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新时期群团工作的经验、特征及深化路径

发布时间:2018-01-09  来源:团结网

  吕雪峰 张佳琳 陈琦

  新时期群团工作,与群团改革密切相关。前者是后者的核心宗旨和目标,后者是前者的重要基础和依托。因此,要研究新时期群团工作,首先要梳理总结自党的群团工作会议召开以来,各地、各部门在推进群团改革过程中形成的典型工作经验和做法,并根据十九大精神进一步分析新时代对全面深化群团改革的各项要求和落实任务,由此作为新时期深化群团工作路径之始。

  一、群团改革中的工作经验总结

  经梳理,当前经验可总结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扩大基层参与

  包括扩大群团部门中执政党建设、议事决策、项目执行、监督程序中基层一线人员参与比例,并开辟基层民主协商、民商事调解渠道及构建相应联络制度、互动平台和参与者遴选、身份审核机制等。

  (二)推进减上补下

  这属于群团组织的简政放权。首先是职能放权,即群团部门在部室精简合并中,将此前一些管不了、也管不好的部门职能以委托和购买服务等形式,转移给下属单位、社会组织等,并建立相应的契约化合作关系及事前资质审核、事中过程监测、事后成果验收制度。另外是人事放权,除公务员直接调往下级部门任职及下拨编制至基层群团单位,还包括以提供高于原岗位工资和福利待遇及职级晋升等举措,鼓励一部分年龄低于40岁的公务员干部,转为事业编制,到各级事业单位担任专职管理职务。

  (三)创新多元用人

  一是对专职干部做到灵活用人。因事业单位岗位有管理岗、专业技术岗和工勤技能岗三种类型,一些专职干部在管理岗仅属于基层人员,因有职业专长或执业技术资格被以中高级职称聘用,并担任专业性管理职务,不仅能有效缓解当前机关事业单位管理岗职级晋升难题,也是群团改革中用人不唯职级、不唯资历、广聚贤才的应有之义。而工勤技能岗对员工学历、年龄等要求较为宽泛,虽有部分事业单位以外包、购买服务等市场化手段替代对工勤技能岗的人员需求,但鉴于改革攻坚阶段,对体制的严谨性、管理的集中性、团队的群众性和人心的稳定性等有较高要求,因此群团部门下属事业单位理应在技术支持、公共安全、后勤保障、会展服务等领域设置工勤技能岗,并适当拓宽人员招聘限制规定。

  二是对兼挂干部遵循人事结合。即党政机关公职人员、社会组织人员、企业人员到基层群团单位兼职挂职,以所在单位与基层单位签订事项合作协议为准,兼职挂职期干部合约期限内在基层群团单位对相关事项运作进行监督指导、参与实施及关系协调等,同时因挂职干部挂职期较为有限,兼职期为3至5年的兼职干部未来将成为“人事结合”模式首选。

  三是对志愿者打造激励机制。如上海市工商联就以中国特色商会研究中心为旗帜,聚集一批来自五湖四海、社会各界的科研志愿者,通过开展基层调查、发表文章等形式,为全面深化改革献计献策,而工商联和中国特色商会研究中心也以提供奖金、补贴、特聘研究员荣誉职位等方式予以激励。

  (四)建设实体平台

  除事业单位,还包括建立社会组织,作为基层窗口,推动相关服务项目的实体化、品牌化建设。尤其自党和国家大力推动新型智库建设以来,社会智库建设又成为群团组织实体平台建设的重心,并配之以网站、微信、QQ及手机智能移动端APP等社交媒体工具,进一步夯实了群团枢纽及信息服务功能。同时,由于智库积极关注人才跨界整合效用,聘请离退休人士担任顾问甚至进入群团智库领导层的“夕阳红”模式亦得到广泛应用,相关人士来自社会各界,未退休时政治身份、行政级别及社会地位也不尽相同,也实现了管理体制局部扁平化。

  二、当前群团工作主要特征

  从已总结出的群团工作典型经验来看,当前群团工作特征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强化政社平衡

  在政治属性方面,除群团部门专职人员为国家公职人员及接收兼职挂职干部开展事项合作等,还通过搭建官方资源共享制度、联审联办体制、专题磋商机制和党政公议平台等,进一步强化制度、体制、机制和平台全力。在社会属性方面,则是通过创办社会智库、发掘民间自组织骨干等形式,将工作触角有效嵌入民间社会。由此,当前群团工作在政社两方面都有所强化,并未顾此失彼。

  (二)关注微观互动

  此项特征是强化政社平衡在微观层面的具体延伸。如邀请政社双方代表共同参与理事会、秘书处、专家库、项目库建设,并具体聚焦某一热点议题、改革问题和发展难题,在微观层面广纳官民人才,组建评委会、课题组、项目组、服务队等,开展互动。

  (三)致力分工经营

  这是政社平衡工作特征得到强化后,在群团部门重新调整工作关系的必然结果。主要是采用公务员单位与事业单位分工经营模式:在经营“政”这一方面,公务员单位无疑更为合适,在经营“社”这一属性上,事业单位尤其是能打开面向市场制度“窗口”的差额拨款或自收自支型事业单位明显更具制度灵活性。同时,鉴于当前群团部门大力推进社会智库等实体平台建设,通过事业单位创办社会智库、经营智库职能,也是其专业特色所在。

  (四)指向竞合共存

  这涉及群团部门间关系重构,有未来指向性。群团组织既然是党的群众工作的坚强阵地,从工作角度讲,群团部门间就不应是分而治之、各自为战,而是应群策群力、联合联动。目前,已有相关省市工会与妇联、共青团、工商联等部门开展合作,致力在法律维权、劳动保障、女性健康、学生就业、婴幼儿教育、创新创业等方面构建多方工作合作机制,未来这一趋势还会不断加强。同时,各群团部门在基层服务中也存在竞争关系,尤其当前主要群团部门已在基层、异地建立办事处、服务站、信息点等,旨在进一步扩大基层服务版图,并采用弹性工作制度,即在基层单位不设条线壁垒,而是以具体项目为导向,在项目运行周期内,组织人员,确定分工,安排作息,并为能力突出者提供一定主动作为空间,通过圆桌会议、头脑风暴等,倡导以写总结、做方案等方式,给上级部门和领导提供建议、思路、参考样板,甚至直接给所在单位和项目团队定制工作任务,不拘泥于朝九晚五坐班式制度和单纯自上而下的指令式工作模式,目的都是为激发员工积极性,提高工作效率,从而抢先占领基层群众的“人心市场”。

  三、新时期群团工作深化路径

  (一)夯实顶层设计有序推进是首要前提

  当然,有一点需要明确,目前群团部门间已呈现出的竞争关系态势,并不会演变为彼此合作的反作用力。这是因为,这种竞争未来更多表现为项目团队间的微观竞争,同时由于服务对象已出现日渐融合趋势,各群团部门职能的交叉甚至部分重叠亦再所难免,这就倒逼相关项目在定制上不能只属于单一部门,而是会出现跨部门、跨党派、跨体制、跨领域等联合联运特征,团队人员也势必更为多元化。这也意味着在项目内部、人员之间,制度屏障、体制壁垒会暂时被联合联动的合作机制取代。由此,这种项目间竞争导致的结果,却是团队内部人员的进一步融合。通透来看,就是一个纵横交错、生动具体的竞合关系网络,从而确保群团工作整体的生命力和有机性。

  为确保这种竞合关系的有序推进,应首先从夯实顶层设计入手,在宏观决策层面,除大党建、大统战,还应树立大群团这一战略理念,在上级党委、政府支持下,率先推进建立群团工作大会和专题会议制度,同时在部门层面,打破由党委直属群团组织、统战部门直属群团组织的条线分割局面,进一步扩展群团部门联席会议机制建设。在具体工作层面,主要是项目定制的跨部门、跨党派、跨体制、跨领域等操作,项目涉及部门及人员还可在基层单位、办事处、服务站、信息点中合署办公。

  (二)由政社分工向一体两翼扩展是重要方向

  从当前群团工作特征出发,为强化政社平衡,就必须搭建政社分工这一主体工作框架,这也是致力分工经营这一工作特征经制度化累积后的必然结果,目标是实现党政系统和社会系统的制度性平衡。从群团工作意义上的社会系统构成看,主要是社会组织和民间自组织。但根据十九大精神和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对新时期群团工作的要求,群团组织不仅应高度关注公共事务、群众事业、慈善行为等,还要主动作为,善于抓牢、抓实“职业-行业-产业-园区”这一现代市场经济大盘中的牛鼻子。由此,社会系统在当前群团工作语境中,称为社会市场系统更为贴切。群团工作主体框架由政社分工向一体两翼方向扩展,便成为必然趋势。

  以工商联为例,就是以总商会为核心推进商协会体系建设,编制立体式、多样性商协会服务网络,作为社会组织,大多数商协会本身又是以民营企业或企业主、岗位能手、市场精英为主体会员的联合性组织。这样,工商联的群团工作就可在政社企这一体两翼式框架中有效施展。

  (三)加强政治化引领和制度化发展是核心使命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对新时代要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的精辟阐述,无论是在政社分工还是在一体两翼框架内,加强党政系统对社会市场系统的政治化引领和制度化发展,始终都是新时期群团工作的核心使命。通俗来说,一方面,就是将党旗插在社会市场领域的中心位置,从而不断增强社会人和社会机构、市场人和市场机构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又以制度化发展作为保障,包括加强社会市场系统对法制规范的适应能力及与党政系统的有序衔接等。从群团工作角度讲,还要搭建面向党政系统的提示、反馈机制和面向社会市场系统的预警、监制机制,这些都是未来群团工作的重要任务。

  (作者吕雪峰系上海市总商会副总经济师、中国特色商会研究中心学习与实践基地副主任。张佳琳、陈琦为办公室工作人员)

[责任编辑:丁富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