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从当代“名家”说到当代书画投资

发布时间:2018-05-08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有关当代名家及其字画投资鉴藏的话题,是在我国改革开放和艺术品市场重新兴起后才出现的。目前我国书画家究竟有多少,曾有人初步估算:包括全国县、区级(含)以上艺术协会会员在内的书画家们就逾六位数字。这些年来华夏各地举办了许多书画艺术展,各类相关出版物等宣传介绍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其中他称或自谓“名家”者比比皆是,早已不是一两千这样的数字所能承载得住了。

  

  齐白石1946年作《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

  何为名家?《辞源》界定“就是有专长而自成一家的人”,《辞海》亦注解为“以学有专长而自成一家”者;而《新华词典》则诠释为“有突出成就或贡献的著名人物”。至于“大师”“宗师”,相关条件标准就更高了。“当代”这个概念永远属于“时间”范畴,随着岁月流逝终将成为“现代”“近代”和“古代”。当代书画坛看似繁荣,“名家”辈出,一些自诩或他曰的“名家”,尽管该现象产生的原因不一,但实事求是地讲,均未经受大浪淘沙的时间检验,并非艺术史意义上所指的真正名家。由于人类具有汇聚各个时代不同民族中诸多不同体验,并使之抽象化的历史,因此我们不妨借鉴历史并用学术眼光展望未来,目前属于“当代”这个特定时段的书画家们,将来能够在艺术史上站得住脚或留上几笔者,大概不会有多少人,而绝大多数都会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被沧桑烟云所湮灭。目前一些所谓的书画“大名头”“中名头”,今后很可能将成为“小名头”甚至“无名者”。这将受到不因任何个人意志而转移的客观规律所制约。当然,其中不排除少数本应该进入艺术史序列的书画家,但只是由于个人处世态度、生存状态或成名机遇等诸种因素制约,最终未能脱颖而出。此类现象恐怕还会继续存在下去。

  近年来,当代一些“名家”作品的交易价格在急速暴涨后呈现出“断崖”式的下跌走势。这一方面是因为此前的市场中存在不少人为操弄、肆意“爆炒”字画价格行为,另一方面也是国家反腐倡廉、严惩“雅贿”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如今媒体对此类现象已有不少披露。由于这些“名家”大都在“体制内”供职,具有一级美术师、教授等高级专业职称,鬻字卖画劳务多为“第二职业”,再冠以诸如美协主席、书协理事或书画院院长之类的头衔,名气自然不小。但其社会地位高低与所创作品艺术价值大小,并无必然联系。而在常人眼中,字画价格往往成了创作者在艺术市场上的身份地位象征,造成书画家之间不断相互攀比、作品润格逐年攀升,字画即便卖不掉也不愿公开降价的不良局面。因为他们反正又不靠之谋生,卖不掉也无所谓的。故以此为主体的当代字画交易普遍存在价格虚高、市场“泡沫”比较严重等现象,没有太多的市场调节规律可言。换言之,这类字画市场实际上是蛮不规范的。

书画展览

  我们再来看看百年前的艺术品交易市场。国画大家齐白石开始闯荡京华后,尽管也有个人鬻画润例,但为了养活一大家人,有时也不得不随行就市,该降价时就降价。因其卖画时常锱铢必较,曾为他人背后嘲讽,如民国文人易君左《张大千口中的画家故事》就把齐白石贬得较为难堪。这些或许与其原先家境不宽裕等因素具有一定关系,毕竟那时候人们鬻画谋生也是蛮不易的。齐白石后半生主要依靠卖画为生,但其并未因此变得很富有。而当时活跃于艺坛上一些名家的字画,虽然交易价格亦不太便宜,但大都未与那时社会基本收入水平相脱节,并非高得离谱。这从昔日文献记载中便可窥见一斑。故那时候的“齐白石”们的字画润格,更像是一个展示创作者“身价”的广告牌,私底下并非一成不变或只涨不跌。

  如今,一些稍有名气的书画家作品润例每平方尺动辄成千上万元人民币,但究竟有多少是以此标准成交的呢?恐怕只有当事者自己才最清楚,倒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等事例在坊间时有传闻。如果现在的“名家”都像齐白石那样完全依靠鬻字卖画为生、而没有别的劳动收入来源的话,价格只涨不跌,怕是其中不少人可能最终要去喝西北风了。在2017年某次字画展销会上,笔者就见到有观众在当今担任某“大牌”协会领导的作品前咨询,举办方工作人员解释:“目前其作品每平方尺标价已达百万元以上。”这位观众听后有些咂舌,遂继续追问:“若论艺术影响力,现代绘画史上有位著名画家恐怕应在其上,但按他的作品当今拍卖行情折算,交易价也没这么高呀?”该工作人员又回复:“这是按照眼下‘行规’,主要以某人担任各级书画协会的职务高低来定价的。”尽管字画在市场流通领域中的二次定价问题,与最初从该创作者手中流出时的实际卖价有些关联,但最终并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具有交易掌控权的商家们,最终都是要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这不禁又让我联想到当下某些书画协会改选前后的是是非非……

  由于投资字画通常兼具经济和文化双重属性,并有其特定范围的社会消费人群,且实际运作专业性强,所以非专门人员不宜介入。再以我国股市为例,当今沪深A股市场上交易的股票品种也就3000来个,股价时常涨跌起落。投资者虽可通过追踪主力动向、精选个股、低吸高抛等一系列攻防手段来获利止损,但投资风险依然较大。而如今那些未经历史优胜劣汰选择的在世书画家,不仅人数众多,而且新的作品仍会源源不断地产生,至于谁将来才可能进入艺术史序列仍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在长期运作时如何精选其中的“潜力股”“绩优股”,这里面还有个“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概率问题,难度系数颇高,一招不慎便会“牢套”受损。撇开字画真赝问题不谈,这也远比投资股票风险来得更大。尽管早前确实也有人在“短线”操作中获益不少,但因当代字画投资本身同样应属中、长期经济行为,随着人们鉴赏水平和投资技能不断提高,相关运作或将会更加趋于系统、严谨、科学与规范。如今,当代字画交易的虚假泡沫正在破裂,由此还造成不少画廊、拍卖行被迫转行或关门。这是该市场正逐渐地回归到它本应遵循的客观规律中之一个明证。

拍卖会现场

  不可否认,当代字画较为适合普通民众的欣赏与收藏,但针对其中一些所谓的“名家”“大师”“名作”等现象,人们还须尽快建立完善自己应有的科学思维,并且适时做出理性判断。其实,收藏的作品只要精到、赏心悦目,而且自己欢喜就好,至于是否有“名”并不应当成为主导因素。更何况当今有些暂无名气的作者之字画精品未必不好,甚至可能比那些所谓“名家”的泛泛之作还要好!当然,多方面听取一些德才兼备、实事求是艺评家们的真知灼见,还是很有必要的。而对于某些为了装点门面的“附庸风雅”者来说,那就另当别论了。周安庆

[责任编辑: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