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现代油画大家秦宣夫《国庆游行》油画赏析

发布时间:2018-09-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秦宣夫《国庆游行》。

  秦宣夫(1906年—1998年)为现代中国油画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也是一位优秀的美术史论家和教育家。但因其生前淡泊明志、不事张扬,如今知晓他的人们恐怕已经不是很多了。

  秦宣夫原名秦善鋆、字宣夫,1906年5月出生于“山水甲天下”的广西桂林。他自幼酷爱文艺,1925年起就学于清华大学外语系,1930年赴法兰西留学绘画和美术史论,在欧洲数国开展艺术考察活动。1934年归国后,相继在北平艺专、清华大学以及国立艺专、中央大学等单位工作,教授西画艺术及美术史论等。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秦宣夫曾任南京师范学院(今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系主任,以及中国美协理事、江苏分会副主席,中国美术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等社会职务,平生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并且广获好评,1998年1月在六朝古都南京病逝。

  秦宣夫从青年时代就秉持“抱住人生,搂定自然,拼它个你死我活”的人生信条,不仅擅长油画、素描、水彩和水粉画,而且精于西方美术史论,在长期勤耕不辍的艺术实践中,取得了比较显著的丹青成就。他早年曾经受到欧洲古典主义等画风训练,亲身感受到当时西方艺术思潮的影响,在绘画理念上主张贯通中西、融汇创造,在具体实践中又坚持深入体验生活,注重实地写生,在观察积累中提炼把握客观对象的艺术特征,于写实画风中融入了西方印象派、以及国画写意等表现技法,其中不乏一些浪漫元素与旨趣。秦宣夫的晚年画风愈加率真自由、洒脱老到,手法变化多端,具有浓郁醇厚的个人真挚情愫,因此所作尤为感人。现代绘画大师徐悲鸿生前对其赞誉:“宣夫先生固以画名世,但彼尤为吾国卓绝之西洋美术史家。”而林风眠先生亦评价:“宣夫天赋予他光与色的融洽,在他的画面上,有印象派大师们可爱的色调,更又深刻地融入了新古典主义的含蓄伟大的线条,这种尝试的创作,新鲜动人,他这种对新艺术研究的态度,是很值得重视的。”这些都是比较准确而恰当的。

  秦宣夫毕生主要代表作有《卡邦齐夫人像》《宫女》《采莲图》《母教》《青岛红房顶》《春雨》《庐山会议旧址》《扫雪》《漓江风景》和《夫子庙灯会》等。秦宣夫学识渊博,为人热诚善良,教书育人数十载,桃李满天下,身后还留下了一些学术著述,另有《秦宣夫画集》等问世。

  展现在读者眼前的这幅油画《国庆游行》(纵64.5厘米、横80厘米,现藏于江苏省美术馆),乃秦宣夫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代表作之一。画家所描绘的正是1956年“十一”期间,江南古城南京广大民众载歌载舞、欢度国庆的壮观游行场景。

  新中国成立伊始,我国许多城市每年大都开展游行集会、燃放烟火等群众欢度国庆活动。文艺工作者们出于对新社会的一种向往热情,纷纷拿起自己手中的笔,关注时代和生活,真实生动地记录下不少宏大的历史场面,创作出像董希文的《开国大典》等一批优秀作品。

  1956年9月,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标志着建国以来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党的工作重点开始转向社会主义建设上来。这是新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为稍后的当年“十一”活动,增添了更为热烈的欢庆喜悦氛围。

  秦宣夫在油画《国庆游行》的构图布局中,摄取了南京城市中心——新街口广场北侧的一个欢庆场面:平坦宽阔的中山路上,参加游行的工、农、兵队伍由近及远一望无尽,此刻正在朝气蓬勃地从北向南、依秩通过新街口广场。秋高气爽,阳光灿烂,彩旗飘扬,锣鼓喧天。衣着鲜艳整洁的人们,手持花朵载歌载舞,心中漾起阵阵兴奋。“庆祝国庆”“社会主义胜利万岁”“庆祝中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会议”等字样的红幅标语,在画面中醒目可见。大道两侧的电线杆整齐地排立着,法国梧桐树郁郁葱葱,迎街的建筑物也披上了节日盛妆。观看游行的人们井然有序地处于马路两旁,人群中不时地爆发起阵阵欢呼声和鼓掌声,一浪接着一浪、飘向远方,游行队伍从远处迷蒙的天光中逐渐变大、变得清晰起来,接连不断地涌向新街口广场……街上还有穿制服的人民警察认真执勤、敬业的新闻记者正在聚精会神地抢拍群众游行翩翩起舞的镜头。这幅油画将当时人们社会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侧影,艺术地定格了下来。

  作为一位富有艺术个性和创造精神的学者型画家,秦宣夫在《国庆游行》的绘画创作中以暖色调为主,注意冷暖之间的和谐对比,通过和煦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等情境描绘,进一步地营造国庆佳节的喜悦气氛,同时焕发出个人的艺术魅力。画家在此并非完全借助于古典写实表现形式,而且还糅合了印象派等画风笔法和光色处理,缤纷多彩的笔触中似乎也隐现着一些传统绘画的写意韵味。

  这幅丹青图像叙事用笔遒劲洒脱,色彩鲜丽明快,个性活泼奔放,始终充溢着昂扬向上的欢乐激情和热烈氛围,具有颇为强烈浓郁的时代气息,令人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观者从中窥视画家秦宣夫这一时期绘画创作特点,既比较注重画面的整体效果和气氛渲染,也不过分囿于物象造型的细节刻画束缚。一晃60多年光阴如梭般地飞逝过去了,如今人们再透过该画面,仍然可以感受到当时群众游行的盛大国庆氛围。

[责任编辑:赵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