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民国时期政府曾一度废除春节

发布时间:2019-01-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在中国历史上,除商、周、秦三代略有更改外,直到清朝末年,每年都把岁首即正月初一称为元旦。

  1912年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中华民国 临时大总统时,宣布废除旧历改用阳历(公历),用民国纪年。并决定以公元1912年1月1日为民国元年1月1日,这一天叫新年而不是元旦。当时北方大多数地区民间仍然按传统沿用旧历正月初一(1912年2月18日)过传统新年。只有南方主要城市实行了新的规定。据当时媒体报道。1912、1913年的广东旧历新年都“异常落寞”,1913年警察厅长陈景华对此“厉行干涉”,“严禁商民庆贺旧年”,导致“民多怨之”。

  鉴于旧历春节依旧盛行,1913年7月,时任北京政府内务总长的朱启钤向袁世凯呈上一份四时节假的报告,其中称:“我国旧俗,每年四时令节,即应明文规定,拟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凡我国民均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给假一日。”但袁世凯只批准以正月初一为春节,同意在这一天例行放假,1914年起开始实施。

  1914年的春节,各地被压抑了两年的传统春节庆祝再次出现于各地。广东等地家家爆竹,户户桃符,大小商场,一律休业数天,熙来攘往,遇人即相互庆祝,皆说吉祥佳话。长沙城内,过年期间,省会警察厅放开赌博,赌博摊摆在长沙最繁华的马路八角亭、红牌楼,及定湘王庙(即县正街善化县城隍庙)、火宫殿(坡子街)等前坪,赌博、迷信、渔翁戏蚌等杂耍一片热闹。在上海,自1914年1月22日至28日,《申报》连续休刊7天;而北京的报纸到正月初五才复工。有意思的是,春节这天,清室依然受到优待,仍照常举行贺礼,宣统帝升殿受贺,袁世凯黎元洪等派了代表往贺。

  然而,对于袁世凯批准阴历正月初一为“春节”,许多倒袁人士却非常排斥。1924年孙中山甚至提出过废除“春节”的建议,只因忙着准备北伐,无暇他顾,这个建议才耽搁了下来。

  1928年12月30日,东北易帜,国民 政府实现了名义上的统一。国民政府决定从1929年起只过阳历新年,坚决废止阴历新年,废除春节。当时一些人士认为阴历春节是封建迷信的酱缸,推行阳历才是与世界接轨。从1929年到1933年,政府颁行政令宣布废除旧历,“禁过旧年”,并严禁民间过春节进行贴春联、燃放烟花爆竹、相互拜年等一切民俗活动。就连各地书店也不得再印刷发行旧历书,商家账目契约,不用阳历则无法律效力。这些在民间引发了反对政府擅改民俗的抗议风潮。

  1929年2月10日是旧历大年初一,湖南长沙的春节是这样过的:“为实行国历(即阳历)之际,正宜努力废除旧历,凡各种积习,尤宜铲除,警署注意及此,故各警对于沿街赌博,一律极力驱散,以故昨天(即正月初一)市面赌博,竟告肃清,此数百年破天荒之第一日也。”长沙报纸甚至宣称:“如发现有贩卖门神纸花等,便赏他一个撕之大吉;如果有玩龙灯狮子的,便请他尝尝铁窗风味,至于喊拜年,喊恭喜发财的,我们即目他为反动口号,硬指他为不奉民国正朔的反动派。”甚至有些地方派警察到城市交通路口劝阻民众拜年。

  湖南《国民日报》决定,该报要在全国率先删除报眉上的阴历,只标注阳历。该报还决定在新春佳节期间不休刊,还专门出了《打倒正月初一专号》。

  然而,春节风俗并未被政府的一纸禁令所“打倒”。虽然政府规定长沙繁华街市应当开门营业,但开张者却寥寥无几,红牌楼、八角亭、南阳街、府正街等昔日繁华的街市,人烟稀少,书店仅商务印书馆照常营业,府正街民治书店,在店门上大书“遵令废除旧历,谢绝来宾拜年”,但书店却上板闭门。而一般市民却是热热闹闹过新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长沙乡间比城市热闹,没有一家不是筹备香纸蜡烛,高贴着鲜红的大春联。

  1930年是民国政府推行阳历最严厉的一年,春节期间警察被派到关门停业的商店,强迫开门营业,甚至并将店内元宝茶和供果捣毁。乡下售卖旧历的小贩会被捉走拘役。在杭州,元宵舞龙灯一直是多年盛举,也一度被禁止。就连各地端午龙舟竞渡,也屡遭打压。

  1933年以后,长沙推行国历运动已渐渐趋于放松状态。1934年2月13日,政府对于民间过阴历年开始明确表示不加干涉。当年报纸记载,长沙人“趁此废历新春,仍沿旧习,大肆铺张”,“花鼓龙灯五光十色,财神赌鬼此出彼进。”只是为了移风易俗,当时警局仍规定“严禁牌赌。”

  1934年的春节,鲁迅先生在上海度过。他在一篇讲述旧历春节的文章中写道:“不过旧历年已经二十三年了,这回却连放了三夜的花爆,使隔壁的外国人也‘嘘’了起来:这却和花爆都成了我一年中仅有的高兴。”

  1935年2月4日,是旧历大年初一,湖南省主席何键向公众演讲说:“阴历陋习,应加革除,湘省年来在政府方面固然是遵从中央命令极力提倡阳历,而民间因习惯上使用阴历,因人民终日勤劳,可以乘此废历年节稍资休息,不过在历来阴历年节休息期间,有些人不知从事正当娱乐,而喜作各种不良的嬉戏,实属一种最不好的现象,本年阴历年关期中,凡属赌钱打牌以及一切不良陋习,一律严禁。以维地方治安。”

  到1936年,旧历新年已经取得国人 的共识,人们开始大大方方过自己的春节。国民党要员陈立夫提出应以中国固有的一切风俗详加研究,善良的风俗仍予保留,比如中国过阴历年就是应保留的一项。

  1937年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后,各党派各团体意识到春节能起到增强家庭、社会和国家凝聚力的作用。此后,封杀春节的历史告一段落。

  在敌后抗战,春节娱乐在乡村所具有的影响力受到中国共产党的高度重视。每至春节,党的各级组织纷纷指示要利用春节娱乐为当前“中心工作”和“政治任务”服务,体现该意图的相关指示在当时发行的报刊上和档案资料中随处可见。

  春节时期最有特色的当属民间文娱活动了。在华北地区,春节的文娱活动有看大戏、扭秧歌、踩高跷、打霸王鞭、划旱船、挑龙灯、耍狮子等诸多形式。其中,对乡村民众来说,过年看戏是极具吸引力的活动,当时的河北定县乡下看戏的小孩、妇女很多,坐车的坐车,步行的步行,拥拥挤挤,争先恐后,非常热闹。爱看戏的人甚至有从十七八里地赶来的,若听说戏好就是妇女们也从二十多里远的村子来看看。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正式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纪年采用公元纪年法》上确定,为了区别农历和阳历两个新年,又鉴于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立春”恰在农历新年的前后,因此把农历正月初一改称为“春节”。旧历春节再次被作为节日确立下来。(文 恪)

[责任编辑:段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