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明代张居正的家风家教

发布时间:2019-02-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张居正是明代名相,为推进改革,不计个人荣辱,早已彪炳史册。但在铁血刚强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舐犊情深,对于孩子的教育又有怎样的家风,让我们穿越时空隧道,走进这位历史风云人物。

  “本之以情 秩之以礼”

  张居正给人的印象,是一位严厉务实的人,然而这位铁腕宰相在家庭生活中,却是一位慈祥的父亲。

  张居正一生有七个儿子,其中一子早年夭折,留下记录的只有六个。长子敬修、次子嗣修、三子懋修、四子简修、五子允修、六子静修。张居正对孩子疼爱有加,六个孩子对父亲也极为孝顺敬重,无论张居正兴衰荣辱,在孩子们眼中,父亲永远是值得尊敬的师长,这或许是张居正一生最大的骄傲。

  张居正重视家庭教育,正如他所说“本之以情,秩之以礼,修之家庭之间,而孝梯之行立矣,独文与哉”。教化不仅仅是学校的书本教条,家庭教育对子女的内心塑造和日常言行规范都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长辈对后辈的影响不在于留给他们多少财富,而在于能否以自身人格启发后人。“君子垂世作则,不在族之繁微,而视其德意之凉厚;不在贻之肥瘩,而卜其规模之恢隘”。

  作为父亲的张居正,推崇西汉名臣万石君的风格,对儿子管教极严。万石君原名石奋,他教子有方,儿子们个个奋发有为,父子五人都做到两千石的大官,汉景帝特赐号“万石君”。

  万石君教子的佳话,广为流传。当子孙犯了错,石奋既不动怒,也不怪罪他们,而是闭门思过,绝食自责。在万石君的人生哲学里,儿子教育不好就是父亲的过错,当然要惩罚自己。儿子们看到父亲受苦,心里万分愧疚,只好主动反省自己的过错,向父亲谢罪忏悔,石奋这才原谅自己。

  为了给子孙们树立良好的榜样,石奋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做官的子孙前来拜见他时,他一定要身着朝服接见,并且从不直呼其名;如果是和成年的子孙同席,无论多么轻松的场合,他都会正襟危坐。有人觉得他这样未免过于矫揉造作,而石奋却认为,长辈的一言一行深深影响孩子的成长,严格的家教才能令孩子谨言慎行,见贤思齐,成为国家栋梁。

  万石君这样的官宦世家令人艳羡不已,张居正也渴望张氏家族世代为官,振兴家业。他仿效万石君,常常教育子女约束自己的言行,不能贪图享受荣华富贵,追求金银财物,忙于置办家产,不许他们仗着自己的显赫身份结交各地官员、作威作福,更不许他们随意收受银两或委托地方官为己谋取私利。

  张居正还教育孩子们要和普通百姓一样,遵守政府法令,依法缴纳赋役。每次散朝回家,他从来不谈公事,也不把政事带到家庭生活,儿子们只能从政府公报中获知天下大事。有时儿子谈论国事。张居正不但不赞赏,反而勃然大怒,拿出汉代相国曹参怒打其子曹窑的典故来训斥他的儿子们。

  张居正的严格管教,让孩子们敬畏有加,他们每次拜见父亲,除非张居正主动询问,否则他们只静静站在一旁,一声不吭。每到深夜,张居正还在肃襟危坐思考问题,诸子无论壮少,都不敢上前侍奉父亲,这或许有些不近人情,但也正是张居正的严格家教,在他当政期间,“虽亲子弟,无敢以毫厘干于官府”,有的儿子登仕做官之后,张居正还不忘教导他们谨言慎行、严格自律。

  重视科举 以身示范

  张居正关心子女的前途命运,他反对孩子如其他官宦子弟一样不学无术、坐等恩荫,鼓励儿子参加科考,更希望儿子入仕做官。

  张居正之前的首辅杨廷和、翟鉴都曾因公子高中进士引发舆论非议,被反对派抓住把柄,罢官而去。在那个科举考试决定命运的年代,无论辅臣子弟贤良与否,一旦考中进士,总要被舆论批评一番,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他们凭借特权与寒士争名第。由于科举取仕关系到大明王朝的江山社稷,辅臣之子登科影响恶劣,皇帝不敢不重视,只能严惩登科辅臣子弟,平息舆论。然而,作为首辅的张居正依旧是一门心思教导子弟走科举考试的康庄大道,却未能从前任阁臣之子科举案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公事之余,张居正时常搜集名著美文熏陶孩子们的文化素养,为了应对八股考试,他甚至亲自搜集全国各省督学的试义,为孩子们讲解点评,还广召天下才俊与儿子学习交流,让他们在同龄人中寻找奋发努力的参照坐标。

  沈懋学和汤显祖是当时久负盛名的两位才子,张居正先后找到二人,请他们和张家公子一起切磋学问。沈懋学爽快答应了,与张居正的次子张嗣修结为好友,两人朝昔相处,读书论道,万历五年,他们同时参加科举考试,分别成为皇帝钦点的状元和榜眼。汤显祖不愿攀附权贵,科举连年受挫,直到张居正死后,才中第,位列三甲之末。

  此时的张居正可谓圣眷正浓,春风得意,无人能比。二儿子张嗣修高中榜眼,而张居正最寄厚望的三子张懋修却在科考中接连受挫。

  张懋修自幼聪明伶俐,虽生在名相之家,却毫无纨绔子弟的不良习气,他好学上进,勤学苦读,从小就把科举中第作为人生目标,张居正专门聘请名师汪道坤、余有丁、袁黄等人为他辅导功课。凡是与懋修接触过的人,都说他应是张家公子中最早登第的人,被选入翰林院也是迟早的事情。

  令父亲失望的是,懋修中举后,接连两次在礼部会试中名落孙山。张居正没有横加责备,他写了封饱含殷切希望的家书,帮儿子分析两次科考失利的原因。

  张居正结合自己青年时的亲身经历,说自己年纪很小就捷足先登,所以一下子就像有了很高的名望。自己得意忘形之中,甚至对于屈原、宋玉、班超、司马迁等先贤也视作不过如此了。张居正对儿子检讨自己当时的那种浮燥心态,深刻地反省自己,“忽染一种狂气,不量力而慕古,好矜己而自足”。这样做的后果,显然为“是必志骛于高远,而力疲于兼涉”他甚至错误地认为,区区一进士及第唾手可得,于是就抛弃原来的学业而去搞古典文学创作,三年未果,旧业荒废……最后,张居正以自己的亲身教训语重心长地对懋修说:今追忆当时所为适足以发笑而自点耳。

  在父亲的谆谆教导下,张懋修发奋苦读,万历八年,懋修终于考中了状元。当时任主考官的内阁阁臣申时行和礼部尚书余有丁原拟懋修名次为一甲第三名,当他们把一甲试卷呈送给万历皇帝审定时,万历以为张居正的爱子做第三名太屈才,大笔一挥,将懋修的名次从一甲第三提为一甲第一。

  恰好这一年,张居正的长子张敬修也考中进士。张家双喜临门,六个儿子中的前三个:敬修、嗣修、懋修,至此都成为进士,第四子简修,也被加恩授予南镇抚司佥书管事,儿子们的前途一片光明。

  张居正为儿子骄傲不已,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皇帝的恩宠和儿子的才华,不仅没有实现他光宗耀祖的梦想,反而成为秋后算账的口实。

  短暂的光环

  三年前,张家次子嗣修高中榜眼,授予翰林院编修,这一年懋修又位列榜首,引起舆论的强烈反响。同时代的学者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编》中写道:“今上庚辰科状元张懋修,为首揆江陵公子,人谓乃父手撰策问,因以进呈……”当时,大家普遍认为张懋修是因为父亲的暗箱操作,才获得状元的头衔。

  当浙江督学官把张懋修的策论答卷当做范文出示给一群举人学习时,举人们疯狂地抓走试卷,奋力撕成碎片,并用力踩在脚下,嘴里还呶呶不休谩骂张居正窃取国家公器。

  两年后,张居正离开了人世,民众的怨气并未随他的死亡而烟消云散,当时北京城内到处流传着一句民谣:“张公若是不身亡,四官定作探花郎。”

  万历十一年将逢“春闱”,又是天下举子会试京都的年头,人们臆测张居正之四子简修也将会在本年度的“春闱”中高中科甲,但随着他的遽然去世,张家诸子的富贵链戛然而断!

  更为可悲的是,张居正尸骨未寒,言官便弹劾张居正儿子倚仗父势滥登科第,破坏科举,万历皇帝不顾大臣劝阻,毫不犹豫地褫夺张氏三子的功名。

  张家三兄弟一起被革职为民,尔后又经历了家破人亡的覆巢之祸,长子敬修最终以自缢表达他的抗议,二子嗣修充军于烟瘴之地。张家公子经历了戏剧性地变化,短短六年之间,朝堂风云变幻,家祸从天而降。

  张居正万万没有想到,他苦心教育子孙,为儿子谋求科名,带来的只是转瞬即逝的光环,更多的则是世人的非议和无尽的苦难。

  从此以后,后继的首辅们都以此为戒,遇到儿子科考都有所顾虑,不敢堂而皇之地金榜题名。

  经历如此家祸,张懋修最初万念俱灰,后在乡人的帮助下恍然大悟,明白当务之急是整理父亲所遗留下来的书信、奏疏,探究张家得祸的根本原因。

  张懋修立志也要像父亲那样做一个生命的强者,尽管受客观环境所迫,他无法施展其才华,但这些毫不妨碍他做一个孝子。从那开始,他历尽千辛万苦到处搜集父亲的文集。当他看到父亲一封封与诸官畅谈国事、公忠许国的书信时,不禁泪流满面,痛哭流涕。

  张懋修终于理解了父亲:人往往都是审时度势、量力而行,而唯独父亲一旦认定目标就毫不动摇。一直以来,父亲不顾他人的诽谤和唾骂,只求把大明江山奠造地稳如磐石,值得后人景仰。他被父亲的赤诚之心深深感动,也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

  在朋友的帮助下,《张太岳先生文集》终于得以付梓印刷,天启初年,明熹宗刚刚即位,张懋修不顾年高体迈,上疏乞求为父亲昭雪,张门冤案最终得以平反。

  崇祯七年(1634年),张懋修驾鹤西去,张懋修的一生,先经历了风光无限的荣耀,后又悲剧地成为牺牲品,他的一生就是一场莫大的悲剧。(齐 悦)

[责任编辑:段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