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书生有笔曰如刀——记者曹聚仁的抗战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团结网

  曹聚仁(1900-1972),今浙江兰溪梅江镇蒋畈村,现代著名记者、作家。在国家和民族危难时刻,他走出书斋,用手中的笔作枪,深入战火纷飞抗日战场一线,采写发表了不少振奋人心、颇具影响的消息和通讯。是我国抗战时期记者队伍中最为优秀的代表之一。

曹聚仁

  淞沪会战初露峥嵘

  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激发了全民族抗战的热情,曹聚仁决定放下教鞭,走出书斋,要为抗战尽一份自己的心力。淞沪会战打响后,曹聚仁正被筹办中的《星粤日报》聘为驻京、沪两地记者,但预定在广州出版的《星粤日报》尚在筹备,暂不需要曹聚仁进行采访。上海《大晚报》的创始人曾虚白聘请他担任本报的战地记者。早在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大晚报》就以出色的战事报道,在上海读者心目中享有重要的地位。于是,曹聚仁就从这里开始了自己抗战记者之旅。

  淞沪会战时,战线上共有三个师,而唯有孙元良的八十八师接近租借。因与孙元良的私宜,曹聚仁于9月3日应约以他的秘书身份前往八十八师军部。这样的身份保证可随军部同进退,便于发布新闻。

  当时,国人急欲知晓战情,报社急待报道新闻。但是人们很难及时看到中国军队的打击侵略者消息。这种情形大大妨害了中国的抗战宣传。作为记者,曹聚仁深感中方抗战宣传存在严重缺陷。

  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因为当时统帅部命令各军师部不得擅发新闻,必得由战地总司令拟定新闻,向苏州长官部报告,再转告给上海市政府,由新闻处向中外记者公布。这样碾转下来,所有的消息都过了时。而日方则每天都公布五六次新闻,中国发布的新闻,大家就都不当回事了。曹聚仁经过冷静思考,他决心力促改革这种新闻发布制度。他向军队将领建言:“报馆必须派遣战地特派员,乃是‘新闻眼’问题;记者自有摄取的能力,于避免泄露军事秘密条件之下尽报导之责任,亦可于无可报导之时找出很好的消息的。”中国军方联络员认可曹聚仁的观点,并与他商拟出如下办法:“由各报馆选定战地记者,共同向各部队派遣,每一部队派遣一人,消息的传达完全由这个记者负责。”经过曹聚仁的努力,这种被动情况得到了改善。

  刚入军部时,曹聚仁只是《大晚报》记者,后来加上了《立报》的任务,到后来又变成国民党中央通讯社的战地特派员,可见曹聚仁的战地报道受欢迎的程度。尤其是,曹聚仁随军到了闸北战场,白天替《大晚报》写战讯,晚间替《立报》写军事新闻。淞沪会战期间,曹聚仁发表了大量战地通讯和军事评论,其中《大晚报》从8月17日到10月28日,刊登他的战地事件通讯17篇,战地人物通讯7篇,战地工作通讯12篇;《立报》从9月13日至11月11日刊登他的战地事件通讯49篇,军事评论10篇。在国内营造了有利于中国抗战的舆论氛围。《立报》社长成舍我后来说,《立报》销数达到二十万份的空前记录,与曹聚仁的第一线采访不无关系。

  这个阶段曹聚仁新闻作品著名的有通讯《从战地归来》,赞扬了我军抗敌意志坚决,作战英勇,不畏牺牲的精神;系列人物通讯《勇士录》,以白描的手法刻画了我军诸位将士在前线的英勇壮举。与此同时,曹聚仁尽可能在战地旅行通信中介绍了各地情形,目的在于坚定国人抗敌必胜的信念。聚仁还以事实揭露日本法西斯制造的种种暴行。

曹聚仁

  曹聚仁的新闻报道还起到了击碎敌方谣言,鼓舞人心的作用。10月3日,日军新闻发言人得意洋洋地向各国记者宣布:“闸北的中国军队阵地,经轰炸后完全动摇,即将向后总溃退!”当天,各家新闻媒体同时刊登了这则消息,影响很坏。4日清晨,曹聚仁接了《大晚报》曾虚白的电话,一语不发,到阵地上溜了一圈,回来后电话向曾虚白发出了一份600多字的电讯。首先写他在军部所见孙将军的生活,其次说到与旅部团部军官们的谈话,再说在壕沟里的士兵情况。全文没有一个带刺激性的宣传字眼,也不驳斥敌方发言人的谈话。各通讯社及上海各外文报纸,都在显著位置刊出了他的这篇战地巡行记,中国军队已经“总溃退”的谣言,不攻自破。孙元良大为满意。

  台儿庄大捷再显身手

  数月之后,徐州会战中的台儿庄战役——这场中国抗战史上的著名战役,于1938年3月23日打响,4月7日结束,历时两个星期。作为中央社的战地特派员,曹聚仁也于3月25日抵达徐州。这场战役对整个局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各路记者蜂拥而至,组成了徐州会战记者采访团,其中《大公报》的范长江、《新华日报》的陆诒都是知名度很高的记者;大家都在暗地里较着劲,报道出最快、最准的新闻。

台儿庄战役

  4月5日,记者团赶到了距离徐州100多公里,台儿庄以南的第二集团军军长孙连仲的司令部,得知此时台儿庄的战况十分危急,日军已经攻占了台儿庄城垣的四分之三,但我军将士仍在顽强死守,并作伺机夺回城池的准备。6日清晨,素有战地采访经验的曹聚仁,抓住机会单独采访了孙连仲,从而获得了更加详细的第一手战斗情况,孙连仲将军还指出:“胜负之数往往就在最后五分钟。”曹聚仁看到孙将军击败日寇的坚定决心。当时与他同样采访的还有范长江。6日中午,第二集团军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想邀请记者团到运河车站见面,不料途中遭到敌人的炮击,一位副官长赶来草草地接待了一下,随便谈了几句。众人颇感失望,曹聚仁却没有放过对方的每一句话,尤其听那位副官长说“我们正准备反攻”的话,更引起了曹聚仁的注意,并预感胜利即将来临。此时范长江和陆诒都不在场,其他缺少敏锐新的记者也没当回事。而曹聚仁却抓住不放,为了核实它的准确性,立即返回司令部,向参谋长做了进一步了解,参谋长的回答是:“敌人确有撤退的趋势。”6日晚8点25分,曹聚仁利用司令部的军用电话向中央社徐州随军组负责人胡定芬报告了这一重要新闻线索。

  当晚10点,为了全面了解整个战场的情况,尤其是侧翼部队的消息,他连夜搭乘军车赶往100公里外的徐州,希望通过综合战讯,再次证实这一反攻消息的准确性。7日凌晨,曹聚仁抵达徐州,果然得到来自右翼阵地汤恩伯军团的可靠情报:台儿庄战役获得了全面胜利!有了十分把握,曹聚仁一分钟都没耽搁,立即提笔疾书,将这一电讯飞快地发往中央通讯社——这便是4月7日轰动海内外的台儿庄大捷的电讯,后来《大公报》等都第一时间刊发,顿时在海内外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发完电讯,疲惫不堪的曹聚仁上床睡觉,一觉醒来,已是午后,胡定芬打电话告诉他:武汉三镇十万人祝捷集会游行,举国狂欢!

  8日,曹聚仁再接再厉,他综合各方面的消息,撰写出一则长篇报道《台儿庄巡礼记》,并由电台发往总社。9日,全国各大报纸立即纷纷刊载。

  就这样,用心搞好战地报道的曹聚仁成为了第一个报道台儿庄大捷的记者。而范长江的长篇访问记到了4月13日才在《大公报》刊出,陆诒的特写在《新华日报》发表已是4月14日了。

  出版《中国抗战画史》

  从1939年起,曹聚仁奔波于浙江、福建、江西等一线的各个战区战场,继续以战地记者的身份,积极采访报道,发表了百万字的新闻报道、战地杂感以及人物采访。

  整整八年的抗战,曹聚仁出生入死,冒着枪林弹雨,奔走在各个抗日战场。其间,甚至传出他为国捐躯的消息,以至于朋友们都信以为真,奔走相告,纷纷表示哀悼。可见,战地记者的危险性丝毫不比拿枪的战士差。即便有机会脱离战场,他都放弃了:1938年的春天,全国抗日救亡总会正在筹组,沈钧儒亲自上门邀请他参加,为了抗战的新闻报道,他没有参加;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立时,推选他为候补执行委员,他没有上任。

  曹聚仁毅然奔波于硝烟弥漫的战场,发回一篇篇重磅抗战新闻,为抗战为民族鼓与呼,在这方面作出了突出的贡献。

《中国抗战画史》

  1947年,曹聚仁和抗战著名摄影记者舒宗侨共同编著出版了《中国抗战画史》,真实地记录了这场中国人民伟大的抗战事迹,并留下了大量日本侵华罪证,可以说是中国第一部全面反映抗战的史论。著名作家朱自清曾写信给曹聚仁,赞扬说:“使读者对我们的抗战有了完全的了解,这种眼光值得钦佩!书中取材翔实,图片更可珍贵!这些材料的搜集编排,一定费了两位编着,特别是你,很大的心力,印刷的也是很美好,我早就想我们该有这么一部画史,现在居然看到了。”《申报》将其誉为“画史的先锋”。这本书还曾作为审判日本战犯的证据和资料,出现在审判官在军事法庭的案桌上。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书中的史料在许多展览会上和控诉日军暴行时,还被大量展览、翻印和引用。

  对于抗战期间的记者生涯,曹聚仁曾经写下一首诗,最能表达他的抗战情怀了:

  海水悠悠难化酒,书生有笔曰如刀;

  战地碧血成虹影,生命由来付笑嘲。

  (作者:刘永加)

[责任编辑:吕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