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独宿、吃粥、洗足”:吴稚晖的“另类养生”

发布时间:2018-03-12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吴稚晖

  吴稚晖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位颇具特色且有较大影响的人物。他一生行事怪诞,言语刻薄,是国民党内有名的“名骂”。他的文章言辞犀利,文采非一般人能比,他却称自己的文章为“放屁”的文章。他生活淡泊,一生致力于科学与教育,赢得了人们的崇敬。他学贯中西,胡适称他是“中国近三百年来四大反理学的思想家之一”,蒋梦麟称赞他为“中国学术界一颗光芒四射的彗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百年文化学术伟人”荣誉称号。1953年,吴稚晖以89岁高龄辞世于台北,成为当时台湾有名的“寿星佬”。吴稚晖之所以能够得享高寿,主要得益于其“另类养生法”。

  

吴稚晖

  吴稚晖晚年时期,曾经有人问他长寿之道,他便伸出三个手指说道:“独宿、吃粥、洗足。”下面我们就先来看一下他自己总结的养生之道。

  一、独宿

  独宿就是节制房事的意思。“欲不可纵”是中医养生学的基本要点之一。中医认为房事对元气消耗最大,房事养生的精髓就在于爱惜元气。他还以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马相伯先生的例子来佐证他的观点。他说马相柏先生从40岁开始就与妻子分房独宿,正因为如此马先生才能活到102岁的高寿。总的来说,节欲保精的确是吴稚晖健康长寿、颐养身体的重要因素。

  二、吃粥

  吴稚晖一生坚持节俭,喜欢粗茶淡饭,不喜美食。他的一日三餐随便简单,“两粥一饭,小荤大素”的搭配是其多年雷打不动的标配。晚餐按老习惯不吃饭,一年四季喝粥,红豆、白扁豆和大米同煮的厚粥两碗入肚,舒坦乐胃,省粮节油,益寿延年。中医认为,食粥可以调解养胃,增进食欲。《本草纲目》曾记载:“每日起,食粥一碗,空腹胃虚,谷气便作,所补不细,又极柔腻,与肠胃相得,最为饮食之妙诀。”1924 年他还与一批志同道合朋友在上海创办了“中华粥会”,会员每个月都会集会喝粥。到了台湾后还举办过一次粥会30 年庆活动,以纪念吴稚晖这位粥会的创始人和终身践行者。

  三、泡脚

  中医认为,热水泡脚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睡前泡脚,可以刺激足底各个穴位,促进血液循环,加快新陈代谢,调节内脏功能,疏通全身经络,从而祛病驱邪,益气化瘀,滋补元气,有利于人体健康。泡脚还可以消除疲劳。防治感冒。泡脚加速血液循环,舒筋活血,能很快地消除一天的疲劳,还能去除脚上的异味和尘土,使人感到轻松愉快。中药泡脚可激活足底穴位,从而将营养物质及新鲜氧气送往大脑和全身,从而使全身感到舒适,还可以预防感冒。因而吴稚晖将泡脚视为一个重要的养生方式。

吴稚晖

  究其一生,除了吴稚晖自己总结的养生之道外,我们还以发现他的一些另外的养生方法和生活习惯,这些同样是其长寿的秘密所在。

  一、不做官,清白做人

  吴稚晖是同盟会中资格很老的会员,是国民党执政时期德高望重的元老。他思想激进、文笔犀利,深受孙中山器重,多次委任他高官职位。蒋介石也曾让他接替林森当国民政府主席,遭其婉拒。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这是升官发财千载难逢的机遇,可吴稚晖怎么不愿去任职。即使后来他兼任了很多职务,但从都不上任。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年过八旬的吴稚晖辞去了担任的所有要职,只保留了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一职。在吴稚晖看来,官不是做的,但是国事是一定要参与的。吴稚晖身居官场却不做官,也从不摆官架子,衣着常年一袭旧布衣,要是叫他一本正经地穿上长袍马褂,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在吴稚晖身上自然也就看不到一点官僚气息。他不好权势、不为名利,视金钱为粪土,一生清白做人,成为国民党内部为数不多的洁身自好的人。  

  二、不爱财、不吝啬,生活节俭

  吴稚晖贵为国民党元老,却一生节俭,从不取不义之财。他对官场上以祝寿为由收受贿赂的现象深恶痛绝,所以他从来不做寿。在吴稚晖六十岁时候,上海的无锡帮想邀请上海各界名流为其祝寿,吴稚晖得知此事后早早的跑到杭州躲避至于为什么厌烦做寿,吴稚晖曾经解释说:“我吴稚晖是偷来的人生,出生前,祖母曾托梦给外婆,说从阴间奈何池里用秤钩钩出来这个孩子,趁阎王爷瞌睡时逃出了鬼门关,以左臂上有秤钩钩的伤疤为印记,此子出生后千万不能做寿,因为是阎王的逃犯,被阎王得知是要捉拿归案的。”在吴稚晖的左臂上确实有一块印记,所以他的解释貌似有理有据,其实归根结底与他生活节俭的习惯有很大关系。吴稚晖生活节俭,对自己十分吝啬,但是对别人却十分慷慨。对于家庭困难的人、上不起学的孩子他都会予以资助。二战期间,由于德国占领了法国,青岛大学的许国园教授从法国逃到葡萄牙后没有了回国的路费。吴稚晖听说后便让人提取自己的一万六千元法币给他汇了过去。有人劝他少管闲事,他却笑着说:“我是乙丑牛,还债牛,前世欠的债,今世来还啊。”

  吴稚晖的生活节俭主要表现就是对住所从不讲究。抗战时他在重庆住所也就是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小房子,没有卧室和书房之分。室内陈设也十分简单,一张书桌,是用一张又厚又宽的木板搭起来的;一张木床,床上挂着一顶旧蚊帐;还有临时拼凑的几把椅子和简易书架。屋内还有两个小竹桌,是用来放油盐酱醋和煤油灯的。这个简陋的房子和简单的陈设就构成了他的卧室、书房和厨房。抗战胜利后,吴稚晖常年居住在上海吕班路20号的房子里。房子的主人是廉南湖。廉南湖的遗孀吴芝瑛与吴稚晖即是无锡老乡又是沾亲带故的亲戚,出于对国民党元老的敬重,也出于亲戚关系,吴芝瑛怎么都不肯收吴稚晖的房租。可吴稚晖坚持要给房租,他说:“我一辈子都自食其力,如今老了靠写字照样有钞票进账,养活自个笃定,所以若要让我白住,宁可勿住。”吴稚晖所说的写字赚钱就是指他在住所的楼下的“寄舲”裱画店里贴出润格,替人书写对联、墓志铭来赚钱。

  三、不吃药  

  生病不吃药对常人来说难以理解和接受,对吴稚晖来说却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他认为吃啥药都比不上阳光、空气和水,药都是害人的。在他13岁那年,吴稚晖突然咳嗽吐血,医生说他得了童子痨,认为他活不了几年了。当时吴稚晖虽然年幼,但是对于生死之事已经有所了解。听到医生的话后他十分懊恼,心想反正都是死,何须再吃那些苦而又苦的药呢?之后他拒绝吃药,每天早上起来就去爬惠泉山,爬到山顶以后脱得一丝不挂,躺在山顶上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他每天的饮食也变得简单,只喝一些粥和水。如此两年之后,吴稚晖的病竟然不治而愈,而且以后身体很少得病。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或许就是他一生坚持喝粥,认为任何药物都比不上阳光、空气和水的原因所在。吴稚晖至始至终都不喜欢去医院,人生唯一一次还是在89岁高龄的时候因为病重被蒋经国劝着去的医院。这一去他说:“可以去见阎王了。”

  吴稚晖生性乐观、淡泊名利、知足常乐的性格让他身居官场却少了很多尔虞我诈、争名夺权的烦恼;他生活节俭、活得简单,少了许多物质的欲望,也就没有那么多患得患失的顾虑。他心胸豁达、不拘小节、凡事率性而为、无欲无求,在嬉笑怒骂之间可以颐养天年,得享高寿。(许振江)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