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提笔回顾天地窄”

——纪念萧娴先生诞辰115周年

发布时间:2017-11-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萧娴

  作者:张鸿俊

  2017年夏,由中国美术馆主办,南京市求雨山萧娴纪念馆协办的“国家美术捐赠奖励与收藏系列展:书中有我——萧娴先生诞辰115周年遗墨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萧娴先生(1902—1997),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女书法家,字稚秋,号蜕阁,署枕琴室主,贵州省贵阳市人。父亲萧铁珊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又是著名的南社社员,工诗文,善书画。

  萧娴幼承庭训,小小年纪就以善作擘窠大字闻名乡里,十三岁时就以丈二匹大字对联震惊广州。那年,广州大新百货公司举成大厦落成典礼,萧娴写了一副丈二对联送去祝贺,联语是父亲拟的: “大好河山四百兆众,新辟世界十二重楼”,观者赞叹之余,也有人怀疑一个小女孩能写出这么好的巨型作品。于是萧娴又当众写了一个大横幅: “壮观”,以雄浑的笔力,险奇的结体,引起全场轰动。被誉为“粤海神童”。

  萧娴青年时代好交游,善饮、胆大,为人落拓不羁。北伐时,萧娴曾在广东参加了宋庆龄女士举办的慰劳会,以自己所书间距义卖得千元,悉数襄赞国民革命,受孙中山赞赏。

  萧娴十四岁入广州美术专科学校学油画,后又从著名画家高奇峰学画梅花,以国画笔墨营养书法,书艺日进。十八岁那年,广州书法社就吸收她为社员了。

  萧娴之父萧铁珊和近代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运动的领袖康有为是朋友,戊戌变法运动被慈禧太后镇压后,康有为逃亡出国,后回国居上海。康有为学问深厚,诗文书法并为当时所重。萧娴非常崇拜他,康有为也深知萧铁珊的人品和学识,于是萧娴得有机会拜康有为为师,其时她二十岁。当时萧娴有临写《散氏盘》的册页,笔力相当精到,康有为看后十分欣赏,在册页后面题诗云:“笄女萧娴写散盘,雄深苍浑此才难,应惊长老咸避舍,卫管重来主拈坛。”第四句所云“卫”“管”指古代女书法大师卫夫人和管夫人,这是极高的评价,对二十岁的萧娴是极大的鼓励。

  萧娴从康有为学艺,十分用心,把康有为撰的《广艺舟双揖》作为必读的教科书,随身携带,有空就翻阅。她当时还多次听国学大师章太炎的国学讲座,曾把自己临《散氏盘》的册页给章太炎评价,章太炎也十分欣赏,题诗勉励,形容其书法线条云:“真如万岁枯藤。”这也是对萧娴极高的评价。

  1927年萧娴随父迁居香港,在香港标润格鬻书。于右任等著名书家在报纸上介绍萧娴,称之为“大书家”,并称她“幼承庭训,即工书法,行楷精良,篆籀奇古。卫管复生,茂漪再世。女书家中。 实罕其匹。海内名士,龛然誉之”。

  萧娴的艺术主张归纳起来有七条:一是悟。她说:“悟者,书魂之窍妙也,有赖于学识,多所联想。未必全出于聪明。”二是学。她说:“认真读书,读得越多越广越好,不读书就没有 内含神韵的书卷气,不能脱俗,难免匠气。”三是气质。她认为:“气质对于书艺,如土壤之于植物。同等的阳光雨露,盐碱地无从播种,贫瘠地无望丰收。土壤可以改良, 人的气质也可以变化 。”四是胆。她认为“不管临池还是创作,抓起笔来就写,往往得趣;若左顾右盼,患得患失,人既窘迫,书必不佳广。”五是爱。这就是爱生活,爱自己的事业。六是脱略名利。她说:“名利之贪心荫发,艺术之真趣顿失。没有殉于艺术的操守,艺术断无成就,艺术需要痴情,名利场窒息一切艺术。”七是“天道酬勤”四个字。

  我有幸收藏萧娴先生书法对联一副,书之内容:“天地入胸臆,文章生风云。”

  萧娴早年崇尚碑学,深得北派三昧。篆学邓石如,得其朴厚;后习石鼓、籀文,益为高古;隶法石门颂;行书得力于石门铭,更从汉魏其他诸碑如张迁、华山庙、爨龙颜、郑文公等,汲取神髓,互为表里。中年遍历西南名山大川,后定居于六朝古都南京,平生瞩目自然,留情景物,故日月精华,山川奇气,洋溢笔端。淋漓见波涛之迹,奇拔得山岳之险。特擅擘窠大字,风云入怀,得意挥洒。纷披雄浑,每有“提笔四顾天地窄”之概。为书之道,关乎性情,通乎造化。萧书以温厚为形体,恣肆为气神,自成面目,影响当代。

  萧娴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当然书法是主体。她中年以前,曾致力于画梅花,虽然老年后精力所限,不再弹旧调,但她的绘画基础对于书法的风韵的形成是起营养作用的。

  萧娴也善于作诗词,八年抗战中,国难深重,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她出于爱国的心情,作了许多咏叹时事的诗词,可惜因经常易地避难,诗稿遗失大半,幸存数十首,她录成《劫余草》一本。林散之有《赠萧娴老人》诗赞美她的书法和诗词云:“豪情书似康南海,逸气才留郑小坡。”下注云:“君书学康有为,而词气又近郑文悼,小坡其字也。”郑文悼是清末光绪举人,他的词体洁旨远,句娇韵美,当时评论家认为可比之南宋著名词人清真、白石的。

  萧娴爱好戏曲,有很高的音乐欣赏能力。家藏旧琴,虽然不拨不弹,却总觉得声韵自在。她认为无声比有声更饶声的雅趣,这是一种哲趣,很像一千多年前陶渊明藏琴不用的意味,所以自名其书斋为“枕琴室”。她善作对联、多自己亲拟,既饶哲理,又多情韵,譬如挽林散之的对联云:“绝艺是老,大聪为聋。”传为绝唱。

  吾爱萧娴先生书法,先生虽为康南海弟子,确从不张扬。萧娴先生在其《庖丁论书》中写到:“我爱榜书,因爱大物。诸如我爱长江,汹涌天际,我爱长城,屏障万里。”此中豪壮成于山川间,而发从芳墨,无拘无束,全从自然。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