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宋庆龄情系中印友好事业

发布时间:2019-01-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1955年12月16日,宋庆龄访问印度抵达新德里时,受到印度总理尼赫鲁的热烈欢迎

  中国和印度两国有文字可考的交往史长达2000多年。近代以来,中印人民在反殖民统治的进程中,互助互鉴,携手团结,争取了各自民族的独立与解放,推动了亚洲的觉醒与发展。宋庆龄作为孙中山先生的夫人,对中印友好事业倾注了深厚感情。

  协助孙中山与印度革命者互助互勉

  孙中山对中印两国关系的战略定位,对宋庆龄一生影响重大。从孙中山立志反清革命时起,就开始考虑振兴亚洲的问题,他意识到,西方推行殖民统治,“不独是中国,所有亚洲各国都将成为西方的奴隶”。革命屡遭失败后,孙中山更加重视与印度革命者的合作,强调要“唤醒亚洲各国,尤其是中国和印度”。辛亥革命的胜利给印度革命者以巨大的鼓舞,孙中山被视作世界民族英雄,“下凡的天神”。

  在中国抗战期间,宋庆龄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印度和中国必须紧紧地在一起工作,那是亚洲获得自由的唯一的道路”。她还委托印度援华医生巴苏华带一封信给印度人民,信中说:“谨向为自由而战,保卫祖国,反对法西斯侵略的印度人民致敬。”

  与尼赫鲁的“同志之谊”

  孙中山逝世后,1927年为完成孙中山的遗愿,宋庆龄出访苏联。11月,在苏联国庆十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尼赫鲁和他的父亲与宋庆龄初次相识。此次见面,奠定两人一生的友谊根基。尼赫鲁评价宋庆龄为“高雅的夫人。自从中国的革命之父逝世之后,她一直是中国革命的火焰和灵魂”。宋庆龄给尼赫鲁寄赠了她与孙中山的合影照片,尼赫鲁“一直视同珍宝”,挂在房间里。

  1928年10月,尼赫鲁邀请宋庆龄参加印度国大党年会,万一不能来,希望她撰写一篇关于国大党的文章,“如果可能的话也撰写一篇关于印度妇女的文章”。宋庆龄身在欧洲,未能成行,按约定撰写的两篇文章,在国大党年会上被宣读。尼赫鲁表示相信,宋庆龄“作为印度尊贵的客人而来到这个国家的日子不会远了”。

  “七七”事变后,任国大党主席的尼赫鲁向新闻界发表声明支持中国。他说:“印度尽管不能采取什么有效行动,但对这一悲剧不能袖手旁观……我们必须组织抗议活动,时刻注视事态的发展”。印度各地多次举行了“中国日”活动,民众抗议、筹集款项,支援中国抗战。宋庆龄得知后致函尼赫鲁表示感谢说:“我们以十分感激的心情得知印度人民为表示对中国的同情和支持,举行了示威游行,这对我们是一种鼓舞”。

  1938年,印度国大党组成了以尼赫鲁的妻弟爱德华医生为队长的援华医疗队,9月17日抵达广州。宋庆龄、何香凝和广州各机关团体代表及印籍侨民等2000余人到广州码头欢迎。经宋庆龄的介绍,五名印度医生辗转来到延安,投入华北战场从事医疗卫生工作。

  宋庆龄非常关心印度医生们的生活、工作,她和尼赫鲁时常通信,交换意见。宋庆龄在向木克华大夫了解情况后,致函尼赫鲁:“我和木克华大夫长谈过一次,谈关于医疗救济工作和贵国能如何帮助我们的问题……我要继续获得你领导的工作的情况并以极大的同情关注你的事业的进步,这也是中国的事业。”1942年12月9日,年仅32岁的柯棣华大夫以身殉职,宋庆龄发去唁电:“后世将比今天对他更崇敬——因为他是为未来而斗争,为未来而献身的”。1943年7月,最后一名在华的医疗队成员巴苏华回国时,宋庆龄在重庆寓所会见了他,询问医疗队,特别是柯棣华医生病逝的情况。

  抗战期间,宋庆龄领导创建了保卫中国同盟,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抗战给予道义、舆论、物资多方面的支持。她邀请尼赫鲁和爱德华担任保卫中国同盟的名誉会员,尼赫鲁欣然“接受名誉会员职位,作为印度同中国人民在他们争取自由的英雄斗争中团结一致的象征”。

  1939年8月,尼赫鲁在战火中访华,宋庆龄虽受聘为国民政府“欢迎尼赫鲁访华筹备会”顾问,但因故未能与尼赫鲁见面。她在信中说:“未能在你到达中国时去欢迎你”是“多么深深地失望”。虽未谋面,但“失望”之情使二人“同志之谊”更为牢固,也更坚定了二人对中印民族解放事业必定成功的信念,他们在通信中互勉:希望不久的将来,当中国和印度都获得自由时,能够相见。

  增进中印两国友好交往

  1947年印度独立,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印友好翻开了新的一页。1950年4月,印度与中国互派大使,印度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非社会主义国家。

  宋庆龄热切关心着中印友好事业。1951年5月,印度加尔各答印中友好协会和孟买印中友好协会成立,宋庆龄专致贺信,希望友协在促进印中之间的文化、商业、知识及情感的交流方面获得一切的成功。印中友协第一次全国会议召开之际,宋庆龄致信祝贺,强调“加强这些友好的联系并协力采取进一步的步骤以取得世界的安宁”。1952年,印度举行“亚洲周”活动,宋庆龄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事件”,并给予积极回应。1952年10月,宋庆龄和郭沫若等在世界和平理事会的支持下,发起召开“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宋庆龄担任会议执行主席。印度的赛福丁·克其鲁当选为联络委员会主席。会议对亚太地区各国人民形成争取和平的团结局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1954年10月,尼赫鲁访华。宋庆龄陪同出席了近10场活动,并邀请尼赫鲁和女儿到自己方巾巷的寓所共进午餐。10月27日上午,尼赫鲁离京去华东、华南等地参观。他先后到中山陵、孙中山故居、中国福利会少年宫和幼儿园参观,在上海艺术剧场观看了由中国福利会儿童剧团演出的话剧。

  应尼赫鲁及印度政府邀请,宋庆龄实现了多年的愿望,于1955年12月16日至1956年1月2日访问印度。她在机场发表讲话,强调中印关系的重要性,“我们两国的团结和合作,对维护和巩固亚洲和世界和平正起着重大的作用”。在印度的17天,她访问了新德里、孟买、班加罗尔等城市,参观了医院、工厂、研究所、工业博览会、博物馆、历史遗迹,所到之处,受到当地政府、社会团体和印度人民的热烈欢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宋庆龄访问了当天前来出席会议的印度世界事务委员会,她受到该委员会主席孔兹鲁、国会议员加德吉尔及潘尼迦的欢迎。

  访印期间,宋庆龄在不同场合表达了中印友好以及对尼赫鲁本人的感谢。为纪念印度之行,表达终于实现访印与老朋友相见的多年愿望,宋庆龄专门创作了英文诗《一万万双手》,中文如下:

  我们两国山水相连,

  我们的人民心心相印,

  世代和睦如兄弟。

  印度、中国

  两个觉醒的民族。

  北京、新德里

  正在崛起的新亚洲。

  和平与友谊啊,

  一万万双手是你的保卫者!

  印度、中国是兄弟!

  印度、中国是兄弟!

  1981年,宋庆龄病重,尼赫鲁的女儿、时任印度总理的英迪拉·甘地夫人专电慰问:“宋庆龄女士阁下:获悉你的病情,深表关切。祝你早日康复”。

  宋庆龄对印度的友好情谊,已成为两国人民的佳话。正如尼赫鲁在上世纪50年代所说,与宋庆龄在一起,“就能对生活中许多至关重要的事情获得信念,有时候一个人极其需要那种信念。你不仅对中国来说是一盏指路明灯,而且对其他国家的许多人来说也是一盏指路明灯。我不知道你是否意识到了你光芒四射的品格对于其他人来说是多么的有意义”。

[责任编辑:段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