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寻访杨增新故居

发布时间:2018-04-16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在云南遥远偏僻的山洼里,踏过一段曲曲折折的青石板路,有一栋破败的土基木屋,要不是专门寻访,谁会知道这是一个曾经叱咤新疆的风云人物杨增新儿时生活过的故居。木屋背靠一座巍峨的虎山,杨家坐落在虎山下最高最中心的位置,周边有些村邻,其余就是山地,绿油油的玉米地环绕着,让整个莫别村显得如此的僻静。

  杨增新堂兄的孙子杨绍兴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修建的房子

  杨家祖先杨达于明末被朝廷任命为临安府(即今建水)知府,于是举家从江苏上达(今南京)搬迁到建水。后来,由于当官的祖辈在任上得罪了很多人,卸任后为了躲避政敌,便在这偏远的莫别村购置了大片良田,盖了一栋四合院,当起优越的“员外”,保持耕读的传统,过着悠然的生活。在村人的回忆和历史材料的记载中,这里原本有一道气派的大门,一栋讲究的四合院,即杨增新幼时生活的旧居,但如今剩下的只有一些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以及一栋摇摇欲坠的偏房。由于杨家的后人都分散各地,现在村子里已经没有他家的后人。年轻一些的人,已经根本不知道这个杨氏家族曾在这里发生的事,一些零星的故事还是一个又一个外地的探访者来告诉他们的。

杨增新

  杨增新出生于莫别村,父亲杨纪元中了举人之后,去了楚雄当学政(相当于今天的州教育局局长),长到七八岁的增新,生性机灵,很受父亲的喜爱,于是把他带在身边,教他读书识字。所以,七八岁之后,增新就离开了莫别村,到了楚雄,从此他和父亲都很少回蒙自。这也许就是当地人对杨增新的事迹知之甚少的原因所在。

  在楚雄时,经父亲的精心调教,杨增新自小博览群书,深研经史,诗词歌赋,文章时艺无所不精。1888年,24岁的杨增新到省城昆明参加戊子科乡试。这一年秋闱大比,杨增新顺利地考中举人。第二年,到京城会试,点二甲第一百二十七名进士,朝廷以知县即用,签分甘肃,从此离开了家乡,开始在西北展开了他的官宦生涯。

杨增新

  杨增新的真正出名是1912年当了新疆都督之后,稳坐新疆最高行政长官宝座长达17年之久。直到1928年7月7日那一天,杨增新在新疆俄文法政专门学校第一批学生毕业的晚宴上被政敌樊耀南刺杀,这才结束了他在新疆的统治。

  在到新疆之前,杨增新曾在甘肃历官18年(期间遇丁忧,回籍守制三年),初始为藩署薪饷所委员,回乡丁忧三年后,改任甘肃署理宁夏府中卫县,因其出色的才干和彰显的政绩,1896年升任为河州知州。他初任河州,由教派之争引起的“河潢之变”刚被清廷镇压下去,民不聊生,杨增新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使民众得以休养生息。

  1901年,杨增新任满卸任河州知州,赴渭源县本任,他的职衔已升为候补知府。杨氏的才华受新任陕甘总督松藩的赏识,于光绪二十八年初,委派杨增新为学堂的提调,后追随王树枏来到新疆。

  杨增新到新疆以道员留新候补,任陆军学堂总办督练,于1909年赴阿克苏任职。此时新疆巡抚刚刚改由袁大化担任,袁氏于宣统三年五月才抵达迪化。在辛亥革命前夕,新疆省的大员如巡抚、布政使均是初到新疆,并且都是与西北各方面无渊源的生手。唯有此时任镇迪道兼提法使的杨增新任官甘肃多年,累积了深厚的人缘、地缘基础,同时对伊斯兰教也有较深刻的认识,在新疆亦有四年之久。在这巨变的前夕,杨增新占尽了先机。于是,杨增新成了辛亥起义后享受果实最幸运的人。

  杨增新作为统治新疆长达17年之久的最高行政长官,在他的任期,可谓“嘉峪关外,唯我独尊”,但在内心,他坚定地坚持“大一统”思想,主张国家统一,坚决反击外国势力对新疆内政的干预,积极维护新疆领土主权,将伊犁、塔尔巴哈台、阿尔泰归并新疆,并保持了新疆民族与宗教问题的相对稳定。虽然他宣称实行“无为而治”之策,但客观上也提出了一些发展新疆社会经济的想法,在农业、实业等方面都有所实践,取得一定的社会效益。安定的社会政治环境,使得杨增新统治下的新疆有“塞外桃源”之誉。

  在民国初年,杨增新在新疆,乃至全国,可谓是一个风云人物。然而,被誉为“塞外皇帝”的他,在他的政治同僚樊耀南和张纯熙等人的精细密谋之下,在1928年7月7日的晚宴上,正同人猜着拳,就被一个侍者朝着胸部连发数枪。中枪之后,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怒目厉声道:“干什么?”这是他生前最后一句话,是那样的有力又是那样的苍白和无奈。接着,他又被击中数枪,终于倒在了血泊中。

斯文·赫定

  他的死轰动了全国乃至世界,包括路透社在内的国外很多有影响力的报纸都有相关的报道。著名的考察家斯文·赫定就说,当时,他就是看到路透社的报道,才在瑞典知道杨增新被杀害的消息。他在《我的探险生涯》一书中写道,“7月16日,瑞典和各外国报纸纷纷发表了如下消息: 路透社上海电:国民政府已经接报,中国新疆的军事首脑杨增新已在迪化一所俄罗斯学校的发奖仪式上被外务委员的卫队击毙。谋杀者已被逮捕,中国人对此深感震动。人们忧虑中国新疆会发生新的动乱,苏俄在那里的影响已经得到扩展。外务委员及其开枪射击的20名卫队已经被政府主席下令枪决。”杨增新对新疆的统治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他对新疆的影响却远未结束。就如斯文·赫定在其书中说的:“他差不多是过去时代的末一个代表,具有高度的中国伟大的旧道德:傲气和爱国心。他唯一的梦想是中国统一。”杨增新处处维护中国统一的理念,后人曾有过这样评论:“没有杨增新就没有今天的新疆以及中国的西北边界”。(董继梅)

 

[责任编辑:李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