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辞海》的历任主编

发布时间:2017-11-14  来源:文史e家

  作者:刘伟恒

  《辞海》是我国最大的综合性辞典,它以字带词,兼有字典、语文词典和百科词典的功能。《辞海》最早策划启动于1915年,当时的中华书局创办人陆费逵先生决心编纂集中国单字、语词兼百科于一体的综合性大辞典,并取“海纳百川”之意,将书名定为《辞海》,体现了他的宏博气势和远见卓识。

  《辞海》作为中国文化史上的煌煌巨著,是经过一个世纪、几代学人千锤百炼产生的结晶。其中,有四任主编功不可没。

《辞海》(2009年版典藏本)

  第一任主编:舒新城

  舒新城(1893-1960),湖南溆浦人,曾经担任成都女师教授和上海吴松中国公学校长等职,很早就在中国的教育界和著作界赫赫有名。1928年舒新城接受中华书局的邀请,出任《辞海》第一任主编。

  舒新城接手后,没有进入中华书局,而是先在南京设立一个私人编辑所,专编《辞海》的新辞和他的私人著作,后来由南京迁往上海。1929年再由上海迁往杭州,继续开展编辑工作。当年冬,中华书局的编辑所设立辞典部专编《辞海》,由所长舒新城兼充主任,开始《辞海》正式的编辑工作。

  到了1935年冬,在舒新城的主持下,全部底稿基本上完成。1936年春,先出样本,分送各地文教机关团体和文教界名流巨子,征求意见,并在各大城市的报纸上,登出样本,广泛吸收反映,又经大半年的整理修补,到1937年春,开始预约发售,计分上下两册,按版口与质量分成甲、乙、丙、丁四种,甲乙较大,丙丁较小;甲丙用圣书纸印刷,这种纸是基督教印圣经所用,外国进口货,质薄而韧;乙丁用道林纸印。当年秋,先出上册;次年春,续出下册。

  《辞海》比此前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辞源》规模更大,选订更精,收入1.3万个单字,10万条词汇,吸收了俚语和更多的历史词汇,以及新的中外词汇。因此,《辞海》的正式出版,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好评,在当时的文化教育出版界产生了巨大影响。

  上海解放后,舒新城继续担任中华书局编辑所长。1957年,毛泽东在上海会见了一批上海的文化名人,并在9月17日晚上接见了舒新城,舒新城借机向毛泽东提出了编辑 《辞海》 修订本和百科全书的建议。毛泽东当场表示:“我极为赞成,到现在我还只能利用老的《辞海》《辞源》,新辞典没有。你的建议很好,我会请人大常委会转达有关部门。”毛泽东勉励舒新城在中华书局设立编辑部,先修订《辞海》,然后再搞百科全书。

  经过七个多月的准备,1958年5月中华书局辞海编辑所成立,次年《辞海》编辑委员会成立,舒新城再次出任主编,编辑委员会成员有吕叔湘、陈望道、钱伟长、苏步青、周信芳、蒋孔阳、周谷城等一大批专家学者和夏征农、陈翰伯、罗竹风、巢峰等一批政界、出版界官员,可谓当时出版界最为强大的阵容。到1960年3月,《辞海》 试写稿印出。不幸的是1960年11月28日舒新城因重病去世,未能看到修订后的新《辞海》。

  第二任主编:陈望道

  舒新城去世后,陈望道担任《辞海》第二任主编。陈望道(1891-1977),浙江金华市人曾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回国后任复旦大学校长,上海大学等高校教授。他翻译了中国第一篇《共产党宣言》,撰写了《修辞学发凡》等专著。

  在舒新城已完成《辞海》试写稿的基础上,继续对 《辞海》 进行“修订”。为了提高编写质量,他建立了主编负责制,由总主编对全书负总责,各副总主编对分工主管的学科负责,各分科主编对本学科的各项工作负责。为了延揽人才,保证修订质量,陈望道充实了辞海编委会的人选,组成了一直浩浩荡荡的几千人队伍。

  《辞海》作为大型辞典,是全国辞书的典范,百人编、千人看、万人查,责任重大。陈望道一再对编委会成员说:必须严肃认真,毫不马虎;必须给人以全面又正确的知识,如果提供片面、错误的知识,将遗患无穷,就不能称作典范了。除了领导全盘工作之外,陈望道还直接参与和主持了 《辞海》试行本的总修订工作。对于总撰定稿,陈望道决定定稿分两步走,第一步先修改一遍,陆续编印试排本,供内部继续修改和解决交叉、平衡、统一用语等问题之用,这就是他们初步编出的《辞海·未定稿》。在第一步的基础上,第二步是原班人马再度集中对试排本予以改定,准备等极少数政治性强的条目审定后,即付排印。在最后付排印之前,陈望道又对《辞海·未定稿》的前言后记、疑难杂症等问题再次召开会议进行讨论,终于定稿。

  在陈望道的主持下,经过全体编委会成员的努力,《辞海·未定稿》终于在1965年春夏之交正式出版了。1965年版的《辞海·未定稿》,文字简练、体例严谨,被誉为新中国成立后中国辞书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它的出版,为后来《辞海》各版的相继问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78年底,《辞海》重新搭班修订时,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把《辞海》修订好,并在1979年10月1日正式出版,遗憾的是陈望道于1977年10月逝世,没能看到他主编的《辞海》问世。

  第三任主编:夏征农

  1978年,74岁的夏征农继舒新城、陈望道之后,出任《辞海》第三任主编。

  夏征农(1904-2008),江西丰城人,先后就读于金陵大学和复旦大学。1926年10月,夏征农在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1933年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此后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解放后在地方长期担任领导职务。

  作为《辞海》主编的夏征农在编纂过程中一贯强调: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成为解决《辞海》编纂中各种问题的钥匙。夏征农说:“《辞海》采取什么方针,要实事求是,尊重客观事实,尊重实际效果。《辞海》是一部综合性的工具书,在编纂过程中有个吐旧纳新的问题。什么词汇已经过时了,不适用了,大家不会去用,就可以去掉;有些新出现的词汇要收进去。吐旧纳新,这是很重要的一条。”求新成了夏征农主编《辞海》一直坚持的宗旨。

  在他主持下,1979年版、1989年版和1999年版《辞海》相继出版,发行量逾600万部,还出版了1100多万卷分册。2002年,编纂我国第一部特大型综合性辞典《大辞海》的工作开始启动,他又以98岁高龄出任主编,成为世界上最年长的大型辞书主编。有人以为他也就是挂个虚名而已,其实不然。一些重大问题还是由他拍板、出面;只要《大辞海》开工作会议,他都参加。2003年,《大辞海》的分卷本开始出版,陆续出版了哲学、医药科学、法学、语言学等卷。《大辞海》篇幅是《辞海》的2.5倍,

  2004年1月,夏征农在自己100周岁生日时,赋诗一首:“人生百岁亦寻常,乐事无如晚节香,有限余年乃足惜,完成最后一篇章。”这里的“最后一篇章”,指的就是《大辞海》。据史料记载,明朝的解缙39岁编纂《永乐大典》,清朝的纪昀49岁编纂《四库全书》。夏征农从74岁起主编《辞海》,编到104岁,前无古人。

  第四任主编:陈至立

  2009年版的《辞海》修订工作启动后,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继舒新城、陈望道、夏征农之后,担任《辞海》第四任主编,也是《辞海》的首位女主编。

  陈至立(1942-),福建仙游人,1961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毕业于复旦大学。先后担任上海市副书记、教育部部长、全国妇联主席、国务委员、全国妇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要职。

  陈至立担任《辞海》主编后,同样高度重视《辞海》的编纂工作,多次召开专题会议。她指出,在舒新城、陈望道、夏征农三任主编的主持下,经过数以千计的专家、学者几十年来的不断修订,《辞海》的编纂取得了丰硕成果,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为提高中华民族的文化素质,为社会主义文化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新版《辞海》的编纂要适应信息时代的要求,出版电子版,做好在线上网工作,扩大读者群和覆盖面。

  2009年《辞海》第六版的修订本,作为共和国六十华诞的献礼与读者见面了。据统计,2009版《辞海》,总条数近十三万条,比一九九九年第五版新增8%,总字数约1950万字,比第五版增加约一成。与历次编纂方法相比,此次《辞海》编纂充分利用了计算机和数字化技术,建立了全文检索数据库以及质量技术保障系统,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和书稿质量。

  尤其是,新版《辞海》除了出版主体版本彩图本(音序)以及普及本、缩印本等纸质版本外,还推出了具有无线上网功能的《辞海》手持阅读器及网络版。具有80多年历史的《辞海》,几代人精心经营的纸介载体,开始迎来了数字化、网络化出版的变革,开启了新一轮生命周期。

  目前,在陈至立的领导下,正在进行第七版也就2019年版《辞海》编纂工作,将于建国70周前夕与读者见面,他们决心编出是《辞海》百年历史上质量最高、使用最便捷的版本。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