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申伯纯: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开拓者

发布时间:2018-03-08  来源:文史e家微信公众号

  

申伯纯(左二)与家人

  申伯纯(1898-1979)河北宛平辛庄(今北京丰台辛庄)人。著名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情报工作者。192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系,1934年参加革命,曾任国民政府新编第十七路军政治处处长,1936年任第十七路军绥靖公署交际处处长,参加西安事变前后的斗争。西安事变时是张学良、杨虎城的新闻发言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后任八路军前方总部高级参议,开展对国民党上层的统战工作。1940年任八路军前方总部秘书长、第十八集团军总部秘书长。1941年7月当选为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议长。1943年任八路军前总情报处副处长兼豫北办事处主任,参与领导了策动高树勋起义,起义当天,申伯纯亲临邯郸马头镇,协助高树勋成功率领新8军和一个纵队共1万多人起义,对平汉战役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解放战争时期,任八路军驻北平办事处处长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政务院秘书厅主任、政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政协常委等职。1979年7月13日在北京病逝。

  1954年12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申伯纯任政协委员并被任命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副秘书长。自1955年初开始,申伯纯历经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而后是“文革”十年,直至1979年7月13日病逝,他都没有离开过全国政协。申伯纯在人民政协工作中,最突出的是自1959年4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后开展人民政协文史资料工作。在短短的六七年时间内,以其丰硕的成果证明,他是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开拓者之一。

  主持政协文史资料工作

  周恩来

  1959年4月29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刚刚闭幕的当天,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召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茶话会,到会的都是年过花甲的全国政协委员,非中共人士居多。会上,周恩来说:“在座的都经历过四个朝代:清朝、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和新中国。新中国成立以前的自清末戊戌以来的史料,很值得收集。时间过得很快,如果不抓紧,有些史料就收集不到了。”周恩来还指出:“从最落后的到最先进的都要记载下来,包括人物及家庭、家族史、文化史、军事史、工商业史、政治史、经济史等等。”他一再强调:“新的东西总是在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暴露旧的东西,使后人知道老根子,这样就不会割断历史。”他号召大家把亲身经历的史料留下来,传给后人。周恩来最后提出要做好这项工作,需要人和机构来做组织工作,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联系各方面的,要在政协常委会领导下成立组织收集史料的工作组(委员会)。周恩来这一倡导得到与会委员的热烈拥护和响应。

  会后不久,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决定成立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由历史学家范文澜任主任委员;决定申伯纯任副主任委员,主管全面日常工作。7月20日,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工作方法》。自此,以人民政协为主体,采取“广征博采”的办法,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文史资料的广泛征集工作,申伯纯以饱满的热情,全力投入到这项新的工作。政协委员和各界人士对整理撰写文史资料工作的热情、积极性之高出人意料,申伯纯翻看着源源涌来的稿件,兴奋得难以平静。从1959年7月的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成立,到1960年1月编辑出版第一期《文史资料选辑》短短的5个多月的时间,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就收到200多万字的史料稿件,而且大多是亲身经历的人和事,可称是第一手史料。到1966年“文革”前,共收到1.6万多篇,约1.2亿字。政协文史办公室共编辑出版《文史资料选辑》55辑,约860万字;1961年为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而出版的《辛亥革命回忆录》8集约300万字,另已经整理好准备出版的约40万字。已出版的文史资料和回忆录,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申伯纯从主持政协文史资料工作开始,就把周恩来那次讲话作为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指导思想,他从中领悟到,“三亲”(亲历、亲见、亲闻)是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精髓,统一战线形式则是组织一支工作队伍开展文史工作的特点。1963年1月,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首次文史资料工作会议。会议期间,申伯纯同一位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干部谈话时说:“人民政协,统一战线,大道理很多、很深,今天先不讨论,我考问你一下,我们党的统一战线团结人的范围,包括不包括溥仪、杜聿明、宋希濂这些特赦人员和浦熙修这样的摘了帽子的‘右派’?”这位年轻干部一时语塞答不出来。申伯纯继续说:“现在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他们不是统一战线团结的对象,或者说至少是被改造好之后才是;一种认为应该首先把他们看成团结的对象,才能通过批评和斗争把他们改造过来。我个人持后一种看法,而且不是把他们‘当成’而是实际上就是团结的对象。我就是本着这个指导思想在政协文史资料工作中使用他们,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文史资料工作在政协是开创性的

  1961年3月1日,首批特赦人员杜聿明、宋希濂、溥仪、王耀武、杨伯涛、郑庭笈、周振强等7人,带着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的任命书,走进了全国政协机关大院开始上班。在一间新辟的会议室里,申伯纯接待了他们,申伯纯见到他们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适得其所,人尽其才。不瞒你们,我早就盼望你们来上班了!”

  爱新觉罗·溥仪

  7位专员坐定后,申伯纯同爱新觉罗·溥仪开了个玩笑,惹得哄堂大笑,气氛立即轻松起来。接着又面对溥仪冲着大家说:“溥仪先生,从今儿开始,您就可以天天来政协大院上班,为国家出力了!你们被任命为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也就是国家的工作干部。文史资料工作在政协是开创性的,才一年多的时间,但周恩来主席对此有十分重要而具体的指示,是政协文史资料工作得以开展的依据,希望你们在着手工作之前,先就周主席的重要指示,学习、讨论一段时间。你们今后的工作任务有两条:一是写稿,写自己的亲身经历;二是看稿,审核你们所了解的别人撰写的稿件。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随时向文史办公室提出,你们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你们的工资,将从每月60元生活费增至100元(后来改为150元、200元不等,直至‘文革’结束),写文史稿件不管发表或不发表,都给稿酬。由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辑出版的《文史资料选辑》已经出版了十几本,内部发行,很受各方面的重视和欢迎。办公室将给你们每人发一套,可以认真看看,借鉴一下别人是怎样写文史资料的。我知道,在座各位都有一部自己的历史,定会引人注目,受到欢迎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可以说从今天开始,你们新生活的历程正式起步,我相信经过自身的努力,你们一定会有作为的。”

  文史专员留下“三亲”珍贵史料

  宋希濂

  宋希濂自幼酷爱文学,是一位写作能力较强的“儒将”。他在反复学习周恩来主席对政协文史资料工作批示的同时,又把十几本已经出版的《文史资料选辑》从头到尾细看一遍,联系自己,从黄埔一期追随蒋介石,先后经历了东征、北伐、“剿共”内战、抗日战争、反共反人民的三年内战,直到被俘、改造、特赦,许多亲自经历的事,以及所见所闻,历史见证,都有自己一份,亦功亦罪,千头万绪,从哪里下笔呢?宋希濂反复考虑:领导上要求秉笔直书,并无种种限制,但人贵有自知之明。于是他埋头写下自己追随蒋介石在第二次国内战争中“围剿”苏区,特别奉蒋介石之命直接参与杀害瞿秋白烈士的罪行;接着写下在抗日战争胜利后,追随蒋介石再一次发动内战,陷入反共反人民的泥坑……这些都是他一生中难以忘怀的大事。每交出一篇稿子,他都有如释重负的赎罪之感。一天,宋希濂被召到申伯纯的办公室里。申伯纯乐呵呵地招呼他坐下,开门见山地说:“老宋,我看了你撰写的史料,很不错嘛!编辑室准备在《文史资料选辑》上发表几篇。你写得快,文笔好,资料的真实性也强。”

  申伯纯的肯定和表扬,使宋希濂颇感不安,连忙表示:“不敢,不敢,我一个武人耍笔杆,谈不上什么好的文笔,但力求真实,这是领导的要求,我将尽心尽力。”申伯纯说:“不是文人,文笔也有高下粗细之分。”“当然写史料,首要是真实,但我表扬你,并非你的工作已无毛病可挑。我这人心直口快,说话不拐弯,我想问你,要真实撰写历史资料,秉笔直书,对此你是不是还有思想顾虑?”宋希濂先是一愣,随即回答:“我没有什么顾虑。只要有史料价值,对后人有用,再丑的事,我也决不隐晦。”

  申伯纯笑了,口气缓和地对宋说:“你的顾虑,并非指怕丑、怕痛。你现在写出的史料证明了这一点。我提出这个问题,只是一种推测。为什么你在黄埔、在大革命时代东征和北伐的经历只字未提?还有抗战时期,八一三淞沪抗战、武汉保卫战、滇缅之役你都参加了,打了不少漂亮仗,何以一篇未写?有没有顾虑,你可以直说。如果我分析得不对,就算我多虑,当场收回,好不好?”

  申伯纯的这些话,一针见血地触到了宋希濂的内心活动,是他始料不及的。宋希濂沉思一会儿,才回答说:“我没有写这些,并不是有什么顾虑,我只是没有把握,以我今天的身份,怎样写才对路,才不失分寸?我总认为,还是应以反省批判自己为主;要自我标榜,总不大相宜吧。这是实际存在的问题,并非是思想顾虑。”

  “哈哈!”申伯纯禁不住笑出声来,频频点头说:“对对!就不称为思想顾虑吧,但你说的难题,我看很容易解决,办法就是秉笔直书,再现历史的真实面貌。当时怎么样做,现在就怎样写,不要为他人会怎么评价所虑。任何人都要尊重历史,不能割断历史。你当年参加黄埔、东征、北伐也是革命的行动;你主张国共合作,对日寇英勇作战,都是维护全民族利益的爱国之举。对这些你同样应当理直气壮地秉笔直书,为后人留下珍贵的史料。”经这次谈话,宋希濂的难题迎刃而解,疑虑随之消失,笔耕更加勤奋,很快写出有关黄埔、东征、北伐、抗日的一篇又一篇珍贵的回忆文章。

  申伯纯作为一名主管政协文史资料工作的共产党员、老干部,对所有担任政协文史专员的特赦人员都寄予同样的信任和厚望。在各位文史专员的积极努力下,政协文史资料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他们写下了许多个人亲历、亲见、亲闻的珍贵史料;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还在这些史料的基础上,写出了一本本在社会上颇有影响的个人专集。如《我的前半生》(溥仪)《我这三十年》(沈醉)《鹰犬将军》(宋希濂)等等。(叶慕安)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