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战地记者陆诒笔下的抗日烽火

发布时间:2018-11-08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陆诒

  陆诒是著名的新闻工作者。1949年以前,他曾任上海《新闻报》《大公报》记者,汉口、重庆《新华日报》记者、编委,香港《光明报》主编等职。抗日战争时期,陆诒“书生报国,笔耕不已”,多次奔赴前线进行战况报道,足迹遍布正面战场各大战区和敌后抗日根据地。1985年8月,为了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陆诒回忆录《战地萍踪》出版发行,该书不仅记录了抗战初期国共两党将士的忠勇事迹,同时也真实讲述了战地记者的九死一生。

  宛平惊变,吉星文守土有责

  1937年7月20日,华北骄阳如火,26岁的战地记者陆诒穿过卢沟桥畔的层层防御工事,在宛平城内见到了第29军第37师第219团团长吉星文。“吉团长长得又高又大,粗眉大眼,剃光头,脸色红润,身穿灰布军装,绑腿,腰束小皮带,与士兵没有什么区别”。七七事变发生时,宛平驻军正是吉团长麾下的金振中第3营,该营官兵面对日军挑衅进攻,守土有责,打响了全面抗战第一枪。

  “你从上海来,路上辛苦了,到前方采访很危险哪!”陆诒忙说:“吉团长为国家捍卫领土,率领将士,坚决抗战,全国人民都敬仰你们,我一个新闻记者怎能苟安后方。”坊间盛传吉星文负伤挂彩,吉完全予以否认,“没有,没有受伤,纯属讹传!保卫国家领土,原是我们的天职,即使为此牺牲生命,也是愉快的,这有什么值得大家挂怀?敬仰则更不敢当了。”

  吉星文表示,卢沟桥是平西的屏障,又是华北的咽喉,日军屡次背信进攻,我们自然不能坐视国土沦陷。“7月9日晚上,全团非常气愤,我若再不下令冲出城去,士兵们也会自动还击。冲锋夜袭时,数里之外可闻喊杀之声,杀入敌阵,用大刀和日军肉搏,手起刀落,杀出威风。”11日凌晨,为了夺回铁路桥东岸阵地,金振中营长亲自上阵,经过两小时拼杀,成功击退日军。不过打扫战场环节大意疏忽,冷不防隐匿残敌扔来一颗手榴弹,左腿顿时血流如注,紧接着又是一发手枪子弹,从左耳钻进,右耳下穿出。

  “金营长伤得不轻,还要求带一连人出城去,为阵亡的弟兄们报仇。我不知费了多少唇舌劝解他。军人报国的机会还有,腿伤不能奔跑,怎能再去冲锋?好不容易把他说服了,现在他在保定后方医院疗养。”吉星文说起自己很谦虚,说起金振中赞不绝口。

  告别指挥部,陆诒再至宛平县政府访问。秘书长洪大中侃侃而谈:“今年宛平一带庄稼长势喜人,丰收在望,却遭敌人肆虐,眼看收成落空,政府和百姓都心急如焚,现在县政府给每家居民发粮食二十斤救济。”听说登上城头可以瞭望东门外日军的一举一动,陆诒迫不及待前往查看敌情,结果差一点有去无回。“大概是由于我戴的大沿草帽目标太大,被日军发现了,一阵急促的机枪扫射而来,城墙东南角的墙砖弹痕累累。我守军也不含糊,立即以重机枪还击,掩护我们撤回城内。”

  太原会战,周恩来献计献策

  1937年10月,为了阻止日军深入山西,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组织忻口战役,中央军、晋绥军、八路军并肩抗敌,共赴国难,不少阵地反复争夺,数易其手。16日,第9军军长郝梦龄、第54师师长刘家麒、独立第9旅旅长郑廷珍相继阵亡,战事相持不下。

  陆诒没有到过太原城,一切都感到生疏,多亏同事孟秋江协助工作,一路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周恩来当时作为中共中央代表,协调八路军入晋后的活动地区、作战原则、指挥关系、补充计划等事,住在太原已经有些时日。“抗战爆发以后,你们几位在报上发表的战地通讯,我们都看到了。你们深入前线,为抗战的宣传报道作出了贡献,这很好,我们也欢迎你们到八路军中来采访。”周恩来态度诚恳,同两位记者紧紧握手,办事处处长彭雪枫招呼通讯员准备小米稀粥和馒头,还拿出平型关战斗中缴获的日本军用饼干,热情款待。

  晚年忆及往事,素来仰慕周恩来的陆诒记忆犹新,“那天他穿一套黑色的呢子中山装,短发,目光炯炯有神,他具有像磁石一样的吸引力,使人乐于接近他并向他倾吐肺腑之言”。第二战区制定忻口战役作战计划时,周恩来鉴于敌强我弱的客观事实,不赞成采取单纯防御战术,提出应以一部固守忻口周围山地,调集主力侧面出击消灭敌人,八路军可以同时向宁武南北、代县以东迂回游击,协同友军行动。

  陆诒、孟秋江忧心国事,请周恩来谈谈当前的山西战局,周说:“目前太原所面临的威胁,主要是自晋东从娘子关沿正太路进攻的日军,攻势比较猛烈,我军孙连仲和冯钦哉部队在作正面抵抗,最近又调川军前往增援,估计战斗一定很激烈。”虽然情况不容乐观,周恩来仍然坚信山西战场大有可为:“必须充分动员群众,使这次民族抗战真正成为群众性的革命战争。不管是中央军、晋绥军,还是从外省调来的地方部队,都是我们抗日的友军,我们坚决团结友军,同生死,共患难!”后来的局势发展正如周恩来所料,娘子关于10月26日失守,最终连带导致忻口正面不得不全线撤退。

  徐州突围,记者“当”骑兵

  1938年4月,中国军队取得台儿庄大捷,日军恼羞成怒,调集25万重兵合围徐州,形势万分险恶。5月15日深夜,第五战区参谋处作战参谋杨萍敲开了战地记者的房门,“永城失守,萧县危急,日军的快速部队直奔砀山,想切断陇海铁路,从西边包围徐州。为了避免不利条件下打无把握的仗,长官部决定分头突围,你们应该赶快撤离”。

  《大公报》记者范长江立即邀集各报在徐记者,商议分道撤退计划,陆诒和《扫荡报》记者张剑心、《河南民国日报》记者赵悔深、《星洲日报》记者胡守愚等人编为一组,跟随中央军系统第25师新兵团一起突围。16日上午,从豫东商丘东进的日军占领了陇海铁路杨楼车站,新兵团试图强行冲过陇海铁路,不料快到铁路线时即为敌人发现。陆诒回忆说:“日军用机关枪的火力网封锁我们前进的道路,敌机四架同时又飞来低空扫射。我们除一部分尖兵和日军保持接触外,其余的人都迅速分散到麦田中隐蔽。”

  突围失败,新兵队伍很快不成建制,大家正感到懊恼之时,只见东北方向尘土飞扬,原来是张自忠第59军所属的第38师先头一部。陆诒、张剑心急忙出示记者证,表达了愿意随军一起行动的想法,没想到师部直属骑兵连班长李长江简单粗暴,“老子识字不多,什么记者不记者我弄不懂,如果你们愿意跟我们去打日本,那简单,只要在我班上补一个名字就行”。不容陆诒、张剑心辩解,李班长就发给每人一支马枪和一匹马,然后凶巴巴地说:“跟我们好好干,如果在战斗中丢失枪支和马匹,我就要枪毙你们!”

  入夜,第38师选择从杨楼和黄口车站之间跨越铁路,日军先用探照灯照射,继而以步枪、机枪猛烈扫射,但不知中国军队虚实,只是盲目地打了一阵,没敢实施真正的拦截追堵。陆诒、张剑心总算有惊无险,夹在骑兵连战士当中冲破敌人薄弱的包围圈,沿着永城、柘城、太康,安全到达河南扶沟县境内。当兵真不容易,尤其骑兵,还不能立刻休息,首先得喂饱牲口,一切照应好了,才能进屋睡觉。好说歹说,李班长终于同意陆诒、张剑心去见师长黄维纲。接过记者证一看,黄师长几乎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立马带着陆、张前往军部。

  “招待不周,让你们受委屈了!”张自忠军长亲切慰问。陆诒笑道:“不,在您麾下当几天骑兵,这是我们无上的光荣!”道别第59军,保卫大武汉的号角已经吹响,两位战地记者经许昌南下,再次踏上征程。(冯杰)

[责任编辑:吕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