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秋瑾与四所学校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秋瑾

  秋瑾,生于1875年11月8日,既是革命家也是教育家,她把革命、教育两项事业紧密结合在一起。她参与创办了中国公学,担任过大通师范学堂的领导职务,也在明道女子学堂、南浔女子学校工作过。那么,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中国公学

  1905年8月20日,中国同盟会正式成立于日本东京。秋瑾填写誓词入盟,被选为浙江分会的会长。同年12月25日,一部分留日学生因反对日本政府的“取缔支那留学生规则”而回国,秋瑾是其中最激烈的一位留学生。

  1906年春,为抗议日本政府限制中国留学生活动的留日学生返回上海后,秋瑾和于右任、易本羲等人在上海北四川路横浜桥租房自办中国公学。姚宏业、孙镜清等人负责筹集经费,陈伯平等人为教员。中国公学分高等、普通、师范、理化四科。该校实行民主自治管理,学生自办《竞业旬刊》,宣传革命。秋瑾和同仁们意欲将中国公学办成与日本早稻田大学、美国耶鲁大学相媲美的高等学府,以开中国近代私立大学之先河。

  事实上,在很短时间内,中国公学设置初具规模,“各省来沪入校者络绎不绝”。在秋瑾等人崇高精神的感召下,中国公学的同仁们与上海开明士绅,均自觉出面维持校务,广集资金,扩充校舍,使公学得到巩固和发展。

  明道女子学堂

  1903年,徐锡麟在绍兴城区东街创办了明道女子学堂,开绍兴女子学校的先河。

  1904年10月,以“推翻清朝,恢复中华”为宗旨的反清秘密组织“三合会”在日本横滨成立,参与其中的有被封为军师的秋瑾,还有光复会缔造者之一的陶成章。秋瑾与陶成章早已听说过彼此的事迹,所以初次见面,两人就聊得十分投机。在一次聚会上,在陶成章的介绍下,秋瑾第一次见到了徐锡麟。徐锡麟是著名的革命家,出生在浙江绍兴东浦一个名门世家。徐锡麟认识秋瑾后,发现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她有思想,有主见,性格鲜明如火,见解独特深远,两人同是绍兴老乡,一时间都觉得彼此格外亲切。

  1905年1月,秋瑾从日本回国探亲,顺便筹措学费。此年上半年,秋瑾任明道女子学堂的体育老师(体操教习),月薪约为100银元。近代中国女子体育的兴起和女性解放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近代中国女子体育的兴起经历了三个阶段,1904~1907年为第二阶段,主要表现为以秋瑾为代表的一批新知识女性群体对体育的自我觉悟。她在明道女子学堂的体育教学活动,便为其对女子体育运动、女性解放的一次伟大实践。在该校任教期间,秋瑾在徐锡麟的介绍下,加入了革命团体光复会,直到7月,她才再次东渡日本。

  浔溪女校

  1906年2月至4月,秋瑾在浙江湖州南浔浔溪女校任教两个月左右,和徐自华、徐蕴华(徐双韵)姊妹俩结交。徐自华字寄尘,长秋瑾两岁,时任浔溪女校校长,两人一见投缘。

  秋瑾在女校宣传进步思想,很多学生深受启发,徐自华之妹徐蕴华即是其中之一。徐蕴华字小淑、双韵,当时二十五岁,正在校读书。秋瑾与学生们感情融洽,却遭到了顽固校董的反对,所以两个月后秋瑾被迫离开南浔前往上海。徐蕴华说:“同学痛失良师,涕泣数日,家姊也愤而辞职。”秋瑾首次离开浔溪女校时,徐自华所作《送璇卿女士》绝句十首,其二云:“相逢深悔等闲看,二月匆匆过指弹,莫笑临歧太痴绝,深愁别后见君难。”

  大通学堂

  大通学堂,也称之为大通师范学堂,位于浙江省绍兴市城内卧龙山北,该址原为贡院,清代改为粮仓。1905年8月,革命党人徐锡麟、陶成章等创办大通师范学堂。推徐锡麟为监督(校长),招收浙江金华、处州(今浙江丽水市)等地的会党头目,灌输革命思想。施以短期的军事教育,为发动武装斗争之预备。设体育专修科,学制6个月。厘定规约数条,规定本校学生成为光复会员,毕业后受该会节制。

  1907年正月,该校改名大通体育学堂,秋瑾接管校务任监督(校长),该学堂成为浙江革命党人联络会党的主要中心。秋瑾上任后,教习程毅向她介绍学校情况。秋瑾听后,对程毅说:“我看章程要改一改,学生要多招,训练要加快。还要办一个女子体育会,将来编一支女国民军。”秋瑾要程毅尽快地训练一支光复军。程毅一口答应,但却提出枪支弹药短缺,要求设法解决。秋瑾沉吟了一下,说:“我去找绍兴知府贵福想办法!”贵福装出一副非常尊敬秋瑾的样子,问秋瑾是否接办大通体育学堂?秋瑾告诉贵福,她就是为此而来的,并把有关办体育学堂的好处说给贵福听。秋瑾见贵福频频点头,想利用他的地位为革命活动提供伪装和掩护,便要求他担任大通学堂的董事,并要求他批准学校增设体育科和实弹射击的课程。贵福为了表示自己是个通达、热心维新事务的人,均一口应承。这样,秋瑾利用贵福签署的批文,合法地购进大批武器,加紧练兵。

  秋瑾加紧编组光复军,拟与徐锡麟在浙、皖两地同时起义。后因叛徒的告密而事泄遭挫。1907年7月13日,清兵突然围攻大通学堂,秋瑾被捕遇害后,大通学堂也遭封禁。(赖晨)

[责任编辑:吕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