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国学大师章太炎轶事

发布时间:2019-02-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1月12日,是我国著名国学大师章太炎(1869-1936)诞辰150周年纪念日。章太炎作为清末民初学术界的风云人物,其事迹已经广为人知。近来,笔者从浩瀚的史海中挖掘了一部分章太炎鲜为人知的轶事,反映了其大师风范和处事风格,整理出来以飨读者,以作纪念。

  诗赠湘西五总司令

  在护法运动中,章太炎任护法军政府秘书长,因护法军政府中派系斗争激烈,章太炎请求为军政府争取外援,就到云南联络滇军军阀唐继尧。而此时的湘西各部队,东下常德、澧县参加与北军作战,后因湘南政局迭变,这些部队先后撤回湘西。其中田应诏、张学济等部驻守沅陵。

  据《潇湘絮语》载:为了避免孤立无援,田、张等部经与任滇、黔、川的靖国军总司令唐继尧联系,把湘西各部改编为湘西靖国联军,唐继尧任命田应诏为第一军军长,张学济为第二军军长,胡瑛为第三军军长,谢重光为第四军军长,林德轩为第五军军长。这五个军中以田应诏的实力最为雄厚,约有六七千人枪。因此他们被称为五总司令。

  田应诏是湖南凤凰人,青年时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堂。在日本时,就与孙中山、章太炎有交往,加入了同盟会。辛亥革命时,田应诏率部攻占雨花台,光复南京。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后,因田应诏战功昭著,提升为二十混成旅旅长。到护法时,田应诏任湘西护法军第二路总司令。

  此时,章太炎正由滇、川、黔东归,途经沅陵,前去会晤田应诏。他们是故旧相逢,田应诏设盛宴为章太炎洗尘。第二天晚,田应诏又偕同张学济、胡瑛、谢重光、林德轩及参谋长陈渠珍等,前往拜见章太炎,请求指教。章太炎借机与他们谈话,要求田应诏等人忠诚拥戴孙中山,坚决护法,打倒军阀,统一全国,并勉励其与民生息,团结一致,不起内讧,为地方和人民谋幸福。并即席赋诗一首:

  “闻道林张谢,频年不解兵,低头看应诏,佛面见胡瑛。”章太炎把五总司令的姓名巧妙嵌到诗中,煞是有趣。其中,因为田应诏说话时常常低头,而胡瑛面圆如弥勒佛,所以有了诗中的说法。五总司令读了此诗,哈哈大笑,进一步融洽了他们的关系,章太炎圆满返回。

  偶遇蒋介石婉拒帮助

  据《海上春秋》载:1929年前后,章太炎寓居上海鬻书为生,经济颇形拮据。这年春天应杭州昭庆寺方丈的邀请,章太炎偕夫人汤国梨、门生陈保康即后来成为海上名医的陈存仁,到昭庆寺小住。一日,章太炎带着夫人门生到杭州著名的饭店“楼外楼”小酌。“楼外楼”主人一见国学大师莅临,殷勤招待。可是,章太炎只点了三味菜:醋溜混鱼、东坡肉、蜜汁火腿。主人见了菜单说:“大师太节俭了,这些菜是不够吃的。”在上菜的时候主动给添了不少名肴。章太炎也不在意,饱餐之后,看到邻桌已铺好纸墨笔砚,即离座而起,拿起笔问主人要写什么。店主人回答说:“单求墨宝,听凭大师挥毫。”章太炎就写了一首张苍水的绝命诗,洋洋长篇,字体潇洒。

  正在章太炎写字的时候,蒋介石、宋美龄轻装简从,在杭州市长周象贤的陪同下,也登楼入座,似同常客。当时楼里没有他人,蒋介石一行也点了三味菜,对着西湖纵览湖光山色,双方都没有打招呼。蒋介石夫妇一向不喝酒,很快餐毕起立。临行时,周象贤轻声对蒋介石说,那面正在写字的就是章太炎。蒋介石听后立刻过来招呼说:“太炎先生你好吗?”章太炎也不停笔,回答说:“很好、很好。”蒋介石又问他近况如何,他笑笑说:“靠一支笔骗饭吃。”蒋介石说:“我等你一下,送你回府。你在杭州有什么事可以随时让象贤关照,他会替你办的。”章太炎连连说:“用不到,用不到。”并且坚持不肯坐车。蒋介石不便再请,就把自用的手杖送给了章太炎作为纪念。章太炎对这根手杖倒很满意,接在手里和蒋氏伉俪一行称谢而别。

  据说,后来楼外楼主人得了章太炎的这份墨宝,竟然卖了二百银元,此后几经易手,到抗战时期这一手迹又卖到了两根大金条。

  为杜月笙撰写《祠堂记》

  章太炎在沪期间,为了能有些收入,有时也为友好写字,但朋友请他写字,他向不要钱。有些笺扇庄就为他收书收件。由于他卖字不刊广告,所以前来求字的人不多,每个月难得有几人来请他写寿序、墓志铭等,一切全由夫人汤国梨经纪。有时汤国梨收了润笔,遇到章太炎对求者不洽,还坚持不肯写,常把事情弄得很僵。

  据《海上春秋》载:1931年,海上“闻人”杜月笙浦东高桥家祠落成,遍求当代名人墨宝。当时,章士钊担任杜家顾问,建议必得敦请章太炎亲撰一篇“高桥杜氏祠堂记”,方显永葆门楣、世代增辉。但章太炎是开国名士,性情孤傲,一时恐不允挥毫。杜月笙便想到了徐福生,这个外号“大闹天宫”的游侠。清末章太炎《苏报》案被捕入狱时,二人同狱甚久,患难相共,因此交情颇深。有了这层关系,杜月笙请徐福生携带一千两银票前去恳求。章太炎见了“闹天宫”福生,十分客气,敬烟敬茶。可是一听说要他做一篇“祠堂记”,他却断然拒绝了。徐福生失败而归,自谢不敏。

  后来,杜月笙还是不甘心,又生一计,他知道门下有一个青年中医陈存仁,是章太炎的得意弟子,博识多才、能言善辩,深得章氏夫妇欢心,就托陈存仁乘机进言,完成这一任务。

  一天,陈存仁对章老师说:“太史公在《史记》上写过《游侠列传》,杜月笙也是当代游侠,急公仗义,老师应该不惜为杜月笙的祠堂落成做一篇文章”。见陈存仁开口,章太炎就问了下杜月笙的平生情况。陈存仁趁机列举了杜月笙的一些传奇式的善行。

  章太炎作为一介书生,有着浓重的名士习气,再经夫人汤国梨一旁怂恿,心动了起来。陈存仁抓住这个机会,立刻在书案上铺开大幅宣纸,并说:“老师的不朽文字应该写成一幅横披,作为他们家祠的镇宅之宝。”章太炎默不出言,只是略加思索,也不起稿。一边抽烟,一边书写,一篇长文不出四十分钟已经写成。送到杜宅后,首先请章士钊过目,他边看边赞叹说:“不愧为传世之作。”杜月笙听了大为高兴,从此对陈存仁刮目相看。

  分封五徒弟为王

  章太炎才高八斗,堪为师范,可谓桃李满天下。其中,他有五个特别得意门生,一天,兴起,他把这五个得意门生分封为五王。

  据《孤山拾零》载:首先被封的是黄侃,字季刚,他是法律学家、古文学家,章太炎称他为“天下奇才”,被封为天王。陈伯弢曾说过:章太炎弟子中,能知其师说之是非者,独一黄季刚。黄季刚曾说:太炎先生出书太早,故未能纯也。

  诗词学家汪旭被封为东王;历史学家朱逖被封为西王;历史学家、训诂学家吴承仕被封为北王;语言文字学家钱玄同被封为翼王。当时,有人问章太炎:在五个门徒中,钱玄同的名声很大,为什么却封他为翼王?章太炎笑着说:“因为他常常喜欢造反,闹独立。”原来,钱玄同成了今文学派,章太炎还是古文学派。学术观点不同,而师生之间的感情仍然很好。在章太炎“分封五王”之后,钱玄同也曾和人谈起:“先生既然封我为翼王,那我只好做‘石达开’,不过我的人生道路上决不会出现一条大渡河。”

  1932年2月,章太炎到北平,到北京师范大学演讲,其学生黄季刚、钱玄同、吴承仕、马裕藻四位侍立两旁,并轮流替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刘永加)

[责任编辑:段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