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统战下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加大“网约工”群体权益保障力度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本报记者 周福志)尽管已有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上海市委会主委、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头衔,但每次见到高小玫时,记者总不觉得她是官员,而是一个对社会进步充满热情的公民。

  大会发言抨击“腐败文化”、提案建议防治校园欺凌立法、关注食品安全监管、呼吁提升学生体格教育……近年全国两会上,高小玫提出的提案和建言并不以数量取胜,但几乎每篇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她的大多建言,又都是为学生、女性等社会群体的权益保障问题鼓与呼。

  随着互联网经济发展,网约车司机、快递员、网约送餐员,网约厨师、保洁工等的出现,给大家的生活带来许多便利,同时也提供了可观的就业岗位。但作为新型就业形态,网约工所需的社会保障制度配套方面似乎并不乐观。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上,高小玫专门提出提案,建议加大互联网+下“网约工”劳动保障力度。

  网约工,是对通过互联网服务平台获得业务机会,提供各类服务的人员的统称。“伴随着网约工群体的快速发展,相应的社会问题已经显现,孕藏的社会风险巨大。”高小玫调研发现,首先是网约工社会保障缺失。网约工提供的是“登门”服务,即由服务者移动替代消费者移动。因此强移动性是网约工的职业特性,这直接导致工伤风险加剧。据统计,上海2017年上半年仅送餐外卖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就有76起。然而,多数互联网平台企业并不为网约工缴纳社会保险,仅少数为其购买相关的意外伤害保险,网约工群体的权益保障事实上被悬空。

  其次,企业用工劳动争议风险。目前网约工劳动争议已经开始进入劳动仲裁、司法诉讼。诉求集中在要求确认劳动关系、获得工伤待遇、缴纳社会保险等。此外,由于互联网企业用工管理缺乏相应依据,如滴滴司机集体罢工、饿了么员工拉横幅抗议等事件也有所发生。高小玫说,如果长期缺失制度规范,发生争议是必然的,这是企业的经营风险,也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高小玫指出,政府托底救济的保障也面临风险。数千万人规模的网约工就业队伍,却处于社会保险真空中,这不仅涉及此新型从业群体的权益保障问题,对于我国数十年来建立起的社保体系则是巨大的冲击。而未来这个人群进入老年后,终究需要政府的低保救济托底。如此庞大的人群,将是政府不能承受之重。其中所隐含的长期社会管理风险,无疑十分巨大。

  “网约工显然无法简单归入传统劳动关系范畴,不能简单适用传统标准劳动关系的法律。”高小玫建议,应立足新型业态,制订专项法规。目前套用传统“劳动”、“劳务”关系在理论上存争议,但网约工从业者的劳动保障是一个现实的、不可回避的要求。管理部门在现有条件下,可以“专项规定”的形式有所作为。即针对网约工的特点,制订相应的劳动标准,就工作时间、劳动强度、劳动保护等问题进行适度的基础性规范(如规定不得无限压缩任务完成的时限,以避免如送餐工因赶时间引发交通事故),并使得相应劳动纠纷案件的裁审有规可依。

  高小玫还建议,应认可新型就业,配套社保制度。中共十九大报告要求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这也是“十三五”完善社保体系的目标任务之一。应从底线思维出发,逐步解决网约工职业伤害、基本医疗和养老保障相关问题。

  在现阶段,高小玫建议可从四个方面着手:一是明确网约工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保缴费;二是借鉴非全日制就业的社保模式,确定平台企业的工伤保险缴费义务,根据网约就业特点确定合理的缴费标准;三是要求平台企业缴纳欠薪保障基金;四是适时制定灵活就业人员(含网约工)失业保险规定,逐步构建全国统一的灵活就业人员社会保险体系。

[责任编辑:梁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