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康乾盛世时期的白洋淀水围

发布时间:2017-11-10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庞凤芝 彭秀良

  习武行猎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传统。在古代,围猎既是人们从事政治军事斗争的必要手段,也是获取生活资料、陶冶性情、锻炼体魄的重要方式。代表着中央集权象征的帝王更视行围打猎为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内容。自古以来,围猎就有水围、旱围之分,帝王行猎多为旱围,水围虽不多见,但在典籍中也有记载。“周太祖广顺三年正月,幸城南围。临水亭,见双凫争藻,戏于池面。引弓射之,一发而叠”(《册府元龟》)。可见,帝王水围早已有之。

  肇兴于白山黑水间的满族早年以渔猎为生,剽悍勇猛,极富尚武精神。及至入关,迁都北京之后,为防止八旗子弟耽于享乐,渐忘骑射,仍保持祖先武艺超群、勇力过人的尚武传统和强悍的民族特质;也为使皇室成员亲近大自然,强健体魄,特别是使皇帝不沉溺于宫廷生活,保有励精图治的精神和雄心壮志,满族统治者,以康熙、乾隆皇帝为代表,勤政之余,把习武行猎放在重要位置上。为此,康熙帝在京郊南苑和承德特设围场,定期举行盛大的阅兵围猎活动,而水上行围即水围也是康熙和乾隆习武行猎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水围是指在河湖水滨地带,帝王及其扈从荡桨飞舟、拉网捕鱼、射杀禽鸟等水上打猎活动。

  清朝水围仅仅举行在康熙、乾隆两朝。康熙是位兴趣广博,文武双全的具有雄才大略的帝王。康熙六年十月(1667年),14岁的康熙帝首次巡视白洋淀。深秋的白洋淀,天高露清,山空月明,夹湖两岸,草树葱茏,放眼望去,烟波浩渺的白洋淀,风烟俱净,天水一色。

  如此美景使身居宫院高墙之内的少年天子禁不住陶醉其中,倍感愉悦。康熙十六年四月(1677年)在巡幸畿甸之际,康熙帝乘便到雄县、霸州,开始第一次正式水围。自此之后,直到康熙六十一年,在四十五年的时间里,水围达三十次之多。特别是在康熙四十年之后,这时正值康熙帝年富力强之时,水围兴趣愈来愈浓厚,几乎年年举行,直至以69岁高龄,依然携众臣,执弓箭,于白洋淀水围。康熙帝对水围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乾隆帝向来自诩效法乃祖。乾隆时期尽管湖淀水量减小,需要疏通水道,堵截淀水,但他仍仿效祖父,数次水围。康熙当年水围尚无淀水减少之虑,到了乾隆年间,水渐渐减少,以不能适应水围的需要。如遇水大之年,仅将张青口越河堵闭,尚可足用;如果水小,则需在白露节后兼闭赵北口木桥,以关拦淀水,如此方可足备来年春月水围之用。乾隆年间的几次水围,所以要提前半年多发布旨令,原因就在于此。

  凡遇水围之年,首要任务当是预备船只,“向来恭逢皇上行幸,水围船只俱系仓场总督预备料理”(《康熙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第一册)。皇帝乘用的船只称为御船。根据巡幸需要确定御船数目,这些御船都有一个吉祥动听的名字,如安福舻、翔凤艇、大沙飞、行春舫、第一舟等等。向例由内务府奉宸苑预备五六只威护船,作御船的前导,其余使用的则是称为普拉的小船了。康熙年间的一次水围,仅普拉小船就有八十只。仓场总督确定水围船只之后,便是水手、纤夫的雇觅。当皇帝出巡水围之前,先期由清宫御船处专管大臣办理外雇水手,再将奉宸苑收贮的威护船等运至天津船坞,然后随同皇船赴赵北口应用。同时委派官员奔赴霸州备办有关事宜。至于纤夫号衣等则交由地方官承办。此外,有关船只油饰、旗幛添置、水手衣帽、槁橹蓬缆锚撅之类等,均要置办妥当,甚至连晚上照明的羊油蜡盏也要备齐。康熙年间水围,一次领取车价银为一万三千两,用车达三百五十辆。

  水围之前尚需向导前往水淀,查勘探路。或行水路,或走旱路,均须查明回奏。若行水路,即自京郊南苑海子启程,前往天津,由大沽、大清河至赵北口。较之陆路,须多行五六日。若走陆路,则经由南苑一直向南,直达霸州。后者较为便捷。康熙、乾隆水围多是从京城出发,专程前往,围罢回京。有时是巡幸五台之后,于回銮途中,绕道雄霸,水围之后,再回京城。其中,康熙二十二年、三十七年、四十一年、四十九年,共有四次是巡幸五台之后回銮途中行水围的。乾隆十五年的水围,也举行在奉皇太后西巡五台之后。而且此次回到南苑之后,在南红门内又进行了一次水围活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内阁起居注》档91号)。

  白洋淀水围多是在春意盎然的二三月间举行,且规模宏大,形式独特。初春的白洋淀,湖水清澈缥碧,千丈见底,水中鱼鳍直立,银光闪闪,舟桥云霞倒映水中,动静谐趣;夹岸草木勃发,柳枝烟笼婀娜;天上思鸟群归,雁阵成行。在这和风送暖,草长莺飞,淀水融融,禽鸟北上之时,正是大举水围的黄金季节。康熙帝在众水汇聚的赵北口登舟水猎,习武行围。赵北口是当年宋辽对峙,杨六郎把守三关的屯兵重地。它位于白洋淀东部15公里处,是南北水陆交通要道,以12连桥著称于世。现在的淀上文化苑水围宫内有一康熙撰并书的碑刻为证:“赵北时巡至,燕南古戍闻。人烟生晓市,桥影漾晴云。浴鸟迎船出,垂柳隔浦分。中流清赏洽,箫鼓陋横纷。”此诗是康熙帝驻跸赵北口,巡幸白洋淀时所作。12连桥三面临水,一面是绿柳夹岸的七里长堤,面对众水汇聚的白洋淀,水天相连,苇荡中候鸟云集,鸟飞鱼跃,是水围狩猎的好去处。当时白洋淀分东西两淀,东淀周300余里,西淀周400余里,其中21处为最佳围。“淀水春生际,渚禽北乡时”(乾隆《赵北口阅水围》序)。水围开始,由直隶督抚率领镇道等官,乘舟悄悄从四面围合,驱使万千水鸟风翔云集,飞临围船上空,布满天际,遮云蔽日。这时只见舟飞、翔舸、浆快、橹欢,刹那间炮声阵阵,万箭腾空,火光四起,鸣镝嗖嗖,转眼间,仰望半空,羽毛纷纷飘如飞雪,鸿雁野鸭应声而落。受惊之鸟散而复合,如黑云当空左右盘旋。此时,是皇帝最开心的时刻。乾隆十五年二月的水围,他亲自持火枪发射,竟获水禽五十余只。又用箭射得二十余只(《任邱县志》卷首)。水上围猎宏伟壮观,令人惊心动魄。康熙就这样少则三五日,多则七八日,甚至十数日围猎于水淀之上。康熙在水围期间并未停止政务,在行宫或在途中行幄内召见臣工、裁夺政令、审阅奏章,还将收获的野凫鱼雁赐予臣属或地方官员共享美味。正如康熙晚年所作《舟中观猎》一诗:

  习战昆明汉武穿,于今江河靖鲸烟。常思远涉坚筋骨,每令平流演猎船。雁阵惊枪离复合,鸥群畏弩散还连。衰年虽乏弯弓力,黾勉春蒐以德先。(《畿辅通志》卷八)

  这里不仅写了演戏猎船的背景和意图,生动逼真地描画了水围的景象,还道出了自己虽然年老体衰,也努力坚持水围,已达到弘扬习武的真正目的。

  康乾盛世中将近八十年的时间里,康熙、乾隆祖孙先后到白洋淀举行过三十多次盛大的水围。他们在众水汇聚的赵北口登舟水猎,习武行围。在万顷碧波之上,茫茫天水之间,群舟列阵,猎船排排,旌旗飏空,黄盖满川,一派威武雄壮之气。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