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世界意义

发布时间:2018-07-10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九三学社中央常务副主席 邵 鸿

  从全球视野看,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体现了世界政党制度共性与个性的统一,它不仅对中国有意义、有价值,而且已经并将继续影响着世界,具有越来越显著的世界意义:

  破解了世界政党关系的一个历史难题;

  拓展了世界政党制度的实践发展路径;

  创造了世界民主政治的崭新实现形式;

  打破了世界政党政治的西方话语霸权。

  习近平总书记在3月4日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时,首次提出了新型政党制度的概念,并用三个“新就新在”,从代表、功能和效果三个维度集中阐述了新型政党制度的鲜明特点、独特优势和重要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不仅符合当代中国实际,而且符合中华民族一贯倡导的天下为公、兼容并蓄、求同存异等优秀传统文化,是对人类政治文明的重大贡献。”这是政治文明、政党文明的中国表达,也是制度自信、政党自信的集中表现。

  从全球视野看,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体现了世界政党制度共性与个性的统一,它不仅对中国有意义、有价值,而且已经并将继续影响着世界,具有越来越显著的世界意义。我体会,其世界意义主要体现在:

  第一,破解了世界政党关系的一个历史难题。在当今世界的200多个国家中,除了少数国家没有政党或只有一个政党外,多数国家都有多个政党同时存在。这就带来了一个历史难题,即在一个国家中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的问题。在西方两党制和多党制国家,不同政党为了取得政权,往往会激烈冲突和争斗。彼此相互倾轧和攻讦,势不两立,是西方政党关系的常态和突出特点。即使政党之间有合作,也只是偶然和临时的。而在中国,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是领导和自觉接受领导的关系,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关系,是一种团结合作的亲密友党关系。这种关系是在我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的长期发展进程中形成的,是在吸收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造就的,彰显了中国特色和中国智慧,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有利于科学民主决策,有利于保证国家和社会的稳定发展。这是中国对于世界如何正确处理政党关系的创造性解答。

  第二,拓展了世界政党制度的实践发展路径。政党首先产生于英国、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两党制、多党制这两种政党制度形式也首先出现在这些西方国家。这些西方国家开创了现代民主政治的先河,对整个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一些持有西方中心论的人就认为,两党制、多党制带有普遍性,代表着非西方国家政党制度的发展方向。20世纪80、90年代,苏联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政权垮台,政党制度演化为两党制或多党制,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印证了西方中心论的上述观点。但在中国,近代以来先后出现三种政党制度,即民国初年的多党制、大革命失败后的国民党一党专政和新中国实行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走出了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方政党制度的实践发展路径。今年恰逢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这70年的实践历程充分证明,一个国家,具体采取什么样的政党制度,归根结底要根据本国国情和政治发展的现实需求来决定。两党制、多党制绝非历史的必然,这两种政党制度都有其固有的矛盾弊端和制度局限性。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绝不是暂时的权宜之计,而是中国人民历经劫难、屡次试错后,根据中国国情和政治现实需求做出的正确抉择。中欧数字协会主席路易吉·甘巴尔代拉不无感慨,“中国政治制度的突出优势在于,中国共产党能够团结其他政党,在共同协商的基础上制定出务实而长远的发展规划,并且一道为实现远大目标而奋斗。这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是很少见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既不同于有些国家的一党制,也不同于西方的两党制、多党制,而是人类历史上一种全新类型的政党制度,为世界政党制度的实践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这也正是人类文明发展多样性的具体体现。

  第三,创造了世界民主政治的崭新实现形式。美国学者福山在其广受关注的《历史的终结》中写道:自由民主制已经成为“人类政府的最后形式”,历史将终结在这里。这实际上也是西方国家长期以来的典型认识。在西方国家看来,民主只有一种实现形式,这就是西方国家的民主形式。而中国人民在探索和追求人民民主的历史进程中,找到和创造了人民民主的崭新实现形式,即协商民主。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是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重要途径和最高实现形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另一重要形式。在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不仅包括独立地参加投票和选举,而且也应当包括参加日常事务的管理和协商。中国在坚持和发展选举和投票民主形式基础上,全面发展协商民主形式,不仅完全符合现代民主精神,也充分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点和优势。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人民内部各方面围绕各方面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开展广泛协商,有事好商量、有事多商量,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中国气派,具有无比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生命力。

  第四,打破了世界政党政治的西方话语霸权。长期以来,西方国家垄断了世界政党政治的定义权、阐释权和评判权。它们凭借着自己的话语霸权,不遗余力地美化、包装西方政党政治,论证西方政党政治的优越性、合理性,给其带上普遍性的光环,并用它做为招牌来控制其他国家,从而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在实践中,一些国家正是受到其话语霸权的影响,不顾国情地移植、照搬西方的政党政治,结果导致国家治理失效、社会动荡。而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出现和成功,则从实践上打破了世界政党政治的西方话语霸权。在英国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看来:“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中国的崛起会促进世界的转型。”

  可以说,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在全世界成功树立起一面新的旗帜,为非西方国家从西方政党政治的陷阱中跳出来,走出一条既吸收人类文明优秀成果,又符合本国实际的政治发展道路提供了全新选择。

[责任编辑:赵丽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