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英国大英博物馆的中国古代书画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龙保帖》。长25厘米,共2行12字。《龙保帖》是东晋书法家王羲之与朋友之间互叙亲情的一封信札,纸本,草书。原作已经佚失,现存唐代摹本,因年代久远,纸张已有破损。王羲之的真迹早已不存于世,唐代的摹本历来被人们当作王羲之的真迹看待。王羲之(303年—361年),字逸少,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人,曾任秘书郞、宁远将军、江州刺史、右将军等官职,是东晋时期著名的书法家,有“书圣”之称。

  王羲之的书法兼有隶、草、楷、行各体,精研体势,广采众长,冶于一炉,用笔细腻,结构多变,摆脱了汉魏书风,风格平和自然,笔势委婉含蓄,自成一家,影响深远。这幅《龙保帖》是王羲之写给朋友周抚的一封回信,周抚是东晋的世家子弟,刚强有毅力,参与平定了东晋初期的“王敦之乱”和“苏峻之乱”,累官至镇西将军、益州刺史。“龙保”是王羲之的幼辈,全文的意思是“龙保等几个晚辈都平安,很想见您,真是疏隔得太久了。”《龙保帖》的首字笔势和字形均向右上倾侧,而第二字则向右下,一上一下,变化丰富。王羲之曾经提出“夫书,不贵平正安稳。先须用笔,或小或大,或长或短”,即第一行的首字与末字小,中间变大,而第二行恰好与之相反,上下两端大,中间小,避让开合,错落有致,从这幅《龙保帖》的书写方式就可窥一斑。整幅作品的笔法以圆势为主,遒劲圆活,间以方笔处理,顿显骨健气清。这幅东晋王羲之《龙保帖》唐代摹本,出自敦煌藏经洞。自从西汉“丝绸之路”开通以来,千余年来敦煌成为“丝绸之路”上的重镇,直到北宋年间,敦煌被信奉伊斯兰教的外来政权占领,敦煌莫高窟的僧人被迫将重要的经卷和佛像集中起来,收藏在洞窟之中,将洞口封闭起来,并做了必要的掩饰。后来,随着当事人和知情者逐渐离开人世,敦煌藏经洞的事情也就不再为世人所知。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莫高窟的道士王圆箓率人“以流水疏通三层洞沙”,无意中发现了敦煌藏经洞,发现了数以万计的古代佛经、道经及世俗文书等。1907年英国人斯坦因(原籍匈牙利)来到敦煌,以14块马蹄银的代价从道士王圆箓手中骗走了24箱遗书﹑遗画,以及5大箱其它文物,总数近万件,其中就包括这幅东晋王羲之《龙保帖》唐代摹本。斯坦因所获得的这些来自敦煌藏经洞的文物被带到英国后,由大英博物馆收藏。1973年大英图书馆从大英博物馆内分离出来,带走了大英博物馆收藏的所有藏书和文献古籍,此帖也改由大英图书馆收藏。这幅东晋王羲之《龙保帖》唐代摹本,笔法锋芒毕现,行笔自如流畅,虽然纸张已经残损,但仍旧保留了原作的神韵,为研究王羲之的书法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长980厘米,宽30厘米,这是明代画家仇英根据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创作的绢本设色画。《清明上河图》是我国的传世名画,也是北宋画家张择端仅存的绘画作品,以长卷的形式生动地记录了北宋都城东京汴梁(今开封)的城市面貌和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是北宋都城汴京繁荣的见证,也是北宋城市经济情况的真实写照,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千余年来,此画声名显赫,广受青睐,仿摹者众多。明代画家仇英参照《清明上河图》的构图结构,以明代苏州为背景,采用青绿重色技法,重新创作了一幅全新版本的《清明上河图》,与张择端的版本风格迥异。

  仇英(1498年-1552年),字实父,号十洲,江苏太仓人。仇英早年曾是油漆工,后来改学绘画,师从苏州的著名画家周臣。仇英善于摹古,不拘一家一派,人物、鸟兽、山水、楼观、舟车之类,都是描绘的对象。仇英的作品题材广泛,风格工整秀丽,深受人们的喜爱。仇英的人物画最为精妙,擅长水墨白描,尤其是仕女图设色工整,运用多种笔法来表现不同对象,或婉转舒畅,或流丽纤巧,开创出全新的绘画风格,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这卷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采用青绿重彩工笔,运笔细腻,设色考究,描绘了明代苏州热闹的市井生活和民俗风情,画中人物超过2000个,人物或动或静、或聚或散,城郭楼台与远山近树疏密相间,错落有致,表现出苏州地区热闹纷扰的市井生活和民俗风情,场面宏大,气势雄伟。明代苏州地区的标志性建筑,如天平山、运河、古城墙等,均清晰可辨,整幅画卷充满山清水绿的明媚。仇英在创作时参考了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构图方式,图面中有高大的宫殿、繁华的商区、幽静的村店,也有豪华的宫廷龙舟、高雅的马车、古朴的牛车帆船,还有赏春踏青的官员、街头卖艺的穷人、辛勤耕作的农夫等,但是茶肆酒楼、装裱店、洗染坊等细微处,体现的则是江南水乡特有的生活情致,这其中包含有画家自身的风格。虽然这卷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与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艺术价值不能相媲美,却也构筑出一幅颇具声势的明代风俗画,是历代传世的《清明上河图》中制作最精美的摹本。在卷首有“明四家”之一文徵明的题记,文徵明对此画的评价是“后之览者,当即以真本视之可也”。

  这卷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的传世作品共有2卷,均藏于清宫内府,在清代乾隆年间编撰的《石渠宝笈》中有记载。大英博物馆收藏的这卷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原藏于北京紫禁城内的重华宫,重华宫是乾隆皇帝在登基前的住所,本名“乐善堂”,后更名为“重华宫”,意为“肇祥之地”。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城,此画遭到侵略者的掠夺,流落英国。另一卷则幸免于难,后被末代皇帝溥仪带到东北长春伪满皇宫,1945年苏军解放东北,此画被苏军缴获,新中国建立后苏联方面将此画移交给东北博物馆(今辽宁省博物馆),所以辽宁省博物馆收藏有另一卷的明代仇英《清明上河图》,两卷各有千秋,留给后人的却是无尽的遗憾。 (中)

[责任编辑:赵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