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领袖们的元旦足迹

发布时间:2018-01-03  来源:文史e家

  元旦是普通老百姓辞旧迎新的节日,但对于日理万机的新中国领袖们来说,这一天却和其他日子并无不同,他们或运筹于帷幄之中,或驰骋于国际政坛,或奔波于大江南北,他们的新年足迹已被历史和岁月所铭记。

  毛泽东新年献词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式访华,开始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水门事件”后,中国政府邀请尼克松再次访问中国,在他不能立即成行的情况下,北京方面特地邀请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女婿戴维访华。戴维是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孙子。

  1975年12月29日凌晨,朱莉和戴维飞抵北京,到京46小时后,即距1976年元旦不到1小时之际,毛泽东在当年与尼克松会面的书斋会见了朱莉夫妇。在寒暄的时候,毛泽东端详着他俩问:“总统先生的腿怎么样了?”“好多了。”朱莉回答。“好好保养他的腿,他说过还要爬长城呢!把这个话转告总统先生。”戴维插话说:“他已经不是总统了。”“我乐意这么叫他。”毛泽东转而对朱莉说:“马上写封信给你爸爸,说我想念他。”“我这句话,可以登报。”随即他又补充说。戴维沉吟道:“现在,在美国,反对我岳父的人很多,还有人强烈要求审判他。”“好”,毛泽东说,“我马上邀请他到中国来访问。”然后他又加重了语气,“马上”。毛泽东转向朱莉,“信里再加上一笔,说我等待你父亲再次来中国。”

  朱莉递上了尼克松写给毛泽东的信。毛泽东伸手从翻译唐闻生手中接过信,用英语清楚而准确地念出信中的日期:“1975年12月23日”,随后毛泽东向朱莉介绍:“你坐的沙发就是4年前你父亲坐的那张。”朱莉拍了拍扶手,环顾了一下这张沙发站了起来:“主席,我想同戴维换换座位,这样他就可以说也坐过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座位了。”毛泽东点了点头,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年轻人动作迅速地交换座位,爽朗地大笑起来。

  毛泽东把双手重重地放在沙发扶手上,重复了他对尼克松的邀请:“你父亲来时,我会等着他的。”会见结束后,当中方陪同人员领着这两个青年走向门口的时候,毛泽东例外地同他俩一道走了几步,这是近年来他接见外宾时从来没有过的举动。毛泽东在同朱莉和戴维握手告别时说:“你们是年轻的,再到中国来访问吧,10年以后它将是了不起的。”

  1976年新年第一天,《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和《解放军报》按惯例联合发表了经毛泽东圈阅的元旦社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文章开头便豪迈地说:“1976年来到了。今天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1965年写的词二首:《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这两篇光辉的作品,以高度的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形象,描绘了国内外‘天地翻覆’、‘旧貌换新颜’的大好形势,歌颂了革命人民‘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英勇气概,揭示了马列主义必胜,修正主义必败的历史规律。”同时,全国各大报刊也都在头版刊载了《水调歌头·重上井岗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并报道了毛主席会见朱莉夫妇的消息。作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和优秀的诗人,毛泽东擅于运用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怀来表达某种富有启示意味的信号,这两首作于1965年的诗词在10余年后公开发表,让全世界都觉得意味深长。

  周恩来访问印度

  1956年11月,达赖喇嘛和班禅大师应邀赴印度参加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大会。从当时国际和国内的形势来看,此时达赖喇嘛出国会有诸多不测,但如果他的访问能够顺利进行,对于当时中印两国的友好关系则是有益的。11月2日,周恩来总理函告达赖和班禅,是否访印由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作出决定”,同时中共中央也指示西藏工委,达赖、班禅和他们的主要官员即将去印度访问,在国境内的一段旅程沿途要做好各项工作,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并且也要设想到达赖出国后一时不愿返回西藏和反革命分子趁机闹事的可能。

  达赖一出国门,果然就被逃亡国外的西藏分裂主义分子和国际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团团包围,印度也有人明目张胆地煽动达赖使西藏脱离中国。在这种形势影响下,达赖及其主要随行官员的态度也发生了微妙地变化,形势诡谲多端。

  11月28日,周恩来总理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出访印度。周总理的日程安排非常紧张,但是达赖去留一事却让他非常牵挂,曾先后两次抽时间与达赖见面沟通。12月22日,周总理离开印度前往巴基斯坦,达赖一行继续在印度各地朝佛访问,这时一些分裂主义分子乘机加紧煽动达赖叛国,为其返藏制造困难。12月30日,周总理结束了对巴基斯坦的访问返回新德里。31日,印度总理尼赫鲁邀请周总理去旁遮普省参观,在火车上,周总理专门就达赖问题与尼赫鲁进行了一次认真的谈话。会谈中他义正词严地指出,达赖和班禅是印度邀请来的客人,可印度方面的所作所为违反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尼赫鲁对此自然不会承认。周总理列举了许多事实,尼赫鲁无言以对,最后不得不表示印度政府一向尊重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达赖和班禅将由原路返回西藏。

  与尼赫鲁会谈的次日即1957年元旦,周恩来同达赖进行了推心置腹的第三次谈话,转达了与尼赫鲁会谈的内容。周总理明确地告诉达赖,印度政府已经“承认西藏是属于中国的”,“印度政府对西藏的态度,只是宗教上联系,没有政治企图”。周恩来还转告达赖,当天晚上尼赫鲁要同他和班禅谈话。据说,尼赫鲁总理在谈话时也劝告达赖返回西藏,显然尼赫鲁态度的转变也是周总理做工作的结果。

  同日,周恩来还分别接见了达赖的两个哥哥和他的几位主要随行官员,向他们解释了中央对于西藏问题的有关政策,并严厉批评了个别人背叛祖国的行为,责令他们悬崖勒马,不要再做损害达赖和西藏人民的事情。

  达赖本人对这次谈话非常满意,他当时曾对我驻印度大使说,这次出访他自己没有主心骨,许多人要他留在印度不回去,自己也发生过动摇,同周总理谈话后,思想稳定了,随行的大部分官员也稳定了,中央是完全信任他的。

  周总理离开印度后,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即于1月返回拉萨,达赖一行也于2月15日回到西藏亚东,4月1日返回拉萨。周总理运用非凡的政治智慧和高超的外交技巧,最终化险为夷,挫败了国际敌对势力和西藏分裂主义分子企图分裂中国的图谋。

  邓小平的两个新年

  1977年7月17日,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职务的决议》,决定恢复邓小平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职务。这是邓小平一生中的第三次复出,正是这次复出,使邓小平成为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领导人民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

  1978年7月5日,中美建交谈判开始,由于双方立场尚有相当距离,谈判非常艰苦。为促使美国尽快下最后决心,邓小平抓住时机,于11月29日在会见日本友人时发出信号:“访日是我多年的愿望,不过,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到华盛顿去……完成了中美关系正常化这件事,我就可以去见马克思了。”12月初,鉴于美方在提出的中美建交公报草案中立场有较大调整,邓小平决定接见美方谈判代表伍德科克。在邓小平等同志的努力下,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同时发表建交公报。1979年元旦,中美正式建交。

  就在这一天,邓小平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封面,标题是“邓小平,中国新时代的形象”。文中惊叹:“一个崭新中国的梦想者——邓小平向世界打开了‘中央之国’的大门,这是人类历史上气势恢宏、绝无仅有的一个壮举!”在中国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之际,美国《时代》周刊总编辑艾略特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想想吧,在几个世纪的边缘化后,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重新汇入人类发展的主流。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故事,而这就是邓小平的遗产。”

  1997年元旦,北京下了一场小雪,大地变成一片银白。躺在病房里的邓小平精神好了一些,随身医护人员黄琳陪着老人看电视。当时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刚刚拍摄的纪录片《邓小平》,小平同志看不清楚电视荧屏上的人物:“那边,走过来的那个是谁啊?”黄琳笑了:“那是您啊,您看清楚了吧?”

  那个人走近了,小平同志终于看到了自己。黄琳告诉他,这部电视片名叫《邓小平》,有12集。小平同志什么也没说,只一集一集地看下去。黄琳知道他耳沉听不见,就俯身靠近他的耳边,把电视里面那些颂扬他的话一句句重复出来。黄琳忽然感到老人的脸上呈现出一丝异样的“羞涩”。多年之后黄琳仍然清楚地记得1997年元旦的那个瞬间:“不知道我形容得准确不准确,就是被表扬以后不好意思的那种感觉。”

  平凡节日里的不平凡工作,让伟人们看起来更加亲切,更加伟大。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