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峡两岸

2017台湾岛内十大热点

发布时间:2018-02-06  来源:团结报

  2017年,台湾岛内政局形势较为明朗,即台当局在一片抗议声中一再推行伤害民众权益、伤害两岸感情的政策。比如宣布冲撞司法的“太阳花学运”主嫌无罪,比如蛮横通过军公教年金改革,比如强行删减高中课纲文言文比例等。当然,过去一年,也有一些值得我们铭记的人和事,比如余光中的逝世让“乡愁”成为绝响。今天,本版特别推出专稿,盘点“2017台湾岛内十大热点”,以飨读者。

  军公教年改惹抗议

  无视民众利益的政治操弄

  蔡英文当局借“年金改革”之名,大幅削砍台湾军公教警消人员(军人、公务员、教师等)的退休金,引发激烈反弹和无休止的陈情抗议。从2017年1月16日的绝食抗议到4月的“夜宿围城”,再到6月15日的“立法”机构喊话……台当局却始终无动于衷。

  点评:年金改革一直是岛内争议不断的话题,特别是军公教群体的年金改革。随着台湾民众平均寿命延长和人口结构老年化,台当局的年金负担与持续低迷的经济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为了掩盖其“执政”不力的情形,长期以来被视为民进党制衡国民党法宝的“年金改革”议题不断被刻意放大。军公教群体便难逃成为“政治靶子”的命运。由于历史原因,军公教团体因本身薪资偏低,在年金上享有一定优惠,台当局却采用“一刀切”的方式,借改革之名剥夺军公教团体的退休福利,导致不少人生活陷入困境的同时,陷入被污名化的境地。“假改革、真斗争”,台当局的此番作为早晚会让其自食恶果。

  “太阳花”主嫌“无罪”

  严重践踏司法的不公判决

  台北地方法院2017年3月31日宣判,台湾“太阳花学运”主要人物黄国昌,“学运”头目林飞帆和陈为廷等22人无罪。他们此前被控煽惑他人犯罪、煽惑无故侵入建筑物、妨害公务、侮辱公署等罪名。民调显示,有高达4成的台湾民众不认同此判决。

  点评:在台湾政坛,民进党再一次诠释了什么叫“屁股决定脑袋”。“太阳花学运”由民进党一手主导,旨在抵制两岸服贸协议、破坏两岸正常交流。民进党上台以后,这些妨害正常秩序的“学运”参与者迎来的并非公正审判,而是台当局的“论功行赏”。即使最终台北地方法院迫于舆论压力,对部分名不见经传的边缘分子改为轻判,这种“选择性”也给人一种“抓大放小”的感觉。牺牲法治,迎合政治,莫过于此了。此外,回过头来看“学运”的初衷,更值得警惕的是,这次判决可能给台湾民众一个暗示——凡是抵制和破坏两岸交流的,即使是非法手段,民进党当局也会默许、纵容乃至支持。

  吴敦义就任党主席

  反对“台独”的立场更坚定

  中国国民党2017年5月20日举行党主席选举,吴敦义获得14万票,得票率为52.24%,当选新任党主席。8月20日,国民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在台中举行,吴敦义宣誓就任党主席。会议通过中国国民党新的政策纲领,其中涉及两岸关系的内容提出,国民党坚决反对“台独”,勠力推动各项有利于两岸和平稳定发展的工作。

  点评:不可否认的是,国民党始终是岛内制衡“台独”势力的最大一股力量。此次吴敦义就职后提出的新的党纲明确提出“坚决反对‘台独’”,展现愿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善意。习近平总书记在吴敦义当选后致电祝贺,提出希望两党以两岸同胞福祉为念,坚持“九二共识”,坚定反对“台独”,吴敦义也在复电中指出,期盼国共两党持续深化“九二共识”,推动两岸和平制度化。当然,吴敦义如何能开创属于他的时代的国共关系,在两岸当前状况下为台湾开创新的交流之路,也仍然需要时间检验。

  课纲删减文言文

  “去中国化”邪路再迈一步

  岛内2019年要实施的12年义务教育课纲,关于高中语文科部分,台教育研究院研修小组花了2年时间征询第一线语文教师意见后,订出文言文占45%至55%、必读古文20篇的草案。2017年8月20日台当局召开课审大会提议将上限设为30%和10篇,因各界声讨未果,由于9月23日该条比例和篇数为35%到45%和15篇。

  点评:近年来,民进党与少数所谓本土社团,大肆抨击高中中文教材、选文充满“中华民族主义”色彩、缺乏“台湾主体性”与“台湾素材”,他们将文言文视为“威权复辟”的象征,更认定会“阻碍台湾文学发展”。事实上,文言文的长期学习,不仅有助于提升语文表达和思辨能力,也能促使对中华文化认识的加深。“台独”势力变本加厉地在文化教育领域推行“去中国化”分裂活动,企图用“台独”史观继续毒害台湾年轻一代,进而磨灭台湾同胞的中华民族意识,已经引起台湾民众的强烈愤慨。

  “一例一休”引反扑

  空头支票致“三输局面”

  民进党上台后便祭出“劳基法”改革,包含删除7天劳工法定假日、增加特休假,以及争议最大的“一例一休”。2017年11月,台当局“行政”机构在劳团抗议声中通过“一例一休”再修订版本;12月4日,民进党依靠人数优势将饱受争议的“劳基法”修正案草案初审过关。

  点评:“劳基法”修改,尤其是“一例一休”话题,且不谈本意如何,其结果却是给台湾劳工带来巨大困扰。所谓“一例一休”,就是一周必须有一天休息,不得加班,而另一天是休息日,只要劳工同意就可加班,但加班费比平日要高。企业主们自然不喜欢“一例一休”,因为它会造成人手不足和人力成本增加。更糟糕的是,资方不会乖乖吞下成本上涨的苦果,而会采取换补休、隐形工时、雇佣实习生转嫁手段,导致劳工待遇反而变坏的同时劳动并没有减少。与此同时,因企业用工成本增加,物价也跟着上涨,消费者也受影响。如此“三输”局面的出现,归根结底,还得怪民进党选举时乱开空头支票;选后推行政策,只拍脑袋,不讲实效。

  “促转正义条例”通过

  政治追杀与两岸切割

  民进党当局自上台后便着力推动所谓的“转型正义”,并炮制出“促进转型正义条例”。2017年12月5日,台湾“立法”机构三读“促转条例”,虽然在野党团都各提版本,民进党团仍以人数优势逐条表决其版本。“条例”要求执行开放政治档案、清除威权象征、处理不当党产等所谓“转型正义”事务。

  点评:上台以来,民进党当局重炒国民党党产议题、提议停止向孙中山遗像鞠躬、主张区别“台侨”和“华侨”,挟胜选之势对岛内社会一再洗牌,国民党等其余政治势力一时间疲于应对。如今再祭出“促转条例”这一大杀器,民进党此番作为是要将整治追杀进行到底。此事不仅在台湾社会引起广泛争议,也挑动着关心两岸关系发展人士的敏感神经。需要警惕的是,民进党的举动不只是在对岛内势力进行整肃,更是借“转型正义”之名,行“去中国化”之实,妄图通过去掉台湾在历史上与大陆的联系,来达到“分裂”的目的。

  “公投法”强力通过

  以“公投”之名为“台独”铺路

  台湾当局“立法”机构院会2017年12月12日三读通过“公民投票法”,降低了“公投”的年龄和门槛:包括将“公投”年龄从20岁下调到18岁(台湾地区规定年满20岁为成年,拥有投票权)、将“公投”通过门槛由同意票达投票权人总额的1/2降为1/4等内容。

  点评:“公投”门槛降低后,岛内一些“独派”团体在两岸议题方面打擦边球的机会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可能会触及到两岸底线。这次“公投法”没有纳入此前吵得沸沸扬扬的“领土变更”“修宪”等议题,但对“统独公投”“制宪公投”等议题也没有设置负面清单。“公投法”虽没有纳入“明独”“法理台独”等内容,但却为“暗独”“渐独”大开方便之门。大陆方面多次强调,坚决反对任何势力以任何方式包括以所谓“公投”的方式来进行“台独”分裂活动,或者为“台独”分裂活动打开方便之门。“公投法”已于2018年1月在台湾地区施行,两岸同胞对此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诗人余光中逝世

  乡愁成绝响两岸同悲怆

  2017年12月14日,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散文家余光中因脑中风并发心肺衰竭,在高雄医院病逝,享寿九十。余光中1928年10月生于南京,1950年赴台。他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个世纪,作品驰誉海内外,著有新诗、散文、评论、翻译、编辑等,一首《乡愁》在全球华人圈内引发强烈共鸣。

  点评:两岸各界认识余光中,多数自《乡愁》而始,也从《乡愁》而终。媒体将余光中定义为“乡愁诗人”,这一方面是基于这首诗,另一方面也是因他致力于用自己的乡愁搭建两岸文化交流的桥梁。在这一过程中,对中国传统文学的追求贯穿了余光中的一生。在台湾岛内,他一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护卫者,旗帜鲜明地反对台湾当局的文化“去中国化”。余光中说,“一个作家能被自己的民族接受,便是最大光荣。”如今,他守着自己的《乡愁》离去,这曲成为绝唱的《乡愁》,却牵动着两岸更多的乡愁。

  新党青年党工被捕

  台当局掀起“绿色恐怖”

  2017年12月19日清晨,台湾新党发言人王炳忠、新思维中心主任侯汉廷、宣传部副主任林明正及新闻秘书陈斯俊等4人,遭台当局调查部门工作人员持台北地院开具的搜查票进行搜查,经过长达6小时的搜索后,被押往“调查局国安站”。此举在岛内引发广泛争议。

  点评:长期以来,民进党当局采取各种手段对主张两岸和平统一的力量和人士肆意打压和迫害。以新党青年党工为代表的台湾统派年轻精英,是未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希望,他们自然成了民进党当局的“眼中钉”。刚刚结束在大陆访问,新党几名青年党工就被蔡英文当局以“危害安全”的名义带走调查,引发强烈批评。一方面,民进党当局为“台独”白日梦而整肃异己,压制统派力量。民进党当局想借对新党年轻党工的“调查”恐吓岛内统派力量。另一方面民进党当局也暴露自己在应对岛内主流民意和统派力量方面的心虚。

  罢免黄国昌运动

  宣示岛内主流民意力量

  岛内今年发生了一起轰轰烈烈的“扫黄运动”,目标为凭借着“太阳花学运”借壳上位的台湾“时代力量”执行党主席黄国昌。黄国昌所在选区新北市汐止区的“安定力量联盟”去年12月24日发起罢免行动,一路势如破竹,被形容为“或许会是台湾选举史上最有机会成功的一次罢免案!”

  点评:黄国昌曾在2014年爆发的“太阳花学运”中“一战成名”,随后踏入政坛。从政后的他却成了议场“作秀王”,不但疏于选区服务,态度也很傲慢,引起民众反感。此外,黄还主张“废除死刑”、支持“毒品除罪化”等,这些均与所在选区选民价值观相去甚远。虽然罢免运动最终未能成行,但其所宣示的岛内民意力量表明,不符合岛内主流民意、不符合台湾民众福祉的政客嘴脸,在岛内是行不通的。特别讽刺的是,在黄国昌户籍所在地,同意罢免票竟多过不同意票,民众私下戏称“连自己乡亲也不支持”。正如台媒对此事作出的评价,“罢免案虽败犹荣,近5万选民告诉黄国昌,你错了!”(黄昌盛)

[责任编辑:段妍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