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七七事变】抗战老兵亲历的卢沟桥事变

发布时间:2018-07-07  来源:团结报文史e家

  卢沟桥

  1937年7月7日,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爆发,这是中国全国性抗战的开始。卢沟桥事变长久而深刻地震撼着中国人的心灵。多位亲历该事变的29军抗战老兵,对其中的历史细节进行了回忆。

  敌人的嚣张挑衅

  日本侵略军占领东北以后,逐步向华北蚕食鲸吞,政治事件、军事冲突不断发生。1935年,殷汝耕在通县成立了所谓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日军在通县(今北京通州区)驻有重兵,就在肘腋之下,给防守在乎津地区的29军以较大的威胁。

  当时,居住在北平的达官贵人、富商大贾,一个个地陆续南迁;有些工厂、商店被迫停业或减员,失业者越来越多。大街上,胡同口,电杆上,到处贴了一些“吉房招租”的红条子。日本浪人和朝鲜浪人趁机强行租房,搬进去以后。不是卖鸦片就是招众聚赌,不但不付房租,昼夜还不许关门,房东们都叫苦不迭。

  中国军队在卢沟桥抗击日军进攻。

  据抗战老兵韩立才回忆,在北平的日本驻屯军,经常制造事端,为进一步侵华制造借口。他们派出便衣特务,在光天化日之下,到北平市公安局门口大便,到北平警备司令部门口打鸟。两机关的警卫人员和过路群众,人人怒目而视,义愤填膺。但是南京政府一再强调要睦邻友好,忍辱退让,大家只好忍气吞声,敢怒而不敢言。

  从1936年夏季开始,日军就在北平城郊搞军事演习。他们的步、骑、炮、工、通以及坦克、装甲兵等各兵种,从通县出发,要经过北平市向演习地点开进。日军穿城而过,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市民对此无不愤慨至极。

  营长带队袭营

  金振中

  抗战老兵金振中是卢沟桥事变时驻该桥和宛平城的前线指挥官,时任第29军第37师第219团3营营长,该营为加强营,共有7个连1400多人,约为1个小团。从7月8日至7月11日,金振中率领全营官兵,击退了日军5次进攻,保卫了宛平城和卢沟桥。

  一次战斗中,日军几次突击我军的阵地,他们把汽车围上钢板当“装甲车”,边打机枪边冲锋,步兵跟在“装甲车”后一窝蜂似的往前涌。

  金振中营长立即下令用穿甲弹射击敌“装甲车”,一阵阵排枪向敌人“装甲车”打去,子弹飞离枪口的声音和命中敌“装甲车”的声音几乎连在一起,“乒乒乓乓”地在阵地上响成一片,把敌“装甲车”穿了许多窟窿,打得敌“装甲车”掉头就跑。跟在车后的敌步兵抱头鼠窜,狼狈不堪。

  “司号员,吹冲锋号!”金营长适时向部队下达了全线出击的命令。

  一阵冲锋,又打死打伤敌人好几十个,并击毙了日军指挥官松游少将,日军连许多尸首都没顾得上拖走,就灰溜溜地逃窜了。

  金振中

  1937年7月8日,金振中和部下几位连长商量,铁路桥、回龙庙失守,铁路咽喉被日军控制,形势对我十分不利。决定组织500人的敢死队夜袭敌军,夺回铁路桥、回龙庙。

  7月9日凌晨两点,细雨纷飞,夜色深沉,伸手不见五指,金振中亲率敢死队悄悄摸出宛平城。

  为使黑夜有所标志,敢死队员身穿白背心,臂扎白布巾。装备精良轻便,每人各带短刀一把,手榴弹4枚,部分人员佩戴胶把钳子、胶把斧子、胶把剪子。主要任务是拆除敌人设置的铁丝网,以利增援部队战斗,保卫卢沟桥。

  敢死队秘密接近南桥头,两面包抄,出敌不意冲入敌人阵地。顿时日军阵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官兵们挥舞着闪着寒光的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喊杀声惊天动地传出数里之遥。一时间,只见阵地上血肉横飞,人头翻滚,鬼子被砍得东奔西窜,鬼哭狼嚎,有的跪地求饶。挥舞着大刀的敢死队员,从头到脚,浑身上下都被溅出来的血染红了,一个个都成了血人,他们不顾一切地举着大刀追砍四处奔逃的鬼子。

  金振中的传令兵(通讯员),那位19岁的河南籍农民子弟,用大刀一连砍杀了19个鬼子,大刀口全卷刃了。集合号吹响了,他全然不顾,仍在追砍一个漏网的鬼子,最后献出了自己的一腔热血。

  在一次紧急的搏斗中,陕西籍士兵刘思远眼见一鬼子端着凶器,用“先刺后挑、开膛豁腹”的手法向他胸前刺来时,他即拼命用短刀奋力朝下压拨敌人的刀尖,鬼子兵又用刺刀猛力朝他肚膛挑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迅速向左闪躲,欲谋回手,不料被鬼子刀锋刺伤了他的右腿股部,霎时血流不止。

  这次战斗仅仅用1个小时,全歼敌人一个中队,敢死队也伤亡了200多人,但铁路桥和回龙庙被我军收复。

  打扫战场时,天蒙蒙亮了,一个藏匿在尸体下的鬼子小队长向金营长投了一颗手榴弹,金振中的腿被炸断了,倒在血泊中。紧接着,这个鬼子小队长又向金振中开了一枪,子弹击中他的头部,从左耳旁钻进去,从右腮穿出来。金振中的警卫员怒吼着挥着大刀把这个鬼子小队长砍剁成肉酱。金振中被抬到包扎所,立即被护送到长辛店车站转送到保定医院抢救,被截去右腿。

  日军炮击宛平城

  7月9日,惨败的日军又以飞机大炮猛攻宛平城,我219团指战员浴血奋战,不仅保住了宛平城,而且夺回了已被日军占据的龙王庙等地。日军连遭惨败,吓得日军指挥官田代中将在八宝山切腹自杀。这时,日军不得不扯起白旗谈判,以待援兵。

  牺牲800多位学兵

  29军的军训团是该军的“黄埔军校”,学员多为投笔从戎的青年学生,籍贯大多为北平、天津等地,学员毕业后被分配到部队担任连长、排长。

  驻守宛平城的中国军队奔赴卢沟桥抵抗日军。

  卢沟桥事变发生后,29军全军投入紧张的备战,1500位学兵军训团停止了一切课程。这些参军不久的学生,均为热血青年,大多没有经过任何战斗锻炼,缺少实战经验,立刻上战场实在不恰当,等于初生牛犊进入恶虎群。但学兵们一再请缨杀敌,最后军部把其编入战斗序列。

  7月28日,日寇侵犯南苑。南苑是平原地带,29军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部队也没有大炮、坦克等重型武器。战斗到最激烈时,侵华日军已经在飞机的掩护下打进东门,双方展开激烈的白刃战,将士们都亮出大刀和鬼子拼杀。29军的大片刀三尺长、七斤重,锋利得很!大片刀一人一把,连伙夫都有。

  王自治

  据抗战老兵王自治回忆,此一战,学兵军事训练团阵亡了约800人,占全团人数的一半以上。29军副军长佟麟阁和132师师长赵登禹都被日机炸死,部队仓促应战,损失惨重。

  机枪击落两架日机

  中国军队在卢沟桥抗击日军进攻。

  卢沟桥事变后,29军南撤,途经山东滨州泊头镇。当时,王自治担任高射机枪排长。

  在泊头镇,王自治他们使用的是立柱钢管高射机枪枪架,可以任意角度对空射击。每架机枪普遍需要四人来完成操纵与射击。一人瞄准,一人供弹,一人进行观察瞭望,一人协调指挥。但这种配置并不是绝对的,必要的时候,三个人甚至两个人也可以完成射击。

  王自治指挥其排用三架重机枪对空射击。当时,日军的飞机飞得非常低,投弹时必须俯冲,大约距离地面300米,连日本飞行员的鼻子、眼睛我们都看得见。当几架日本飞机向我们俯冲而来的时候,我指挥三架重机枪同时对空扫射。当即击落一架,击伤一架!击落的飞机摔在地上引发爆炸,碎片溅落几里地!碎片中有飞机机身、携带的弹药、飞机燃油以及日本飞行员的尸体等等。

  砍汉奸的脑袋示众

  据抗战老兵王世江回忆,卢沟桥事变,二十九军牺牲数千将士。宋哲元在日军优势兵力的压迫下,不得不撤出北平。

  宋哲元

  1937年9月29日,王世江随何基沣转战撤退到河北省泊镇附近。这时110旅改编为179师,何基沣任师长,王世江在该师手枪连当班长。这天午饭后,敌机又来轰炸,王世江当场抓住两个给敌机指示目标的汉奸。

  “怪不得这几天敌机跟着我们轰炸,原来是这两个汉奸天天指示目标给敌机!”“这两个家伙该剐!”战士们摩拳擦掌、议论纷纷。

  王世江

  何基沣大步走过来命令道:“王世江!你把这两个汉奸带到泊镇车站砍头示众!”

  爱国的磨刀工人

  在卢沟桥头防御工事内的中国士兵。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我军往卢沟桥周边调兵遣将,从1个团增加到5个团和一个野炮营。我方兵力雄厚,双方打打停停,停停打打,日军始终没有得逞。在这期间,全国人民抗日热情十分高涨,纷纷发表文章、演讲或通电支持29军。

  据抗战老兵韩立才回忆,冀察绥署特务营请来十几名磨刀剪的工人为部队磨大刀,除了管饭,每天还给一个大洋(约今200元)的补贴。磨刀工人听说磨刀是为了杀日本鬼子,都表示只要提供饭菜就可以了,不要工钱。特务营长对他们说,你们的家小也得吃饭,不要补贴不行。

  磨刀工人兴致勃勃地干起来,几天之内便把全营几百把大刀磨得锋利无比。

  作者:李玉林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