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启功为南画集作跋轶事

发布时间:2018-08-08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20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风景优美的紫竹院公园附近,有一家很普通的小餐厅——东坡餐厅,没有豪华的门面,也没有华丽的装饰,却先后有众多书画名家在这里相聚,启功、黄苗子、丁聪等文化老人给它写过店名,留下许多书画墨宝。

  前排左起:黄苗子、启功、丁聪、杨宪益、唐瑜、郁风。后排左起:左二谢兰芬(张达夫人)、左四张达、董秀玉(三联书店总经理)、邵燕祥夫人、范用、唐瑜夫人、沈峻(丁聪夫人)、沈旦华(夏衍公子)、邵燕祥。

  经营这家餐厅的主人,曾是一名志愿军战俘,名叫张达。记得20世纪90年代初,我曾听过他在北京某高校讲述他悲惨曲折的经历。张达是四川眉山人,1950年17岁时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在一次重大战役中不幸被俘。在战俘营中,他遭受过肉体折磨、暴力恐吓和屈辱,但仍顽强反抗没有屈服。板门店停战协议签署后,面对战俘营的甄别,他坚定地选择了回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命运多舛,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又多次被审查。1984年,落实政策,为他恢复了军人的名誉。在家乡政府的支持下,他来到北京,开了这个东坡餐厅。

  幸运的是,他结缘了一群文化耆英。他打造的东坡餐厅,优雅的环境,独具特色的饭菜和周到的服务,受到了文化大师的钟爱。他们经常三五相约,或轮流做东或AA制,在这里雅聚,饮食聊天,作书作画,温馨开怀。夏衍、吴祖光、唐瑜、杨宪益、启功、王世襄、黄苗子、郁风……许多前辈艺术家都不止一次光顾这家餐厅。

  在东坡餐厅的相聚,张达与文化大师们的友谊,日益加深。他虚心求教,逐渐喜爱和欣赏书画艺术,并精心收藏和展示大师们留给他的佳作。他的餐厅挂满了名家书画,可谓琳琅满目。一次,他拿来家中早年收藏的三大本《日本南画集》,向启功先生请教。启功先生对他讲,中华文化源远流长,日本南画是受到中国岭南派学者东渡留学时的影响而产生的,并即兴为他收藏的南画集作跋:

  民族相邻,语言相接之邦,其文化发展,必有互为影响者。有清末叶,文人提倡以拼音代汉音者,画家东渡留学遂有高剑甫、陈树人之岭南画派,此中土与东西交流之在人耳目者。其东西各邦之受中华影响者,史册所载已指不胜屈。其在有清后叶者,六法一艺,尤为显著。如池大雅、赖山阳、笔墨流传,号曰《南画》。其笔情墨韵,极似明人风格,此瀛海神州文化交融之极堪称道者。后来离合,岂可复言。今见此南画集三大册,实中东文化之菁英,子孙纪念之模楷,藏之名山,传之百世,不使大雅、山阳诸贤复有遗憾,是可称瀛洲之宝也。

  东坡餐厅后来迁移到国家图书馆内,其文化氛围吸引了更多食客。文化老人们继续着他们的雅聚。2002年春节,几位前辈再次应张达之邀,在东坡餐厅聚会,我有幸保留了当天留下的两张“全家福”。

  第一张是各位前辈圆桌就餐,个个喜笑颜开。中立的白衣人张达、黑衣人张达夫人谢兰芬,高举酒杯,向群贤敬酒,祝他们新年快乐,健康长寿。

  第二张是聚会结束时,留下的“全家福”(如图)。如今,前贤多已仙逝,他们的音容笑貌永驻,成为我们永久的怀念。

  此后不久,东坡餐厅就停业了。

  有人评说:“一个志愿军战俘,一群文化老人,凭借着一顿安乐的茶饭,掸去时代沉重的灰霾。”这张照片见证了已渐渐远去的历史。(侯 刚)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