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让国家经济“血脉”更通畅

——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聚焦“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

发布时间:2018-05-17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一些理财业务员通过QQ、微信、电话、网上直播授课等方式进行投资诈骗,吹捧邮币卡或有色金属现货商品的高额回报诱导投资人,致使投资人损失惨重。这些典型案例显示,互联网金融在推动金融业向移动化、数字化和智能化加速发展的同时也存在大量不可预测的风险隐患。”5月15日,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党委副书记周延礼在全国政协专题协商会上举的例子反映了金融风险隐患的一个侧面。

金融对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7年“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血脉通,增长才有力。当前,我国金融运行总体平稳,但依然面临一些挑战,需要科学防范,早识别、早处置。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务。

当天举行的专题协商会是第十三届全国政协举行的第一场专题协商会,主题就是“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政协委员围绕主题,纷纷出实招、想办法、提建议,得到了与会国家相关部委负责人的积极回应。

“随着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应用市场,进一步加强金融监管能力建设迫在眉睫。”周延礼建议,要加强对互联网金融交易的监管,把市场行为监管放在突出位置,严厉查处违法违规行为,重罚损害消费者的行为,关停金融诈骗机构,并绳之以法,真正让监管者“长牙齿”,让违法者闻风丧胆。

一个稳定、公平和有效的证券体系带来的利益,对整个社会经济乃至社会稳定而言,都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为此必须重视防范化解证券市场重大风险。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德才指出,夯实证券市场健康发展基础,必须做到有法必依、严刑峻法,用具体措施强化“公开、公正、公平”原则的底线。

“例如,要对任何时期的虚假上市重组行为公开追溯信息披露、追溯处罚,鼓励有效融资;国家级救市行为作为权宜之计,危机过去之后应及早退出,避免误导市场其他参与者;对于一些稳定市场的措施,如大股东的增持减持承诺、重组方的业绩承诺等,事前应制定针对性的规章制度,事后应严惩不诚信行为。”杨德才表示。

按照中共中央的统一部署,各级政府将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作为当前重要任务,积极开展自查自纠和系统防控工作。但各地面对的金融风险是相同的吗?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上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给出了答案:不同地区由于发展阶段、条件、区域环境和行政层级的不同,必然存在各自特定的区域性金融风险源。

“民营企业发达、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发达的地区,必须要高度关注制造业转型所带来的民间信用和担保链问题。互联网和新经济高度发达的地区,必须要高度关注新经济新技术股权化、股权基金化、基金大众化所蕴藏的金融风险问题,防止新经济新技术估值泡沫破灭对普通投资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中心城市必须要高度关注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风险防范问题。”杨成长认为,只有既面对我国金融市场的一般风险源,又关注各地区的特殊风险源,才能保证各级政府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政策更加精准有效。

“许多市场动荡往往源自投资者对未来趋势和监管政策不确定的恐慌,而市场预期也是易变的,很容易让投资者迷失方向。”全国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行政总裁王冬胜,立足自身实践经验提出了防范金融风险的看法:“建议由权威人士及时、有效说明一项监管政策的出台背景、实施步骤等情况,以显著提升引导市场预期的实际效果。在出现危机的关键时刻,也要积极快速向市场传递清晰的官方声音,以起到制止恐慌情绪蔓延,快速稳定市场情绪,提振市场信心的作用。”

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金融和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全国政协常委、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王会生在其书面发言中强调,实体企业发展金融,要严格把握两点,一是牢牢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二是严格控制风险,不能做的坚决不做。“实体企业做金融,就像一个人骑马一样,必须具备很强的驾驭能力,不然就会摔跟头。”

如何引导资金流向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机会,并最终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常委、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给出了他的“方案”:引导资金流向核心高科技产业,打造化解金融和实体经济风险的长效机制。“中兴通讯事件的爆发,暴露了核心高科技领域受制于人成为我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瓶颈,也可能带来未来实体经济和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如果能够把强大的民意支持转化成对核心高科技的长期投资,可以同时兼顾化解金融和实体风险,也使得千家万户老百姓的长期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更加高度一致。”金李说。

“建议发挥我国制度优越性,打造兼顾国家、企业、民众核心利益的长效机制。可发行支持高科技的长期特别债券,补充国家投入。其中一部分可通过可转换优先股形式,即允许投资者在一定条件下转换成对成功投资项目的股权。” 金李解释,这样既可以共享成功的回报,也可以提升社会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例,降低杠杆。“根据招商银行研究,去年底我国民间财富约188万亿元。如果其中1%可用于支持核心高科技,将远多于今年政府预算中的科学技术支出。” 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金融和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全国政协常委、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王会生在其书面发言中强调,实体企业发展金融,要严格把握两点,一是牢牢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二是严格控制风险,不能做的坚决不做。“实体企业做金融,就像一个人骑马一样,必须具备很强的驾驭能力,不然就会摔跟头。”

如何引导资金流向长期可持续的投资机会,并最终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常委、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金李给出了他的“方案”:引导资金流向核心高科技产业,打造化解金融和实体经济风险的长效机制。“中兴通讯事件的爆发,暴露了核心高科技领域受制于人成为我国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瓶颈,也可能带来未来实体经济和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如果能够把强大的民意支持转化成对核心高科技的长期投资,可以同时兼顾化解金融和实体风险,也使得千家万户老百姓的长期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更加高度一致。”金李说。

“建议发挥我国制度优越性,打造兼顾国家、企业、民众核心利益的长效机制。可发行支持高科技的长期特别债券,补充国家投入。其中一部分可通过可转换优先股形式,即允许投资者在一定条件下转换成对成功投资项目的股权。” 金李解释,这样既可以共享成功的回报,也可以提升社会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例,降低杠杆。“根据招商银行研究,去年底我国民间财富约188万亿元。如果其中1%可用于支持核心高科技,将远多于今年政府预算中的科学技术支出。”(团结报记者 蒋天羚)

[责任编辑:毕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