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老区人民口中的刘知侠

发布时间:2018-12-07  来源:人民政协报

创作中的刘知侠

  今年是作家刘知侠诞辰100周年。在刘知侠的家乡———河南省卫辉市政府、市政协组织开展的“重走‘知侠’路,传红色基因”活动中,亲友团赴山东的枣庄、莒南、沂南、蒙阴等刘知侠生前工作战斗的地方,倾听当地老乡、铁道游击队部队代表、游击队员后人等讲述刘知侠当年的生动事例。

  《铁道游击队》诞生前后

  在莒南县马棚官庄村八路军115师司令部旧址,莒南县抗日民主政府于1944年在此修建的抗日烈士纪念塔巍然屹立,刘知侠《铁道游击队》原创地纪念馆就在塔下。村里人听说我们来自刘知侠的家乡河南卫辉,非常热情。一些知情者讲起当年刘知侠在这里的情景,感怀之情溢于言表。

  刘知侠在莒南县工作生活了7年,大部分时间住在马棚官村创作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他与老区人民同呼吸、共患难,给乡亲们留下的印象是:“性格豪爽、为人耿直。平时服装穿得整整齐齐,腰里皮带上跨着驳壳枪,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1943年夏,时任《山东文化》副主编的刘知侠,采访山东军区在莒南县召开全省战斗英雄、模范大会期间,被鲁南铁道大队的英雄事迹深深感染。刘知侠在家乡河南卫辉从小生活在铁道边,熟知铁路的相关情况,而且还会“扒火车”,这次采访激发了他的铁道情结。

  1944年,刘知侠第一次到铁道大队深入生活。当时临沂、枣庄一带还是敌占区,刘知侠跟随铁道大队活动在微山湖畔和铁路线两侧,经常与敌人短兵相接,亲眼目睹了队员们对敌斗争的机智勇敢。在微山湖中的微山岛上,他记了两大本事迹材料。为进一步丰富创作素材,刘知侠又第二次去铁道大队采访,由此和铁道大队结下了不解之缘,为创作《铁道游击队》打下了坚实基础。

  刘知侠曾这样谈到在铁道大队的一件事:“我难忘的一件事,是日寇投降后,他们第一次的新年会餐。他们把一桌最丰满的酒菜,摆在牺牲战友的牌位前边。隔着酒桌,望着牺牲战友的牌位,眼里就注满了泪水。也就在这次会餐的筵席上,为了悼念死者,他们有两个提议:一个是将来革命胜利后,建议领导在微山湖立个纪念碑;再一个就是希望我把他们的斗争事迹写成一本书。”

  “他们在敌人控制的铁路线上搞机枪、撞车头、打票车,闹得天翻地覆。我走遍了他们曾经战斗过的所有地方。我也曾到铁路两侧、微山湖边的人民群众里,去了解他们艰苦卓绝的斗争怎样得到人民的支持,并在人民中间留下多么深的影响。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我熟悉了他们在党的领导下所创造的英雄斗争事迹,也有责任把它写出来,献给人民。”这是当年刘知侠在《铁道游击队》出版之际的心声。

  就在刘知侠拟好《铁道游击队》提纲,准备着手创作时,解放战争打响了。关键时刻,刘知侠只得打消写作《铁道游击队》的念头,作为山东兵团《前线报》的特派记者,参加了淮海战役。

  十年磨一剑,《铁道游击队》于1954年元月出版,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后一版再版,被译成多国文字版并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等。

  《铁道游击队》获得巨大成功,刘知侠作为铁道游击队的荣誉队员,每当有人向他求教创作体会时,他总是谦虚地说:“是铁道游击队中的英雄人物感染了我……为了采访他们,我两次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去微山湖采访,与他们同吃同住同战斗,才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在这个基础上,塑造了刘洪、芳林嫂、王强等形象,再现了敌后战场游击队员艰苦卓绝的斗争生活。”

  铁道游击队第二任队长刘金山之子刘宁,追忆多年以后刘知侠和自己的父亲重逢的情景时说:“两位老人谈起铁道游击队,时而哈哈大笑,时而泪流满面。父亲说,刘知侠了解铁道游击队的每一个队员,也了解铁道游击队的每一个故事,是刘知侠让全国人民了解了铁道游击队,英雄们可以含笑了。”

  寻访“红嫂”

  刘知侠以根据地妇女用乳汁抢救伤员的真实事例撰写的另一部小说《红嫂》,同样引起强烈反响。在沂蒙红嫂纪念馆所在地沂南县马牧池乡常山庄村,当年刘知侠寻访红嫂的故事,至今还被人们津津乐道。

  1956年,刘知侠到沂蒙山区体验生活、探访旧地、看望房东、搜集创作素材。其中群众杀掉视为命根子的老母鸡,为伤员熬鸡汤的事例,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是他日后创作《红嫂》的原始素材,后来升华为《红嫂》中“我为亲人熬鸡汤”的情节。

  1960年8月的一天,在出访苏联归国途中的列车上,时任中共山东省委副秘书长的李子超向同行的时任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兼省作协主席刘知侠,讲了一个根据地大嫂用乳汁救伤员的故事。刘知侠深感震撼,随即赶赴沂南青驼寺一带,寻觅这位大嫂。由于李子超不知大嫂姓名和住哪个村,被救伤员也杳无音讯,刘知侠苦心寻觅,没有结果。于是,刘知侠在蒙山沂水间开始更为广泛地寻访“红嫂”。

  随着采访的深入,刘知侠发现了最初的“红嫂”原型:沂水县院东头乡桃棵子村的祖秀莲。村里的乡亲们至今还记得,当年刘知侠频频出入祖秀莲家,用笔往小本子上记、不时掏出手绢擦眼泪的情景。“山里娃乍见从省城来的、梳着大背头的刘主席,心中有些胆怯。后来看到他每天和乡亲们一样靠‘瓜菜代’度日,便喜欢上了这个名声很大的作家。”

  寻访中,刘知侠发现了“红嫂”的主要原型———沂南县马牧池乡横河村的哑女明德英。

  后来,刘知侠发现在沂蒙山区“红嫂”是一个群体:被日本鬼子悬赏30块银元买人头的侍振玉;扮成乞丐进入鬼子炮楼探听情报的孙玉兰;为照顾公婆让未婚夫在前线安心作战而抱着大公鸡拜天地的李凤兰;为动员参军毅然作出“谁第一个报名参军就嫁给谁”的梁怀玉……还有沂南县马牧池乡东辛庄的王换于,当年很多八路军首长都在她家工作、生活过,她还开办托儿所,像母亲一样保护着革命干部的子女们。

  根据这些饱含根据地群众和部队伤员血肉情谊的感人事例,刘知侠创作出版了《沂蒙山的故事》,其中有对祖秀莲的重点描写。

  刘知侠将明德英用乳汁抢救伤员的故事,单独撰写成小说《红嫂》。《红嫂》1961年在《上海文学》发表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先后被改编成现代革命京剧《红云岗》、芭蕾舞剧《沂蒙颂》和电影《红嫂》等多种文艺形式。

  就在刘知侠笔下的红嫂感动中国的第二年,美国作家约翰·斯坦贝克的长篇小说《愤怒的葡萄》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小说结尾处,也有农家少妇罗撒香袒乳饲喂饿得奄奄一息的流浪老汉的情节。

  1964年8月12日,毛泽东主席看完革命现代京剧《红嫂》后,用“玲珑剔透”四个字评价《红嫂》。他指出,《红嫂》这出戏是反映军民鱼水情的戏,演得很好,要拍成电影,教育更多的人做新中国的新红嫂。

  2009年,在“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评选活动中,“沂蒙红嫂”明德英高票当选。

  曾受过沂蒙人民养护的迟浩田上将特意为电影《红嫂》题词:“蒙山高、沂水长、好红嫂、永难忘。”

  贺敬之为刘知侠夫人刘真骅题字道:“知侠不朽,红嫂永生。”

  (文/刘长利 梁栋 殷维华,作者系河南省卫辉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转自《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吕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