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淞沪会战几十万人大撤退,为什么会留下一支孤军在闸北?

发布时间:2018-09-11  来源:团结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剩一兵一卒,

  誓为中华民族争人格。

  1937 年10 月,淞沪会战进行到最后阶段。26 日晚,守卫大场口防线的中国军队第88 师第524 团第1 营400 余人,在副团长谢晋元指挥下,奉命据守苏州河北岸四行仓库。他们在日军重重包围中孤军奋战4 天5 夜,击毙日军200 余名,被称为“八百壮士”,也称“四行孤军”。

  1937 年“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中国军队坚持抗战,日军屡攻不成,双方相持对抗达3 个月之久。10 月25 日,从卯口登陆的日军第3 师团,向中国军队左侧背拊击,突破第18 师的大场阵地,致使中国军队从第一线转移到沪西,局面急转直下,蒋介石于是决定放弃上海,从上海战场撤离。

  10 月26 日早晨,上海战区中国军队最高指挥官顾祝同打电话给第9 集团军第72 军军长兼第88 师师长孙元良,传达蒋介石的这个决定,告诉孙元良说:“委员长想要第88 师留在闸北,死守上海。你的意见怎么样?”

  第88 师是最早进入上海市区且是这场淞沪抗战最早展开对日作战的3 个师之一,并且他们一直在闸北宝山一带作战,打得十分英勇。

  1932 年“一·二八”抗战爆发时,第88 师参加作战,第262 旅旅长孙元良在庙行镇击退日军,一战成名,从旅长擢升为第88 师师长。1937 年8 月11日,上海战事一触即发,第88 师奉命由铁路输送到上海真如,孙元良立即下令先头到达的第262 旅以疾风迅雷之势向闸北地区推进,占领北火车站—宝山路—八字桥—江湾路之线,此举使得中国军队抢先占领了闸北轴心阵地,对以后淞沪战局产生了很大影响。

  淞沪抗战打响后,日军多次攻击第88 师守卫的闸北阵地,均被击退,并且受到重创,日军在广播中称第88 师为“闸北可恨之敌”,自此在闸北正面一直不敢再作任何行动,只好转而进攻第88 师阵地的左翼——江湾以北的友军第18 师阵地,第18 师抵抗不住,使得战线一步步逐次后移。但是,第88 师负责的闸北阵地始终保持轴心地位,屹立不动,血战两个半月,日军不能越雷池一步。

  第88 师战斗力强,敢打敢拼,并且很有战法,所以大军撤离,蒋介石看中了第88 师,以掩护全军撤离。但是,对于蒋介石和顾祝同的这个决定,孙元良略加思索后,表示不同意。

  “如果我们死一人,敌人也死一人,甚至我们死十人,敌人死一人,我就愿意留在闸北,死守上海。”孙元良说,“可问题是,我们孤军守在这里,激战之后,干部伤亡了,联络隔绝了,部队解体了,粮弹不继,一派混乱,官兵被敌军任意屠杀,那才不值,更不光荣啊!”

  他接着说:“第88 师的士气固然很高,坚守闸北两个多月很有战绩,但我们也经过五次补充! 新兵虽然一样忠勇爱国,但训练时间较短,缺乏各自为战的技能。所以我不同意。”

  顾祝同说:“大场情况变化后,闸北阵地侧背完全暴露,必须调整。但国际联盟11 月初要在日内瓦开会,会上接受我国控诉,将讨论如何制止日军侵略行为,所以,委员长有意要贵师留在闸北作战,把一连一排一班分散,守备市区坚固建筑物及郊区大小村落,寸土必争,要敌人付出血的代价;并相机游击,尽量争取时间,唤起友邦同情。”

  这就是蒋介石要留下第88 师坚守上海的主要原因。

  四行仓库

  军令难违,88 师参谋长张柏亭搬出了和孙元良已经商量好的方案:“委员长训示的战略目的,是要公开日本军阀的侵略行为,上海是一个国际都市,中外视听所集,要在国联开会时,把淞沪战场的现实情况带到会场去。既然如此,我们觉得似乎不必要硬性地规定兵力,也不必要拘泥何种方式,尽可授权担当的部队,斟酌战场的实际状况进行适当的处置。”

  顾祝同问道:“你具体说说看,究竟采取何种方式,留置多少兵力?”

  “依我来看,留置闸北守备阵地的部队,兵力多是牺牲,兵力少也是牺牲。守多数据点是守,选一两个要点也是守,意义完全相同。最好授权部队,以达成此目的为主,自行适当处理。”张柏亭说,“部下认为选拔一支精锐部队,至多一团左右兵力,来固守一二个据点,也就够了。”

  顾祝同听到这里,把手一挥,对张柏亭说:“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赶快回去告诉孙师长,就照这么办。今晚要部署完毕。一切我会报告委员长。”然后就和张柏亭握手告别。

  孙元良见着张柏亭,不等他开口,就说:“顾将军已有电话指示,以一个团留守闸北最后阵地。决定就以四行仓库为固守据点。”

  四行仓库就是第72 军兼第88 师司令部,原来是大陆、金城、盐业、中南四家银行联营的仓库,所以人称“四行仓库”。接着,孙元良又说道:“经过我考虑,一个团未免失之过多,在给养、卫生、休息方面,反而会不便,因此变更为一个加强营,以第524 团第1 营为基干,由中校团附谢晋元、少校团附上官志标、少校营长杨瑞符率领,担当这个艰巨任务。”

  张柏亭对这几个人很熟悉,与谢晋元更是黄埔军校同学。其中,谢晋元为广东蕉岭人,黄埔军校4 期生,时年33 岁,为人诚挚刚直,平时沉默寡言。上官志标为福建上杭人,在中学时投笔从戎,从基层工作干起,军校军训班毕业,平实朴质,勇敢善战,连长任内多次负伤不退,时年29 岁。营长杨瑞符少校为天津人,黄埔军校6 期毕业生,时年30 岁,性格豪放,坦率热情,是88 师有名的勇将,作战身先士卒,负伤多次。第1 连连长陶杏春,第2 连连长邓英,第3 连连长唐棣,机枪连连长雷雄,都是全师的优秀青年军官。

  并且,谢晋元、杨瑞符和其他军官对四行仓库乃至闸北地区都比较熟悉。谢晋元在北伐战争中在21 师当连长时就在闸北驻防甚久,上海“一·二八”战后第523 团扮成保安部队进驻上海,他和张柏亭等人参加过指挥部的地形侦察组,对闸北地区宝山路、八字桥、江湾路一带,特别是北四川路、天通庵附近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四周进行过反复侦察,对这一带熟门熟路。在淞沪抗战爆发后,第88 师首先开入闸北扼守天通庵阵地的部队,就是第524 团第1 营,他们在这里坚守了75 天,从没退却过,敌人每次进攻失败而去。

  所以,孙元良选择了谢晋元和这个营来执行蒋介石的命令。

  电影《八百壮士》剧照

  直至10月30 日凌晨,孤军奉命撤退,冲出重围,退入英租界,困守达3 年多。1941 年,谢晋元被汪伪特务杀害,八百壮士余部被日军俘走,遭遇更为惨烈的折磨和斗争。八百壮士的事迹在当时被谱写成《八百壮士之歌》传唱,在后来被写成许多纪实文学作品出版,被一次又一次搬上影视银幕荧屏传颂。

[责任编辑:赵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