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革·大家】中国工程院士麦康森:海洋强国追梦人

发布时间:2018-02-0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他从鱼塘中“捞”出几百亿元的经济效益;他毅然做出“辞大学校长、做‘长江学者’”的选择;他多年来持续建言“海洋强国”——

  化州,广东省西南部的一个普通县级市,地处两广(广东、广西)三地市(湛江、茂名、玉林)的交汇中心,扼“粤西走廊”咽喉。这里就是民革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海洋大学教授麦康森的故乡。

  1958年10月,位于化州市杨梅镇梧桐村的一户普通农民家庭迎来了他们的第5个孩子,父亲麦声扬给他取名康森。

  “下 海”

  麦康森4岁那年,父亲积劳成疾,不幸辞世,整个家庭失去了生活与精神的支柱。从此养家的重担落在了母亲肩上。她,含辛茹苦拉扯着6个孩子,坚持供他们上学读书。尽管母亲有坚强的性格,辛勤的劳作,却也无法负担起6个孩子的学费,为了减轻家庭的压力,3个姐姐还是辍学了。

  麦康森童年生活的地方,离海边还有50多公里的路程。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年代,这50公里对年少的麦康森来说是个可望不可即的距离。少年时期仅有的一次海边游玩,就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印象。那时的麦康森没有想到,自己今后会跟大海打上几十年的交道。

  1977年,中断了10年的高考得以恢复。已高中毕业回乡务农4年的麦康森报了名,并考取了很不错的成绩,他的高考分数在全县也名列前茅。他填报了一流大学最好的专业。等待录取通知书的日子是难熬的,时间一天天过去,比他分数低的考生都纷纷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可他的录取通知书却一直没有来。期盼已久的上大学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第二年,再次参加高考的麦康森为了保险起见,选择了离家数千里之外的山东海洋学院,并选择了一个在他看来同样“保险”的专业——海水养殖。

  参加全国统考后的麦康森,靠从叔叔那里“骗”来的一张手绘地图,背着家人骑上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向百里外的大海奔去,好像是要最后确认那个一生的选择。

  “那个年代,摆在我面前的选择机会很少,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填报山东海洋学院,选择海水养殖专业,并不是出于真的喜爱,而是寻找改变生活现状的一线机会。”回忆年少的选择,麦康森感慨万千。他自嘲道,通过不懈努力,终于把自己从一个农民变成了一个渔民。

  拿着东拼西凑来的路费,麦康森启程了。从湛江到青岛5000多里路,平生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的麦康森,虽然几经中转,但仍兴奋得几乎3天3夜没合眼。走进校门后麦康森几乎身无分文,靠着学校每月11元的助学金不仅能吃饱饭,每月还能省下一两块钱买点生活用品,买本喜欢的书。对比在家里时常吃不饱饭,大学生活已让麦康森觉得十分满足。

  “4年务农生活让我知道了生活的艰辛,4年没书读的彷徨让我更加珍惜读书的机会。”大学期间,麦康森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学习中。在漫长的4年大学期间,麦康森并没有路费回家。但是母亲思儿心切,硬是东凑西借让儿子在大学3年级的寒假回了一次家。在回不了家的假期里,麦康森也把全部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假期里他被老师挑选出来跟着一起做科研,忙起来的时候便忘了想家。最难捱的就是春节,窗外绵延的鞭炮声让麦康森思乡更切,他便用更加刻苦的学习来抑制自己想家的念头。

  “难得闲下来的时候做饭给同学们吃,这也是我不多的爱好之一,直到现在我也喜欢做饭。”

  麦康森清晰记得1982年大学毕业时,水产系系主任尹左芬教授问他们的问题:同学们,你们在山东海洋学院水产系学习了4年,有收获吗?

  麦康森说,当时大家都不知道怎样回答,也不知道自己真正掌握了多少有用的东西。当大学毕业回到老家,与那些没机会上大学的同龄人比较时,猛然发现自己真的学到了不少东西。在麦康森看来,大学4年不仅给了他专业的知识,而且更重要的是还有对国家、对社会,乃至整个世界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

  “大学教育开阔了视野的宽度,也决定了我今后看问题的角度。”麦康森至今都感激大学生活带给他的变化,这些变化让他受益终身。

  1982年山东海洋学院水产学科的硕士点获批,开始招收研究生。麦康森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是就业,还是继续考研?“对于一个没拿过工资的农村孩子来说,尽早挣钱养家的愿望是多么强烈啊!可是读书的机会同样来之不易,也想试一试。”在得到母亲的支持后,麦康森决定报考海水养殖专业研究生。当年,山东海洋学院共招收了13名硕士研究生,水产系有3人,麦康森是其中之一。

  麦康森读研究生期间,学校的教学条件和实验设备仍然极其简陋。像挖鱼塘、安水泵、修房子这样的活都得自己干。野外试验时,没有淡水喝,没有青菜吃,这些困难在麦康森看来都不算什么。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考验的是对待困难的态度和担当精神。”少年时代艰苦的生活给了麦康森对待困难乐观豁达的心态,他不仅在生活中能够苦中作乐,同样把这份担当和韧劲用到科研上。

  导师李爱杰教授回忆说,麦康森并不是那届学生中考试成绩最好的,但他看中的却是这位学生出色的探索研究天分和吃苦耐劳的精神。3年后,他果然以全校唯一论文全优的成绩毕业,给七年寒窗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留 学

  1990年,麦康森任教5年的湛江水产学院,获得了一个国家公派出国进修的名额。在农业部举行的外语考试中,麦康森以学校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远赴爱尔兰留学的机会。

  在爱尔兰国立大学学习期间,麦康森发现国际上对鱼、虾类的营养研究已相对成熟,而在比较营养学与生物进化方面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贝类营养学,却鲜有人问津。他意识到这个冷门虽有难度,却是机遇。从此他以鲍鱼为对象,在贝类营养研究方面不断取得新成果,填补了许多国际空白,走在了世界同类研究的前沿。

  在海外留学时,有位夏威夷大学的教授曾对麦康森说:“麦先生,我们在保护海岸线,而你们的养殖活动在毁掉海岸线,目的都是为了赚钱。但我们赚的钱会比你们更多、更久。”这句虽难听但现实的话曾深深刺痛了他。从那时起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祖国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海洋“蓝色产业”做出科技贡献。这也正是麦康森回国后,选择“无公害水产饲料研究”作为一生最具挑战性的任务的缘由。

  麦康森(右一)在国际会议上

  1995年7月,获得博士学位的麦康森放弃了国外优越的工作与生活条件,回国发展。

  在他看来,当初选择回国,就是为了寻求实现自己的最大价值。“其实只有体现自身的最大价值,才是爱国的最好体现。”

  麦康森博士回国后,立刻成了国内相关科研院校和企业争抢的“香饽饽”。年逾古稀的导师李爱杰教授,早就盼着他能回母校接班。重回母校的麦康森如鱼得水,在短短几年间,他就先后承担或主持了包括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863)计划,国家重大基础研究(973)计划等一系列科研项目,获得的荣誉称号更是不胜枚举。

  麦康森37岁就被破格晋升为教授,一年后被聘为博士生导师,不到两年就担任了水产学院院长。1998年,还不到40岁的麦康森成为当时中国海洋大学最年轻的副校长。

  辞 官

  2001年10月,刚加入民革的麦康森,作为全国45岁以下杰出青年学者的代表,获得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的聘书,成为一名被誉为“准院士”的“长江学者”。而在此之前,他辞去了担任了3年多的中国海洋大学副校长一职,专心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

  “管理是一门科学,我没有受过相关方面的训练,从事管理工作也没有长处,考虑再三还是应该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我擅长的教学科研工作中去。”

  其实,自谦不懂管理的麦康森,在担任副校长期间,同样作出了卓越的成绩。

  他在担任中国海洋大学副校长时分管研究生教育,推动了学校高层次人才培养的规模扩大与结构调整,并积极建议将学校研究生与本科生之比从原有的1:6逐步调整为1:3。同时,他认为必须培养青年学者与国外同行平等学术交流的能力和自信心,主张博士研究生应该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多发表学术论文。这一举措,对于提高青年学者的学术交流水平,提升学校的国际知名度和影响力,都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2000年11月,在他的积极推动下,青岛、台湾和湛江实现了两岸三所海洋大学的联合办学,为两岸加强教育合作、促进科技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

  对科研工作的执着和坚持,成就了麦康森在高层次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为产业服务方面取得的一系列成果。

  在回国的22年时间里,麦康森教授所带领的科研团队已指导和培养研究生260余名,其中博士生100多名;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其中被SCI等收录260余篇。他主持完成的科研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省、部级自然科学、科技进步奖等十余项,国际奖一项,获得授权国家发明专利28项。

  麦康森教授取得的大量科研成果,并非人们想象的多数来自于实验室的试管、培养皿,而是他长期吃住海边、浸身鱼塘、俯首船舷,用渔民式的水中作业和野外试验“熬”出来的。事实上,正是这些能解决实际问题的野外成果,先后在国内外的池塘、网箱、工厂化养殖基地,饲料企业集团得以成功应用,促进和带动了渔用饲料产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创造出巨大的生产力和可观的经济、环境与社会效益。

  近年来,应用麦康森的科技配方饲料的产量每年都在40多万吨,产值20多亿元。目前,其科研成果转化或附加所创造的产值累计已达300多亿元。

  “我不会为自己的科研成果能应用而骄傲,但我却为能创造增加数万人就业的产业而自豪。”能为社会创造效益和价值,这是麦康森从事科研工作的“初心”。

  2005年,麦康森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和创新团队”发展计划,成为中国海洋大学首位获此殊荣的学术带头人。2009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在辞去副校长职务时,就有人曾问过麦康森,院士是不是他的奋斗目标?“其实我从来没有将当选院士当成人生目标。我的工作既满足我的科研兴趣,科研成果又能够解决产业问题、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才是我一直努力工作的动力。”

  严 师

  不管是作为科研工作者还是一名老师,麦康森总是把“创新”看得非常重要。为了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他从不包办学生的学习计划、研究方向和发展目标,而是采取“启发自由”式的教授方法,让学生先提交自己制定的发展计划或研究方案,然后他再与他们共同商讨并悉心指导。他对学生的实验和论文历来要求有研究、有数据、有发现、有创新。

麦康森(左一)指导研究生

  麦康森在谈到我国高校学生创新能力不足时指出,据调查,中国人的平均智商高是世界公认的,但我们的创新能力却得不到世界的公认。造成这种差距可能是由于我们存在不利于创新的传统教育方式和一些传统文化,比如限制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填鸭式教育,“枪打出头鸟”“随大流”的求同文化,“学而优则仕”的官本位文化,忽视个性的榜样文化等等。这样的教学模式和传统文化糟粕必然影响了我们创新能力的培养与发展。因此,他在指导培养研究生时,尤其注意扬弃抑制创新意识的教学习惯、营造创新的文化环境。

  麦康森经常对学生说,创新就是与众不同,不要重复别人的研究工作。他坦言,相对于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好学生”,他更看重那些能时不时想出“馊主意”的“歪才生”。有时候“馊主意”往往就是具有创新意义的好主意。

  在科研教学上,麦康森是一位不讲情面的“严师”;但在生活育人上,他又是一位体贴入微的“慈父”。一次,他到宁波象山湾基地检查指导试验时,学生们出海工作还未回来。他没有坐下来等候,而是立刻备料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推门进来的学生们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眼里的科研“泰斗”竟然还是一位厨艺高超的“厨师”。

  参 政

  2001年7月,时任中国海洋大学副校长的麦康森,作为山东省政协委员和党外重要代表人士,加入了民革。2002年初,43岁的麦康森以高票当选民革青岛市委会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委;2003年,他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麦康森在饲料企业指导生产

  在众多的社会职务中,麦康森最看重的就是人大代表的身份。“人大代表是人民赋予的权力,肩负着把人民声音传递出去的神圣责任。”

  麦康森履职建言的内容主要还是围绕海洋科技、宏观经济和立法先行等话题。在2004年的全国人代会上,麦康森就提出了“保护海洋资源,发展海洋经济”的建议。他建议:我国应从国家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出发,像重视航天技术一样,重视海洋技术开发。历史证明,强国必先强海。为此,我们应加强既有科学价值,又有现实需要的海洋科研。

  2006年全国两会,麦康森提交了《尽快出台海岛管理法》的立法建议。他认为,由于我国海岛立法滞后,政府管理缺位,加之缺乏统一科学的海岛开发利用和保护规划,海岛开发特别是无居民海岛的开发自主性、随意性较大,粗放型开发造成严重资源浪费。因此他建议,国家应把海岛作为单独的区域和特殊的问题从战略高度加以研究、解决。特别是通过立法尽快解决海岛管理缺位的问题,依法保护和管理海岛资源。

  在分组发言中麦康森说:“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却没提到我国还包括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受这种‘国土意识’的误导,我国的海洋国土一直没有受到应有重视。如今,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增强国民的‘蓝色国土’意识,因为强国必先强海。” 2011年他又提出屯渔戍边,把养殖网箱挂到钓鱼岛、黄岩岛,开拓我国深海养殖空间,活跃我国海洋国土的民事存在,是我国食物安全与国土安全的重大战略需要。2012年,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将“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写进了中央决议。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战略,多次建言“强国必先强海”的麦康森尤感满足和激动。

  2012年,中共青岛市委提出了加快西海岸经济新区建设,争取尽快上升为国家级经济新区的战略目标。2013年4月,时任民革青岛市委会主委的麦康森专程赴京向民革中央汇报,提出了将青岛西海岸新区建设纳入重点调研计划的申请。4天后,时任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齐续春即率民革中央调研组赴青岛调研,并在此基础上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交了调研报告。随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作出重要批示。2014年6月,青岛西海岸新区即获国务院批复,正式上升为国家级新区。这一事件也成为民革组织为地方经济建设作出参政议政重要贡献的成功典范。

  作为民革青岛市委会主委,无论本职工作有多忙,麦康森都会指导民革的参政议政工作。他提出了在保持和发扬民革提案工作优势的基础上,将提案工作的重点转移到提高质量和影响上。在“抓大事、议要事”的工作思路指导下,青岛市民革组织的调研报告和委员提案已多次被中共青岛市委、市政府采纳或进入决策。2009年,由他主持完成的民革山东省委会《立足半岛一体化,打造蓝色经济区》调研报告,被选为当年省政协大会的第一发言。2012年1月,麦康森荣获了民革全国参政议政先进个人。

  如今已经年近花甲的麦康森卸下了民革的党内职务,他的身份职务一直在变化,可是永远不变的是他怀揣的海洋强国梦。(刘芳)

[责任编辑:丁富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