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师者朱自清

发布时间:2018-09-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刘永加

  大家都知道朱自清是我国现代著名散文家、诗人和学者,其实他更是一个卓越的教师。他用自己的人格和学识,诠释了师者的全部内涵。

  清华任教

  朱自清,1917年考入北大哲学系。1920年5月提前毕业,获文学士学位。毕业后历任江浙一带几所学校的国文教员。1925年秋受聘到清华学校大学部任教授。1932年9月起,他担任清华大学中文系主任,直至1948年8月12日逝世。

  进入清华任教后,朱自清认为清华精神的本质就是实干,这与清华“行胜于言”的校风是完全一致的。他在清华执教的20多年中,不断拓展自己的研究领域,汉字、汉语语法、经史子集、诗文、小说、歌谣以及外国历史文学,无不涉猎研究,尤其“注意新旧文学与中外文学的融合”,并把研究的最新成果应用到教学上。他讲授过的课程有:《国文》《中国新文学研究》《新文艺思潮》《中国文学批评》《古今诗选》等。

  朱自清上课时,总是令学生当堂回应,定期举行考试,以检查同学的学习质量。他讲《宋词》课,总是逐句逐字讲解,根究用词用事的来历。他讲《中国文学史》,坚持让学生定期交读书报告,有的学生一年中就写了十几个报告,有的长达100页左右,他都是不厌其烦地、仔细地进行修改。他还要定时检查学生的笔记,指导进行修改。遇到好的段落他甚至摘抄下来,并且还专门征得学生的许可。为了教好古诗词,朱自清下苦功夫把大量诗词背下来,连每天早上如厕也要背会一两首;他还拜一位老先生为师,从逐句换字的拟古做起,学习写作旧体诗词。

  朱自清讲课以认真严格、一丝不苟而闻名。在上“文辞研究”课时,班上只有两人听课,但他仍如平常一样讲授,从不缺课,照样做报告和考试。对此,当年两个学生之一的季镇淮在《忆四十年代的王瑶学长》中说,“朱自清先生开《文辞研究》一课,他选修,我旁听,课堂里只有我们2人听讲”“上朱先生的课,朱先生手拿方纸卡片写黑板,一块一块地写;他跟着抄,一块一块地抄。我当时坐在后面听没动手,对朱先生上课的严肃态度和王瑶学长的认真听写,都暗暗地觉得惊异和敬佩”。

  清华大学中文系成立后,朱自清与杨振声一起拟定课程,开创了国内融汇中外文学、新旧文学的大学中文系课程体系。朱自清的学风和人格,杨振声写得恰如其分:“那么诚恳,谦虚,温厚,朴素而并不缺乏风趣。对人对事对文章,他一切处理得那么公允,妥当,恰到好处。他文如其人,风华从朴素出来,幽默从忠厚出来,腴厚从平淡出来。”

  现代著名诗人李广田在《朱自清先生的思想和为人》一文中曾指出,“凡是认识朱先生的,和朱先生同过事的,都承认朱先生对人处事是最认真的。他大事认真,小事也认真,自己的私事认真,别人的公众的事他更认真。他有客必见,有信必回,开会上课绝不迟到早退”。朱自清办公室座位的周围尽是书,除了吃饭、上课和休息,他总是坐在那里看书、写文章、处理事务。

  坚持正义

  师者朱自清的人格还表现在他能够坚持正义,为思想进步的学生说话。1926年3月18日,北大、清华等校的学生和各界民众在天安门前举行“反对八国通牒国民示威大会”,抗议帝国主义列强对我国的侵略。会后,举行了示威游行,遭到段祺瑞政府血腥屠杀。这一天,朱自清和清华同学一同进城,参加了集会、游行和请愿,亲身经历了这一历史惨剧,目睹了这场残酷的大屠杀。他愤慨而又忠实地写下了《哀韦杰三君》和《执政府大屠杀记》两篇文章,记述了这一惨案的全过程,揭露和控诉了段祺端执政府的法西斯暴行。文中愤怒斥责:“我们国民有此无脸的政府,又何以自容于世界!”他对学生们的英勇行动表达了真正的钦佩之情。他说,韦杰三君“年纪虽轻,做人却有骨干的”“他毕竟是一个可爱的人”。

  “一二·九”运动后,学生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也激励着朱自清,他从这些年轻学生身上看到了民族的希望。他怀着激动心情,写了一首《维我中华》诗:

  青年人,慎莫忘,天行有常,人谋不臧,百余年间,蹙国万里,舆图变色,痛彻衷肠。

  青年人,莫悲伤,卧薪尝胆,努力图自强。献尔好身手,举矢射天狼,还我河山,将头颅一掷何妨?神州睡狮,震天一吼熟能量?

  维我中华,泱泱大邦!

  原田朊朊,山高水长,鸡鸣谬谬风雨晦,莫彷徨,三军夺帅吾侪不可夺志,精诚所至,金石难挡。

  有志者,事竟成,国以永康。

  1936年春,北平大中学生联合歌咏团在太和殿广场举办露天音乐会,他们把这首激励救亡的诗谱了曲子,由600人组成的合唱团,向广大市民演唱。

  拒绝美援

  朱自清一生清贫,却穷得有志气。国民政府曾多次请他出去做官,他不屑一顾;政府要人亲自登门拜访,他也避而不见;达官贵人请他吃饭,他把自己反锁在屋里,拒不出席;有的名流请他写“寿序”,出价三千元,他拒而不写。1948年6月18日,朱自清又在《抗议美国扶日政策并拒绝领取美援面粉宣言》上签了字。朱自清拒绝购买每月两袋美援平价面粉,相当于他全家的收入每月要减少五分之二。他在日记中写道:“6月18日,此事每月须损失600万法币,影响家中甚大,但余仍决定签名。因余等既反美扶日,自应直接由己身做起。”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决心。

  此时,朱自清的胃病已经非常严重,体重仅有38.8公斤,迫切需要营养和治疗,但他拒绝了施舍,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和气节,表现了一个师者的崇高风范。一个多月后,朱自清在贫病交加中去世,时年仅50岁。去世前两天,病情恶化,但他神智还清楚,他叮嘱家人他已签名拒绝美援,不要买政府的配售面粉。毛泽东曾高度赞扬了朱自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的民族气节。

[责任编辑:赵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