷送回广东,同时把库存银四十万两提汇内地,在日军进犯几天后,就穿便服乘英国船回大陆。其他大小官员和许多守将、地主豪绅也携带金银细软争相逃跑,使日本轻取台北。扔下的火药四万多磅、库存银二十四万多两,步枪弹二百八十多万颗、炮弹几千颗,全部资敌。不甘心当亡国奴的台湾人民没有丝毫的退却,他们拥护刘永福的黑旗军的抗日行动,拥戴刘为都统。同时,在新竹人徐骧和另一新竹人姜绍祖、苗栗人吴汤兴等人率领下,组成一支抗日义民军,成为台湾人民抗日斗争的主要力量。他们和自愿留守的黑旗军一起,杀敌抗日。六月中旬,大规模的台湾保卫战开始了。

  为了打通通往台中的门户,日本近卫师团分两路进攻新竹。抗日义勇军在徐骧等人的带领下分路迎击,据险阻击。6月下旬,由于军械不继,粮食短缺,义军被迫后退。新竹失陷后,吴汤兴于7月10日联络各军进行反攻,与日军在新竹城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后失败。此后,徐骧所部仍不断向新竹寇发起攻势,大小二十余战,牵制日军不得南侵达两个月之久,使日本侵略者尝到了人民战争的威力。

  义军在新竹失守后,又在大甲溪展开了顽强的阻击战。当日寇渡河时,埋伏的义军用大刀、长矛、鸟枪奋勇杀敌,日军大乱,纷纷落水,遗尸累累,阻断了溪水。

  日军步步南逼,靠优势火力攻陷台中后,徐骧和黑旗军吴彭年所率部退往彰化。8月28日,在彭化城东八封山与日寇展开了台湾近代史上最大的一次战斗。义军和黑旗军三千多人与凶恶的日寇近卫师团反复拼杀。这一仗击毙日本号称最精锐的近卫师团一千多人,打死敌少将指挥官山根信成。在这场悲壮的血战中,义军、黑旗军伤亡也很大,黑旗军精锐“七星队”三百多人全部壮烈牺牲。吴汤兴、吴彭年阵亡。徐骧率十几人突出重围,退往台南重组义勇军。日军侵占台后三个月,虽也占领了北部、中部地方的城镇和交通要道,台湾人民却没有被吓倒,仍拼死反抗。日本政府为了避免近卫师团全军覆没,不得不采取守势,急调二、四师团增援。

  这时由于日本无力继续扩大南侵,加上清政府打定了投降的主意,所以义军得不到一点援助,但台湾人民抱定了“朝庭不要台湾,祖国要台湾”的信心,决心与日本抗争到底,表现了维护祖国统一,不惧一切艰难险阻的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

  彰化日军于9月中旬得到增援后,倾剿而出猖狂向南进犯。10月中旬,日寇以死伤近千的重大代价攻占了台南的门户嘉义。在嘉义之战中,日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中将毙命。日军攻占嘉义后,随后就包围了曾文溪。徐骧入山招募并率领高山族七百勇士赶来增援。曾文溪距台南府城仅20公里,是防御台南的最后一道防线,此战的成败直接关系到日本侵占计划的成败,因此,侵台日军把陆军全部集结在曾文溪战场,炮火齐发,飞弹如雨。几千义民军在弹尽援绝极端困难中,仍士气高昂与日本侵略者展开最后决战。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徐骧慷慨激昂地振臂高呼:“大丈夫为国捐躯,死而无憾!”壮烈牺牲。无数高山族和汉族的英雄儿女都在这次战斗中洒尽了满腔热血。

  曾文溪沦陷后,日军水陆夹攻台南。这时台南已孤立无援,粮弹俱绝。在艰苦的战斗中,抗日军民极度疲劳到不能举刀剑。刘永福乘船内渡厦门。10月21日,台南陷落。

  “万户有烟皆劫火,三台无地不干戈”。不畏强暴的台湾人民经过近五个月的战斗,打了大小一百多仗,抗击日本侵略者三个近代化师团和一支海军舰队,打死打伤日军三万二千多人,这比甲午海战和陆战中日军伤亡总数还多一倍。日本近卫师团有一半被消灭。创造了中国近代反侵略斗争的奇迹。

  11月,日军正式宣告“台湾全岛平定”。但是,这一场坚持了近五个月的台湾人民反割让反投降的武装斗争,在台湾各族人民心中深深埋下了对侵略者仇恨的种子。虽然台湾从此沦于日寇之手,但在此后半个世纪里,台湾人民并没有屈服于日寇的淫威,人民的反抗斗争连续不断。

  “剿杀则不惧,招诱则不信”。台湾人民以鲜血抗击了入侵的日寇。

[责任编辑:洪晗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