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人物】新四军的多面手将军彭雪枫

发布时间:2018-08-10  来源:团结报文史e家

彭雪枫

  彭雪枫(1907-1944)是新四军的杰出指挥员、军事家。他投身革命20年,出生入死,南征北战,智勇双全,战功卓著,被毛泽东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

  其实,不止是军事才能,彭雪枫在做思想政治工作、平凡冤案、廉洁勤政、文化宣传等各个方面都做得十分出色,可以称之为能文能武的多面手军事家。这些无不反映了彭雪枫过硬的军事能力、良好的文化素养和崇高的个人品质。

  善做思想政治工作

  在做思想工作中,彭雪枫既能坚持原则,又能灵活处理,无论是团结同志,还是处理冤案,都做得扎实有效,解决问题,化解矛盾。

彭雪枫

  1938年11月,当时任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员的彭雪枫带着部队驻扎在安徽亳县,当地一个国民党区队长的大绅士李寿山很有势力,为了团结抗战,壮大新四军力量,彭雪枫发挥他的特长,做了不少工作,终于使李寿山带领一个团的兵力投奔了新四军。

  李寿山在新四军里的表现开始还是不错的。但是由于他过惯了优裕的生活,对新四军吃糠咽菜的生活实在受不了,就想逃跑回家。行前,他告诉了老朋友、游击支队的副团长吴守训,说他要带三匹马、三支枪、两个人回家去抗日。吴守训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彭雪枫司令员。彭雪枫听完,想了好一会儿,对吴守训说:“他来的时候,带了四五百人,四五百支枪,还有几十匹战马。现在他受不了这苦,只带走两个人、三支枪、三匹马,应该让人家走嘛。” 第二天,彭雪枫特意买了一小篮鸡蛋,两条哈德门香烟给李寿山送去。他只字不提李寿山要走的事,拉了一会儿家常,就说:“我们目前的生活十分困难,听说你身体不太好,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送给你,这些你先用着吧,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给我说,我会尽力而为的。”李寿山不好意思了,说:“司令员您还吃糠咽菜的,我怎么能收下?”彭雪枫微笑说道:“我习惯了,吃了十几年了。你一下子还适应不了,慢慢来嘛。鸡蛋吃完了告诉我一声,我再去给你买。”李寿山深受感动,事后对吴有训说:“我不走了。彭司令员和战士们都吃糠拌红薯叶子,还专门给我送来了鸡蛋和香烟,我要是走了,能对得起谁啊!”

1940年,新四军第6支队司令员彭雪枫(右)与其他领导人合影

  1943年8月下旬,豫皖苏抗日根据地的淮北中学,发生了一起“进步青年建国团”大特务案,被指控为特务者有师生50余人,占全体人数的四分之一。其中女教师陈秉惠被说成是CC特务头子,交淮北公安局看押。

  1944年2月,淮北区党委决定由新四军四师师长、淮北区党委副书记彭雪枫主持清查这起案件。彭雪枫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耐心听取了各方意见,对主要人犯进行耐心细致的审问和谈话,掌握了大量的证据,终于判定这是一起大冤案。原来一个17岁的女学生偷了50元边币,被人发现后,她为了掩盖错误,就说是一个姓胡的“特务”指使她干的。受理此案的一位副校长和女教员却相信了她的话,还吸收了她入党,要她打入“敌特”内部刺探情报,女学生将错就错,不断回报所谓“敌特”情况,在有关人员的要挟和逼迫下,不到两个月,她就把几十个与自己有过怨隙的人,都回报为“敌特分子”,并诡称其为“进步青年建国团”,有正副团长六人,各班有小组,各人有代号。女教师陈秉惠因有一枚从上海买的C字鸡心别针,就被说成是CC特务头子。在对此案的审理中,淮北中学的领导和淮北公安局大搞严刑逼供,指供诱供。连“车轮战”、“假枪毙”等违法乱纪手段都使用了,结果使案情更加复杂。

  搞清这些情况以后,彭雪枫严厉批评了这两个单位的负责人,指出他们违反了党的政策,伤害同志,脱离群众,混淆敌我的错误。彭雪枫根据自己的调查,向淮北区党委作了汇报,淮北区党委终于根据彭雪枫的意见,作出了正确处理意见:宣布全部被牵连的人无罪,被关押的学生恢复学籍,工作人员的恢复工作,党员恢复组织关系,对制造这起案件有关人员和公安局的负责人按错误程度分别进行了处理。

  正是有了彭雪枫处理方法得当,才使这一冤案得以昭雪。

  甘于清廉吃苦

  在艰苦的革命斗争生涯中,彭雪枫从不搞特殊化。由于条件艰苦,工作繁忙,彭雪枫日益消瘦,炊事班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总想为他做点好吃的,改善生活,但每次换来的都是他的严厉批评。有一次,彭雪枫与参谋长张震到一个营视察。午饭时,营里多做了炒鸡蛋、炒粉丝两道家常菜。得知这是专门为他加的菜后,彭雪枫马上严肃地说:“把菜端回去,分给有伤病的同志吃!”接着他又说:“你们的心意我领了,部队的生活很困难,群众的生活更艰苦,如果我们特殊了,就脱离了群众。”营长赶忙把菜端走,分给伤病员,又换上大锅菜汤,彭雪枫才高兴地吃起来。

彭雪枫与妻子林颖

  不仅如此,彭雪枫的家庭生活也是非常简朴。从1937年到1944年,他一直盖着一条被子。这条被子是1937年在山西临汾时别人送给他的。用了四年后,已十分破旧,大块补丁也有好几个。1941年,他和林颖结婚时,师供应部的同志准备给他换个新被面,他婉言谢绝了。这年过春节,指战员去给他拜年时,摸着他那被子上的大块补丁,都劝他换个新的。彭雪枫笑着说:“谢谢大家的关心,这个被面又不烂,挺净的,还可以再盖几年嘛。”结果他还是不让换。后来他的被子又破了,林颖拿起针线也发了愁,摇摇头说:“这被子实在难补了。”彭雪枫却微笑着说:“淡饭充饥,粗衣挡寒嘛!”说着就从林颖手中接过针线,认真地缝补起来。林颖笑着摇摇头,又拿了根针,从另一头缝补着。就这样,这条破了又缝,缝了又破的被子,一直用了七年。直到他英勇牺牲后,棺材里铺在他身下的还是这条被子。

  善过亲情关

  彭雪枫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就是自己的亲人也要按规定办。1938年冬,彭雪枫的老父亲从家乡河南镇平来到中河南省委所在地确山县竹沟,看望久别十年的儿子。工作人员准备给老人家安排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住,彭雪枫说:“咱们很困难,就让老人家住在群众家吧。”不管工作多忙,彭雪枫每天都要抽空来看望老父亲,给老人倒茶、整床铺。

  老人家临走时,身为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长的彭雪枫,把自己积攒了多年的一块银元给老父亲作路费。竹沟距离镇平三百六十多里,一块银元自然不够用,彭雪枫就叫炊事员给父亲烙了几张饼路上吃,这样可少花点钱。知道父亲冬天没有棉衣,彭雪枫又把他的一件没了毛的破皮袄送给父亲。省委的负责同志知道后,送给老人家二十块银元作路费,彭雪枫坚辞不收。最后还是省委的张震再三劝说,彭雪枫才收下了十块。

  对待父亲是这样,对待妻子他也是如此。1942年夏,彭雪枫的妻子林颖到皖东北半城第四师师部来看他,住了两天后,林颖要回去参加会议,这时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皖东北地区是黄土丘陵,刮风漫天尘土,下雨泥泞不堪,加上道路坎坷不平,雨天行路十分困难。警卫员把彭雪枫骑的马牵来了,要去送林颖。彭雪枫一见,严肃地批道:“一个负责人用马送爱人,有这样的规定吗?让指战员们看到会有什么影响?“任凭别人劝说,彭雪枫说什么也不同意,并命令警卫员立即把马牵回去。他又转过身来,指着门外的大雨,问林颖“怎么?枪林弹雨都不怕,还能怕它吗?”林颖笑了笑说“谁说怕它了。”就这样,林颖冒雨踏泥走了。第二天,彭雪枫给林颖写了封信,安慰之余,还写道:“我是一师之长,应当处处作人表率,不能搞特殊,不然怎么能叫别人遵守制度、纪律呢?”

  都说彭雪枫将军能打胜仗,其实从他对待亲人如此坚持原则来看,怎能不赢得民心军心,打胜仗自是必然的事。

  擅长文化宣传

  别看彭雪枫是个武将,虽然他只读过初中,但他的文化水平却不一般,时不时就会崭露出来。1942年,彭雪枫带领新四军四师在豫皖苏边区打了几个大胜仗。在欢庆胜利的时候,报社赶紧编印了一份《拂晓报》,配合宣传。这份报纸图文并茂,内容生动活泼,编报人员颇为得意,于是高高兴兴送给师长彭雪枫过目。

1941年11月,拂晓剧团在半城汇报演出

  彭雪枫看着看着,眉头一皱,转身叫过警卫员找报社同志来他这里。“你们自己看看有没有错别字?”大家看后,都回答说没有。

  彭雪枫也不再说什么,只见他手握毛笔,在报纸一端写道:

  枇杷不是此琵琶,想必先生用字差。假若琵琶能结果,满城萧鼓尽开花。

  大家看后,这才知道把“枇杷”错写成“琵琶”了,于是惭愧地低下了头。然后,彭师长才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的报纸不仅要寄给我们的上级,还要寄给国民党机关。有的还要远涉重洋,传到纽约、莫斯科及南洋各国的大都市呢!人家看到我们的报纸有错别字,不笑话吗?所以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对我们全党、全军、全边区,全中国负责。以后办事不可粗心大意。”

  接着,他要求报纸连夜重印,保证正常出版。事后还订了一个“文字公约十条”,强调不写错别字、怪字、难字,避免类似错误的再次发生。

彭雪枫在驻地群众大会上,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

  1943年,蒋介石命令江苏政府主席韩德勤进攻新四军,企图制造第二个“皖南事变”,并命令韩德勤于3月18日攻占新四军第四师师部。

  战斗开始后,彭雪枫的四师在成子湖畔的山子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用三个小时,就全歼顽敌,击毙保安纵队司令王光夏,活捉韩德勤。同时也缴获了韩德勤指挥总部的电台和密码,以及蒋介石给韩德勤的密电。

  彭雪枫一看,立即计上心来,快步走向野战报务房,他命令:“立即用韩德勤的名义向蒋介石拍电报报捷,并‘请求指示’。”因为韩德勤正好是3月18日进到了新四军四师师部的,只不过是当了俘虏罢了。

  报务员把拟好的电报送彭雪枫审阅,彭雪枫提笔把电报上的“彭师师部”改成“彭师匪部”,还笑问“为什么这样改,你知道吗?”报务员看着彭雪枫没有说话,他说:“不这样改,难骗蒋介石嘛!”说完,两人都会心地笑了。电报发出去了,蒋介石信以为真,立即电慰韩德勤所部官兵。接到复电以后,将士们捧腹大笑。

  通过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身经百战的彭雪枫将军,真是能武能文,文化修养非同一般,在宣传上也有他的一套,足以令人刮目相看。(陈保琳)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