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民建会员、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钟连盛:

让老手艺焕发新生机

发布时间:2017-12-19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北京市珐琅厂,被称为“中国景泰蓝第一家”,在这座看着不起眼的六层小楼里,却有着一群工艺美术大师和专业的技师,与不断诞生出的一件件华美珍品。与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相比,这里的时间仿佛走得很慢。一件作品动辄数月,有的甚至会花费数年时间,景泰蓝工艺师们用一生在做一件事情,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传承景泰蓝技艺;而钟连盛正是其中的一位。

  “景泰”是北京地铁14号线上的一站,车站因为临近北京市珐琅厂和景泰蓝艺术博物馆而得名。而车站站厅中《景泰京华》的壁画和立柱上景泰蓝环形装饰正与这个站名相呼应。

  在北京珐琅厂,记者见到了国家级非遗景泰蓝制作技艺代表性项目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北京珐琅厂总工艺美术师钟连盛。说起这个地铁站,才知道这个车站的设计正是出自他之手。

  为特朗普夫妇展示景泰蓝

  从事景泰蓝制作近40年来,经钟连盛之手设计制作的景泰蓝作品不计其数,各种奖项荣誉拿到手软,更是作为中国景泰蓝技艺的“代言人”屡次参加重要的国事活动。

  11月8日,特朗普夫妇来到访华第一站故宫,“邂逅”的唯一非遗技艺就是景泰蓝制作技艺。负责现场演示的是正是钟连盛。

  10分钟的互动展示,涉及的问题方方面面,钟连盛和助手准备了很长时间。对于让元首夫妇体验制作工序部位的选择,也是煞费苦心,“比如为元首夫人选择的是国色天香瓶的牡丹花花瓣点蓝,为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选择的是八骏马瓶的骏马进行点蓝。”而当天,钟连盛自己也穿上了寓意红火吉祥的红色中式服装。

  钟连盛为元首夫妇一一介绍了作品,“特朗普总统觉得非常精美,不住赞叹非常漂亮。我还为他们介绍了景泰蓝成熟于明景泰年间以来600年的历史。”钟连盛为元首夫妇讲解制胎、掐丝、点蓝、磨光、镀金等景泰蓝的制作工序。

  这样重要的国事活动,钟连盛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了,这已是他继APEC会议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第三次参加重大外交活动。钟连盛把这看成向世界推介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时机,也当作自己一项不可推卸的责任。

  结缘景泰蓝

  1978年,钟连盛进入北京市珐琅厂技校,这一决定,让他与景泰蓝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那时景泰蓝设计第一人钱美华大师正在北京珐琅厂任总工程师。钱大师是梁思成、林徽因的弟子,为了林徽因临终前的一句嘱托:“景泰蓝是国宝,不能失传!”钱美华把毕生精力投入到了这个行业。

  “钱大师对我的影响很大,她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还坚持来厂里给我们指点工艺,为我们带来最新的资料,和我们探讨设计理念。钱大师对景泰蓝工艺的执着追求和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深深地感染了我,为我树立了榜样,也让我受益匪浅。”钟连盛动情地说。

  钟连盛从走进技校大门的那天起就没闲着,有空就和同学们一起去写生,一画就是一整天。在十三陵写生时,为了研究花和叶子的形态,他爬到树杈上揣摩;在门头沟斋堂写生的一个月里,他常常早起画日出。传统的景泰蓝工艺数百年来都是师傅带徒弟,用口传心授的方式,而钟连盛是第一批通过专业学习,懂绘画、懂设计、懂技术的人才,正是他们担负起景泰蓝复兴和创新的重任。

  90年代初,景泰蓝遭遇严冬期。国外市场饱和,国内市场没打开。工艺品对广大中国消费者来说还是奢侈品。同时,由于市场上景泰蓝质量良莠不齐,图案单调落伍,昔日皇家禁脔竟被称为“景泰滥”。

  “那时真的很难,景泰蓝市场跌入低谷,萎缩得很厉害。同学们纷纷下海转行,我也经历过诱惑,但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回顾自己这些年来付出的辛勤努力以及收获的成果,钟连盛说他要感谢自己当初的决定。

  老手艺也需要新表达

  “景泰蓝工艺决不能因循守旧,要赋予它时代气息,让景泰蓝在新时代有更接地气儿的表现形式。”如何让景泰蓝这项老手艺焕发新生命,这是钟连盛近些年来一直思索的事。“要对景泰蓝的造型、纹样装饰、色彩进行创新设计,使其更加具有现代感和时代气息;要让景泰蓝技艺不断革新发展,走下神坛,走入百姓的生活。”

  《荷梦》系列是钟连盛一次创新的尝试,有人说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曾获2001年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金奖。“作品的灵感来自一次龙潭湖的偶然之行。”钟连盛回忆道:“在2000年的一个夏日,我带着孩子,推着自行车,游走在龙潭湖畔。夕阳西下,余晖洒在湖面,两只小野鸭无忧无虑地在水面上游荡,刹那间一种温馨、优美、浪漫、和谐的金色情调一下子进入了我的脑海。”

  为了表达好这一感受,钟连盛回到工作室同掐丝和点蓝技师共同研讨,反复试验。“技术攻克有难度,对于瓶身大面积的水波纹处理,我们绞尽脑汁。”钟连盛说。经过大家的齐心合力,作品终于烧制出来了,与色彩浓艳的传统作品相比,《荷梦》充满了崭新的时代气息和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钟连盛认为,传承不是一味地复古、模仿,要用现代审美去塑造景泰蓝,这样才能让景泰蓝紧随时代脚步,不断焕发新的生命力。

  《花开富贵》《生命的旋律》等景泰蓝大型室外喷水池、新加坡佛牙寺大型景泰蓝《转经轮藏》工程、地铁十四号线景泰蓝装饰工程、首都机场专机楼室内景泰蓝工艺装饰工程等等,这些由北京市珐琅厂负责的项目中,都有钟连盛的付出。让他们引以为豪的是2014年完成的北京APEC会议雁栖湖国际会都主会场集贤厅室内装饰工程。

  钟连盛说,集贤厅景泰蓝装饰的顺利完工,表明景泰蓝完全能够开发更多的应用领域,不断创新正是传统的景泰蓝工艺获得新生的必由之路。

  让景泰蓝永葆活力

  作为景泰蓝工艺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如何让这项从元代流传至今的老手艺能够继续传承下去,并且赋予新生命,钟连盛始终认为这是自己肩上的一项重要使命。

  “要从两方面下手,一方面要激发市场需求,另一方面要做好技艺传承。”

  钟连盛说,非遗技艺讲求的是活态传承,要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加大宣传力度、品牌保护力度以及产品的研发力度,最终得到市场的认可,形成了一定的市场需求后,对技艺的保护也就水到渠成、迎刃而解了。

  景泰蓝还是一项需要“众人拾柴”才能完成的艺术。钟连盛说,景泰蓝的制作是集体项目。其工艺极为纷繁复杂,大工序分制胎、掐丝、烧焊、点蓝、烧蓝、磨光、镀金等几十道工序,每一道流程又会细分为很多细节。钟连盛说“一个专业的工艺技师负责一个制作环节,一个环节就是一生的打磨。”

  “培养景泰蓝工艺传承人,需要火候也需要时间。”钟连盛一直强调技艺传承的重要性。景泰蓝工艺很多时候靠的是时间积累的感觉和经验。

  日常工作中,钟连盛对学徒高标准、严要求,精心辅导。在钟连盛的弟子中,有三名成为北京市工艺美术大师、多名景泰蓝制作领域内的高级技师。此外,多名学徒能够独立完成任务,并在西博会和北京市工艺美术展中斩获许多奖项。(刘 芳 马雪彧)

引题图片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