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九三先贤】仁者寿:启功先生的养生秘诀

发布时间:2017-12-04  来源:文史e家

  作者:范子谦

启功先生

  启功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红学家、诗人,是当代屈指可数的国学大师之一,因其书、画自成一家,旧体诗词亦享誉诗坛,故有诗、书、画“三绝”之称。

  1952年,启功先生加入九三学社。相比不少人,启功先生的人生经历可谓坎坷。他生于乱世,不满一岁便失去父亲,长大后求学从教亦多历艰辛,后在50年代被错划为“右派”,紧接着又遭逢“文革”,人到晚年又遭丧妻之痛。但这些磨难不仅没有打垮启功先生的意志,反而让他更加乐观地面对生活,并一直活到了93岁,可谓高寿。而他的高寿,也与其笑对生活、笑对坎坷的处世哲学和宽容谦逊、淡泊名利的从容心境密不可分。

  乐观豁达

年轻时的启功。

  启功先生一生坎坷,到了晚年也并非一帆风顺,随着年龄逐渐增大,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也随即找上门来,但他从未惧怕过疾病和死亡。启功先生曾开玩笑地说,自己有“三怕”和“二不怕”,“三怕”是怕过生日、怕被人提及自己的皇族身份、怕有人给介绍老伴,而“二不怕”则是不怕病,不怕死。也正是这种乐观豁达,看淡生死的心境,才让他一次次战胜病魔,安享晚年。

  启功先生晚年患有美尼尔氏综合征,发病时往往十分痛苦,但他却能够笑对病魔,苦中作乐,竟还为此作了一首《沁园春·美尼尔氏综合征》的词:

  夜梦初回,地转天旋,两眼难睁。忽翻肠搅肚,连呕带泻;头沉向下,脚软飘空。耳里蝉嘶,渐如牛吼,最后悬锤撞大钟。真要命,似这般滋味,不易形容。明朝去找医生,服苯海拉明、乘晕宁。说脑中血管,老年硬化,发生阻碍,失去平衡。此症称为,美尼尔氏,不是寻常暑气蒸。稍可惜,现药无特效,且待公薨。

  有一次,启功先生突然头晕发作,连忙前去就医。医生为他输液诊治,但不知何故,一时间未见好转。他不仅未表露出紧张烦躁的神色,还临时敷衍成章,吟出一阙《渔家傲》来:

  “眩晕多年真可怕,千难苦况难描画。动脉老年多硬化,瓶高挂,扩张血管功能大。七日疗程滴液罢,毫升加倍齐输纳。瞎子点灯白费蜡,刚说话,眼球震颤头朝下。”

  除了头晕,晚年的启功先生还患有颈椎病。颈椎病一旦发作,他就会被家人送到医院去做牵引治疗,治疗的过程十分痛苦。每到这时候,身为诗人的他总会诗兴大发,把自己乐观幽默的心态传递开来。比如,他曾作过一首《西江月》来打趣自己:

  “七节颈椎生刺,六斤铁饼拴牢。长绳牢系两三条,头上数根活套。虽不轻松愉快,略同锻炼晨操。《洗冤录》里篇篇瞧,不见这般上吊。”

  就连接到病危通知书这样危急的事情,启功先生也视之为浮云,竟然还信手拈来,吟词一首:

  “浑身实难受,满口答无妨。扶得东来西又倒,消息传来贴半张。仔细看,似阎罗置酒,敬候台光。”

  曾有人问启功先生:“经历了这么多,你为什么还这么乐观?”启功先生回答道:“我从不温习烦恼。人的一生,分为过去、现在、将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现在很短暂,很快也会过去,只有将来是有希望的。”

  宽容谦逊

  常有人指责,说在中国,文人相轻已经成了一种传统。但实际上,真正有真才实学的大家,大多宽容谦逊,而启功先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也正是由于他宽容谦逊的心态,才使得他能够悠然长寿,坦荡无忧。

  作为当代中国的一位书法大家,启功先生的书法可谓名满天下,但这也导致假冒者众多,市面上赝品横行。对于这种现象,启功先生总是一笑而过,不予计较。有一次,启功先生在书画店撞见了一个假冒自己书法的人,假冒者顿时十分尴尬,正要乞求启功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不料启功先生却很宽容地说:“你要真是为生计所迫,仿就仿吧,可千万别写反动标语啊!”所以,售假的摊贩们都说:“这个老头好,从不捣乱。”

启功先生书法

  面对造假售假者,启功先生能够做到宽容待人,而在面对当年曾对其落井下石的人,他仍然能做到以宽容慈悲之心待之,这就更加难能可贵。1958年,启功先生被打成了“右派”,不仅停止了授课,还降两级工资。当时有一个人,在批判启功的过程中十分积极,后来再见到启功先生便十分难堪,这时启功先生反倒过来安慰他说:“那个时候好比是在演戏,让你唱诸葛亮,让我唱马谡,戏唱完了,就过去了。”

启功先生在讲课。

  除了宽容待人,启功先生的谦逊也是出了名的。1984年,启功先生被聘为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作为当时我国最早的一批博士生导师之一,他自然受到了学生们的尊敬和爱戴。学生们见到他,都亲切地称呼他“博导”,他一听,总是摇摇头说:“垂垂老矣,还博导,我看是‘拨倒’,一拨就倒,一驳就倒。”

  1989年,启功先生又被任命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大家前来祝贺,纷纷说:“您这是部级呢!”启功先生听了哈哈大笑,诙谐地说:“不急,我不急,真不急!”有一次外出讲座,会议主持人介绍道:“现在我们有请启老作指示!”启功先生接下来便说道:“指示不敢当。本人是满族,祖先活动在东北,属少数民族,历史上通称为‘胡人’。因此在下所讲,全是不折不扣的‘胡言’。”听众们在不禁莞尔之余,更对启功先生发自内心的谦逊敬佩不已。

  启功先生曾以如此幽默的形式自述生平,他说:

  “检点平生,往日全非,百事无聊。计幼时孤露,中年坎坷,如今渐老,幻想俱抛。半世生涯,教书卖画,不过闲吹乞食箫。谁似我,真有名无实,饭桶脓包。偶然弄些蹊跷,像博学多闻见识超。”

  终其一生,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名人、名学者,对于社会上尊称他为这“家”那“家”的现象,他也总是一概否认,只说自己是个普通的教师。他常常对众人感慨道:“大家都是平民,不要把自己看高了,大家都比地高,比天矮。”

  淡泊名利

  有句话说得好,胸怀淡泊人长寿,心平气和体健康。人到晚年,与世无争,淡泊名利,才能常葆平和心境,怡然自得,健康长寿。在这一点上,启功先生应该是所有中老年人的榜样。

启功与孙辈亲情融融。

  启功先生一生经历了无数曲折,无论顺境逆境,他都能以一颗平常心去面对,几十年来的穷日子也照样过得有声有色。人到晚年,终于赶上了国家发展的大好时期。作为中国当代屈指可数的国学大师,名利对于启功先生来说,自然是招之即来。可即便如此,苦尽甘来的启功先生却仍旧保持着布衣蔬食的简朴生活。遇到朋友和学生来访,也只是一杯清茶待客。而凡去过启功先生家的人都很难相信,就是这样一位“国宝”级的大师,竟然住在这样朴素的居所里——极普通的沙发,多年不变的陈旧家具,剩下的全都是堆得满满的书籍和学生们送给他的洋娃娃和玩具熊。但启功先生却打心眼里喜欢自己的居所,并将自己的卧室兼书房取名为“坚净居”。启功先生如此命名,究竟有何深意?幸好,他的一方古砚上铭刻着一句话,为我们做出了无声的解释,那句话是:

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

  可就是这样一位艰苦朴素,淡泊名利的老人,却经常慷慨解囊,资助公益事业。他曾用卖字画的钱设立了一个助学基金,命名时却又不用自己的名字,而是以他的恩师陈垣先生的名义去运作。除此之外,他还经常不计报酬,为他人创作书画作品,并不止一次地给希望工程捐款。

  启功先生曾写过一副对联,曰:

能与诸贤齐品目,不将世故系情怀。

  由此可见老先生的为人处世之道,平凡,自然,朴素,却又饱含大智慧。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更好地修身养性,与这个世界和谐相处,能够减少很多烦恼,达到心情愉悦,坦荡无忧的境界,最终收获属于自己的健康、快乐和长寿。所以,对于每个人而言,最好的养生其实就是拥有一个好的心态和性格,这也正如孔子在两千多年前所说的那样:“仁者寿。”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