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中国国家博物馆十大镇馆之宝

发布时间:2018-09-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商代青铜司母戊大方鼎。  

  商代青铜四羊方尊。 

  西周青铜利簋。

  商代青铜司母戊大方鼎。亦称“后母戊大方鼎”,高133厘米,长112厘米,宽79.2厘米,重832.84公斤,1939年出土于河南省安阳市。造型呈长方形,立耳,折沿,四足。以云雷纹为地纹,四周浮雕盘龙纹和饕餮纹。腹部内壁铸有“后母戊”三字,是商王祖庚为祭祀母亲戊而制作的。商王祖庚是商王武丁的次子,在位7年,商朝的经济文化和综合国力十分强盛。戊,又名“妇妌”,是商王武丁的王后,商王祖庚的母亲,来自井方(今河北邢台),善于农业种植,尤其擅长种黍(即小米),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出土的甲骨文记录了很多她种黍的事迹。商王祖庚继位后,为祭祀她以表达孝心而铸造了此鼎。这尊商代后母戊大方鼎的器身与四足为整体铸造,耳部是在器身铸成之后再浇铸而成。铸造此鼎,所需的金属原材料超过1000公斤,铸造时需要至少300名工匠通力合作才能完成。制作如此大型的青铜鼎,在塑造泥模、翻制陶范、陶范灌注等环节必须密切配合,严丝合缝,不能出现一丁点的差错,这充分说明商代的青铜铸造技术不仅规模宏大,而且组织严密,分工细致。经过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光谱定性分析与化学沉淀分析法的定量分析,确定其含铜量在84.77%、含锡量11.64%、含铅量2.79%,这与春秋战国时期的文献《考工记》的记载基本相符,从中可见我国古代青铜铸造工艺的内在传承。大方鼎,在1939年因为安阳当地的农民私自挖掘而出土,由于体积过大,为了防止侵华日军抢掠,不得不重新掩埋。抗战胜利后于1946年重新出土,保存于南京。1949年蒋介石败退台湾,原有意将此鼎运往台湾,但由于过于沉重,无奈流落在南京机场,最后被人民解放军发现,移交南京博物院,1959年调拨给中国历史博物馆。这尊大方鼎,造型厚重典雅,气势恢宏,纹饰美观,铸造工艺高超,是迄今为止国内出土的最大和最重的青铜器,反映出商代青铜铸造工艺的高超水平,是商代工匠聪明和智慧的结晶,是商周青铜文化的杰出代表,享有“镇国之宝”的美誉,是2002年国家文物局首批64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

  商代青铜四羊方尊。高58.3厘米,边长52.4 厘米,重量34.5公斤,1938年出土于湖南宁乡县。造型呈长颈,高圈足,颈部高耸,四边上装饰有蕉叶纹、兽面纹,肩部铸有探出器表的双角龙首。四角各铸有一羊,肩部四角是4个卷角的羊头,羊头伸出于器外,羊身与羊腿附着于腹部和圈足之上。据分析,这尊商代四羊方尊是分两次铸造而成的,即先将羊角和龙头单件铸好,然后将其分别配置在方尊外,再进行整体浇铸,一气呵成,显示出商代高超的青铜铸造水平。这尊商代四羊方尊,以四羊和四龙的造型展示出礼器中的至尊气象。羊有“跪乳”的习性,这被人们视为善良知礼,是孝敬父母的典范。以羊作为装饰题材,既有原始的宗教崇拜,又有以羊献祭神明的用意,还包含了人们对羊等家畜养殖兴旺的期盼,祈求“吉祥平安”之意。这尊商代四羊方尊,1938年因为湖南宁乡的农民无意中挖掘出土,随后被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将军移送到长沙的湖南省银行保管。不久侵华日军进攻长沙,四羊方尊被紧急运往湖南沅陵,途中遭到日军空袭,运输四羊方尊的卡车不幸中弹,四羊方尊被炸成了20多块,随后这些碎片被丢弃在银行仓库内,再也无人问津。1952年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在中国人民银行湖南省分行的仓库内发现了已经被炸成碎片的四羊方尊,经过有关文物专家的会诊攻坚,最终将破碎的四羊方尊修复完整,几乎看不出破损的痕迹。这尊商代四羊方尊,造型雄奇,动静相宜,独具匠心,是迄今为止国内出土的体型最大、份量最重的商代青铜方尊,是商代青铜器铸造的巅峰之作,被誉为“臻于极致的青铜典范”,作为我国古代文物的精华和杰作被编入教育部中学历史教科书,是2013年国家文物局第三批94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

  西周青铜利簋。高28厘米,口径22厘米,重7.95公斤,1976年出土于陕西省临潼县(今西安市临潼区)。造型呈圆形,两耳,方座,上圆下方的形制,是西周时期出现的青铜器新样式,是西周时期对“天圆地方”观念的具体表现。器身和方座,通体装饰饕餮纹,方座四角装饰蝉纹。饕餮纹以鼻梁为中心,眉、眼、耳、角分别以对称形式排列在左右两侧,体现出神秘的威严感,以震慑各种邪魔。蝉纹象征着死而转生之意。器底铸有铭文4行33字,字体扁长,字迹凝重,笔划稳健,首尾尖,中间粗,是西周早期金文的代表。这篇铭文记述了这件青铜簋是由西周初期的贵族利铸造,贵族利跟随周武王参加了讨伐商纣王的战争,战争胜利后受到周武王的奖赏,所以铸造了这尊青铜簋用以记功,并祭奠祖先。在这篇铭文中提到,周武王伐纣是在甲子日清晨,而且是岁星(即木星)当空,这与我国古代文献《尚书·牧誓》中的记载完全一致。这篇铭文虽然简略,却是迄今为止关于周武王伐纣史实的唯一的一件文物遗存,历史意义和价值非凡,国家文物局组织的“夏商周断代工程”课题组依据这尊西周青铜利簋的铭文,推断出周武王灭商的具体时间是公元前1057年1月20日,这为商周时期的历史划分提供了重要的年代依据。簋是西周时期重要的礼器,与鼎配合使用,用于祭祀祖先。在西周时期不同的等级使用鼎和簋的数量是不同的,周王的礼制是“九鼎八簋”,诸侯的礼制是“七鼎六簋”,大夫的礼制是“五鼎四簋”,士的礼制是“三鼎两簋”。这尊西周青铜利簋,制作精美,保存完好,是迄今为止考古发掘出土的年代最早的西周青铜器,被列入国家档案馆第二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是2002年国家文物局首批64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 (中)

 

[责任编辑:赵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