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古人的藏宝与掘宝

发布时间:2019-01-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被农民挖到的大金兽,现为南京博物院镇院之宝

  几千年来频繁发生的战乱,让人们想到了这个藏金办法,历朝历代人们都进行过藏宝,也就自然有人进行掘宝。

  窖 藏

  窖藏是把金银财物贮存在地窖或埋藏在地下,古代的皇室、权贵和富豪特别喜欢用这种方式藏黄金、白银。

  古代很多人都习惯将白银窖藏起来,也就有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俗语,宋人的笔记体小说中多有记载此事。将银子藏在洞内,或埋于屋后山脚下,或厅前的花坛内,种种方法不一而足。也有在家里挖个大地窖,将所有的银两熔成一个大圆球,叫作“没奈何”,藏在地窖中,即使偷儿发现,也只有干睁眼的份儿——拿不走。

  嘉靖时,严嵩及其儿子严世蕃都是大贪官。据周玄啼的《泾林续集》载:“严世蕃纳贿……蕃妻乃掘地深一丈,方五尺,四围及底砌以纹石,运银实其中,三昼夜始满。”以贪财著称的万历皇帝,不仅靡费奢汰无所穷尽,据《清圣祖实录》(卷二五五)载,他还“于(皇宫)养心殿后,窖银二百万金”,至明末方才掘出。据《清世祖实录》(卷五九)载,开封周王府内也窖银二、三百万,因洪水泛滥沉压于地,清顺治八年(1651年)始被人发现。

  明朝末年,无论皇室还是勋戚宦官家中,均窖藏有巨额白银。据郑廉的《豫变纪略》(卷一)载,皇宫内藏有12库银未动,总数达3000余万两。戴笠的《怀陵流寇始终录》(卷一八)载,李自成农民军在北京“拷饷”仅10余日,便从官僚及富商家中获取白银7000万两。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吏部尚书高晋在贪官钱度家中书房内地窖里,查出埋藏着几万两银子和2000两黄金。

  古人在挖地窖时,通常会采取反盗手法,即将藏宝坑挖得很深,再埋入装满财宝的坛、罐、缸这类器物,用以迷惑盗贼。而且,他们很讲究放置财物的方法,通常采取上下分层放置的方式,先放一层,掩埋后再放一层,再掩埋再放,多者达三四层。在各层之间,往往用石板、砖块叠压,土层之间则用糯米熬成的液汁、蔗糖汁、蛋清、黄泥和石灰,夯实密封,有时其中还会拌上碎石子、瓦片之类,以增加盗挖的难度。即使被盗挖,盗贼往往也只能发现上层。这也符合了古人赚一点钱就贮藏一点、埋下一层的习惯。

  此外,窖坑一般选在卧室内、炕(床)底下。也有选在院内,如在院内常会在地面上做出一系列伪装,如建上茅厕、猪圈、便房等。更有“聪明人”想出了将钱财藏到粪堆、茅厕这些肮脏之地的办法。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商代青铜重器司母戊鼎,为躲避日本人的搜查,就被藏匿于吴家的粪坑下面。

  还有一个极端的防盗法子。传说有一个发了财的晋商,觉得将财宝埋到地下、放进墙壁,寄放钱庄都不放心,于是便把成堆的银子熔化成液体,浇灌进家中的地板。这手法太出人意料,盗贼的确找不到了。

  掘 宝

  由于时代久远,地貌变迁,藏窖的主人和嫡亲后人相继辞世,巨大的财富就深藏于地下成为无主之物。古人窖藏财物,埋藏者又不轻易透露消息,若干年后,宅第易人,房子新主人在翻修或重建时,往往可以挖出前人的窖藏。因此,后人遇到拆迁、搬家时,往往都会把前屋后地翻一遍。从古人房产买卖史料上,确实有“掘钱”的记录。

  据说,苏东坡年轻时,在杭州金山寺借住读书,穷极无聊在床下乱挖,挖到一大瓮白银。但他不贪,封好后再埋回去。后来,他中了进士,才叫家人挖出来供做修寺费用。

  沈括的《梦溪笔谈》(卷二十一)中便记录了一则买房遭索“掘钱”的事。当时洛阳很多财主家都有掘地藏金的习惯,其后人在卖房时便会想到这一点,有意向买主索要“掘钱”。宋仁宗时的大官张观买房时,卖家一而再、再而三地索要“掘钱”,张观之父张居业喜洛阳风物,故张观必为父亲买宅于此,最后张观多付钱1000多缗,卖主才交付房子。时人都认为张观付这笔钱太吃亏,谁想张观买下后,竟然真的挖出数百两黄金,正好是张观买房的全部费用,等于白白赚了一套大宅子。

  山西平阳府城(临汾市)亢家原籍山东,明万历年间逃荒来到东关,在一家破落大户的两间破败场房里落脚,靠卖豆腐谋生。后生一子,取名亢宝万(即亢嗣鼎),因孩子先天兔唇,父母因家境贫苦,遂有弃婴之意。幸遇平阳赵知府来访,认其为义子,给予资助。其父在东关买了块荒弃地基,动工搭建房屋,破土动工中不意挖出几瓮银子,遂成巨富。于是建府邸,修花园,砌鱼池,成了当地首户。亢嗣鼎成年后,全力经商,买下半个东关,扩建宅院。清初顺治年间,李闯王败走时,因为手里的金银财宝携带不便,便将这些宝贝都埋在亢家院子里。亢嗣鼎后来发现了这批宝藏,凭空获得了800万两白银的财富,亢嗣鼎得以创设票号、成为巨商。

[责任编辑:段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