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湖南省博物馆珍藏的国宝级文物

发布时间:2017-11-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 :施泳峰 

  战国人物御龙帛画。纵37.5厘米,横28厘米,1973年出土于湖南省长沙市战国时期楚国墓葬。呈长方形,描绘了巫师乘龙升天的情景,巫师宽袍高冠,腰佩长剑,手执缰绳,神情潇洒地驾驭着巨龙,头顶上方有华盖。龙首轩昂,龙身如舟,龙尾翘卷,迎风奋进。龙尾之上立有仙鹤,龙身之下有鲤鱼。画面中华盖和巫师的衣带随风飘动,表现出巫师乘龙飞升的动态场景,有迎风挺进的意境。整幅作品以单线勾勒平涂,渲染兼用,画面线条流畅舒展,人物形象生动传神,对巫师、巨龙、鲤鱼、仙鹤的描绘均恰到好处。战国时期楚国的民间有招安魂魄的习俗,招回死者的魂魄,让其得以升天,所以考古工作者认为画面中的巫师就是墓葬的主人,他不是通过龙凤引导升天,而是直接驾驭飞龙升天,希望灵魂能够快速进入天堂。这幅战国人物御龙帛画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仅有的2幅战国帛画之一,是我国最早的人物肖像画,与战国人物龙凤帛画并称为战国绘画的“绝代双骄”,是国家文物局首批64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

  汉代素纱襌衣。长128厘米,袖长195厘米,袖口宽29厘米,腰宽48厘米,下摆宽49厘米,重49克,1972年出土于湖南省长沙市马王堆汉墓1号墓。面料为素纱,素纱丝缕极细,缥缈如雾般轻盈,晶莹如水般剔透,重量还不到一两。因没有颜色,没有衬里,所以称为“素纱襌衣”,经过折叠后甚至可以放入火柴盒中,可谓是“薄如蝉翼”、“轻若烟雾”。襌衣,又称“单衣”,在汉代是专门套在色彩艳丽的锦袍外面,为锦袍上华丽的花纹增添了一层朦胧之美,不仅增强了锦袍的层次感,而且衬托出锦袍的华美与尊贵。襌衣的轻柔和飘逸,可以令女性穿上之后,迎风而立,徐步而行,飘然若飞,尽显女性的柔美之感。这件汉代素纱襌衣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存世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制作最精美、质地最轻薄的一件衣服,也是存世最早的印花织物,代表了汉代养蚕、缫丝、织造工艺的最高水平,在我国古代丝织史、服饰史和科技发展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是国家文物局首批64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

  汉代黑地彩绘棺。长256厘米,宽118厘米,高114厘米,1972年出土于湖南省长沙市马王堆汉墓1号墓。用上等的梓木制成,以黑漆为地,在灰白色、粉绿色等冷色调中,适当配以红色、黄色、橙色、赭色、紫色等暖色调,用艳丽夺目的色彩描绘出漫卷多变、奔放飘逸的云气纹,在云气纹中间有116只形态各异的神兽穿插其间,神兽纹与云气纹浑然一体,组成了57幅人神杂处、怪诞奇幻的图案,如“仙人降豹”“怪神操蛇”“巨鸟衔鱼”“仙人弹奏”等。神兽的描绘以线和面相结合的方法,利用彩料的厚薄深浅来描绘出轮廓和结构,每只神兽的形态都似一座浅浮雕,立体形象,千姿百态,各具神情。在画面上出现最多的是一种似羊非羊,似虎非虎,头上长角,身上有尾的怪兽,有的手里抓着蛇,有的嘴里咬着蛇,显然它们具有打鬼吃蛇的本领,能够保护灵柩不被损坏,确保墓主的肉身不被侵扰。汉代盛行在云气纹中添加各类神兽、神禽和神仙,组成辟除邪厉、吉祥如意的图案。这件汉代黑地彩绘棺虽然在地底深藏了2000多年的时间,但依然闪烁令人目眩神迷的色彩,充满了浓厚的浪漫主义的韵味,表达了对永生的寄托和对美好的向往,勾勒出绚丽缤纷的神秘仙境,是国家文物局首批64件禁止出境展览的文物之一。

  唐代褚遂良临摹《兰亭序》卷。纵24.5厘米、横65.6厘米。绢本,因呈黄褐色,亦称“黄绢本”。《兰亭序》原东晋书法家王羲之所书,通篇淡和空灵,潇洒自然,用笔潇洒飘逸,浑然天成,是王羲之书法艺术的代表作,被后世视为典范和楷模。褚遂良(596-659年),字登善,杭州钱塘人,官至中书令、尚书仆射等。虞世南去世后,唐太宗叹息“虞世南没后,无人可与论书者矣”,于是魏征就向唐太宗推荐了褚遂良,指出“遂良下笔遒劲,甚得王逸少体”。褚遂良工于书法,继承王羲之的传统,外柔内刚,笔致圆通,见重于世,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初唐四大家”。唐太宗酷爱王羲之书法,曾以重金悬赏征购,天下争送至京,真伪难辨,只有褚遂良能够品评鉴别,并编目藏入内府。唐太宗得到《兰亭序》的真迹后,命褚遂良、欧阳询等人临摹数本,分赐给臣下,真迹相传陪葬昭陵。这份唐代褚遂良临摹《兰亭序》卷的字体清丽刚劲,笔法娴熟老成,由于是绢本,有些纸上的效果不易体现出来,加上年代久远陈旧泛褐,与唐代的艺术效果有了差距,但笔意和字形保存了下来,可以清楚地看到书写时行笔的轻重缓急,笔力轻健,点画温润。在正文末行“斯文”之下有“芾印”(宋代米芾)“子由”(宋代苏辙)的朱文印章,印文已模糊不太清晰,卷前引首有明代董其昌题书“墨宝”二字(残存)。

  这份唐代褚遂良临摹《兰亭序》卷是唐代早期的书法作品,深得王羲之《兰亭序》的神韵,不仅可以感受到王羲之书法的艺术魅力,而且可以感受到唐代早期的书法风尚,历经千年岁月流传至今,保存完好,实属不易。 (中)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