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韩复榘之后的第三集团军

发布时间:2017-11-09  来源:文史e家

  作者:李惠兰 邢曼临

  第三集团军原属西北军的旧部,由韩复榘率领的第三路军改编而成,韩复榘时兼山东省省长,长期驻扎山东。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第三路军奉命改编为第三集团军,韩复榘为总司令,副总司令为于学忠和沈鸿烈。

  1938年初,韩复榘因对日作战不利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令处决,1月13日任命于学忠兼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孙桐萱为副总司令,但因于学忠的51军在蚌埠有战斗任务需要亲自指挥而第三集团军的作战区在曹县,于学忠两地指挥战斗分身乏术,经请示上级将孙桐萱升为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辖孙桐萱为军长的第12军、谷良民为军长的第56军和曹福林为军长的第55军,属第一战区指挥管辖。

  徐州会战前夕,蒋介石、李宗仁将原第三路军分割使用,一部分仍留在原地,第三集团军归第五战区李宗仁领导,命孙桐萱率第20师、第22师、第81防守金乡、曹县以北黄河沿线;命曹福林率第29师、第74师赴滕县以北作战,曹师第87旅(旅长荣光兴)调台儿庄附近,命吴化文率第四师袭击济南。

第三集团军使用ZH-29式半自动步枪进行射击演示 。

  血战济宁九个连士兵肉搏牺牲

  徐州会战是第五战区李宗仁领导的。1938年1月沿着津浦铁路南下的矶谷师团碰到孙桐萱和商震的这两支死战不退的部队,使日军吃了不少苦头。2月10日第三集团军奉命收复济宁牵制日军南进,要求一部向汶上攻击并向济宁侧击,孙桐萱命令谷良民第22师由定陶县大长沟渡过运河,迂回向济宁北门进攻;曹福林第55师一部由金乡渡过运河,向济宁南关进攻,协同收复全城,使日军在台儿庄作战部队右翼受到威胁,敌后交通津浦铁路随时被我军切断;展书堂的第81师由方河镇渡过运河,向汶上攻击,并向济宁侧击。

  据守济宁的是日军第十师团第八旅团第39联队1400人,大部分集中在南关,只有500人驻城里。2月12日晚22时,谷良民指挥第22师第64旅(旅长时同然)的两个团向济宁北门发起进攻,另一团布防在二十里铺打援。由于我军火力不足,导致登梯攀城之官兵伤亡惨重,至14日山炮才轰塌济宁西北城墙,九个连立即从豁口冲入城内,和日军展开巷战,一度控制全城。

  15日,日军协同火炮、战车前来增援,同时分兵一部,直驱大长沟切断我军后路。我军入城部队因武器拙劣,与敌肉搏至夜,九个连的战士全体壮烈牺牲。在济宁西南城策应的第55军曹福林的部队一度攻入火车站,但也无力扭转战局;展书堂第81师于十三日夜一度攻入汶上北关,与敌肉搏四昼夜伤亡2000余人,亦无力分兵侧击济宁,谷师终因腹背受敌伤亡惨重不得不撤出战斗,至南旺镇到水流店一线设防,展书堂第81师奉命撤回方河镇沿运河设防。

  奇袭大汶口机场摧毁敌机

  孙桐萱、曹福林等军在微山湖西嘉祥一带与敌继续奋勇抗战,使鲁西转危为安。至3月23日台儿庄战役打响,第三集团军在济宁、夏镇、滕县一线侧击敌军。当时日军的飞机在台儿庄上方嗡鸣,狂轰滥炸,对我军的威胁极大。在紧急关头李宗仁令孙桐萱率部解决危机,孙当即命令第12军的20师挑选劲旅组成敢死队,于3月27日摸黑到大汶口机场附近,趁敌人不备烧毁了油库弹药库摧毁了敌机,顿时机场成了火场,敌人失去了空中优势无法南下增援台儿庄,对台儿庄大捷起了重大作用。

  徐州会战后,第三集团军完成对敌人消耗的目的。5月中旬,土肥原贤二的第十四师团由黄河北岸濮县至南岸豫东一带猛攻,企图阻止中国军队东进,并切断陇海铁路,进而袭击开封、郑州、武汉。薛岳指挥六个军一个师的兵力组织围歼,孙桐萱第三集团军奉命参战,任务是:会战前主力在相里集、谭集之线与敌作战掩护大兵团集中,会战后掩护主力部队撤退,会战中第三集团军的任务是向旧考成、贺村攻击,并以一部埋伏于鲁道口、大寨集、王庄等处,相机袭击敌人。74军、第三集团军20师、新编35师、106师进攻三义寨。

  此后该军奉命在许昌集结,到达许昌时,适逢黄河决口,洪水阻住数千敌人无法撤退,日军被打死淹死五百余名。不久,第三集团军便开赴江西担任长江防务,扼守武胜关一带防止敌人南进。

  郑州拉锯战

孙桐萱

  1938年夏,第三集团军调归第九战区指挥管辖,但因第25军番号撤销(其第22师编入第12军,第74师编入第55军),曹福林的第55军调归第二集团军领导,孙桐萱仅辖第12军,第三集团军又在江西参加武汉会战。武汉会战后的第三集团军在江西休整至10月下旬奉命北上前往郑州,担任花园口至周家口以北黄河防务。负责郑州城及北起花园口,向南经中牟、蔚氏、扶沟、西华到商水县周家口300多里弯曲河道的防务。历时三年多,总部设在郑州市的陇海花园。一直在此期间孙桐萱带领第三集团军的将士一直遵循西北军的“不扰民、真爱民、誓死救国”的教导。由于郑州是沦陷区到大后方的通道,所以滞留了许多难民,孙桐萱为此曾兴办曾被服厂,招收工人解决难民的生活问题。此时全国性的高校西迁也使第三集团军随军子弟的教育成了问题,为此第三集团军办了荫亭中学,使军人子弟可以学习文化课和军事知识,所有的费用均由军中支付。在农忙的时节,部队都要到农村播种,只许帮民不许扰民,在驻地设有军警维持治安。由此,军民形成了良好的关系,百姓也愿意帮助官兵破坏敌人的铁丝网、带路、请缨去前线战斗,共同抗击敌人。

  为了加强河防,第三集团军还定期轮流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到河东的蔚氏、杞县、太康等地积极开展游击战,既打击了敌人,又让部队在实战中得到了锻炼。在1939年孙桐萱兼任豫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时,81师师长贺粹之率部在太康、睢县、民权一带打游击战,每战胜利,屡受嘉奖,获得年总评全国正规军的游击战第一名。

  第三集团军在郑州把守河防期间曾两次奇袭开封,每次都攻入城内,打击日本侵略者。据孙桐萱将军的秘书宋一萍回忆,第一次奇袭发生在1939年的秋天,第三集团军临时组成突击队趁夜攻入开封城内,占据鼓柚。我军在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后,在战乱中第三集团军的将士悄悄离开开封城回到黄河西岸,百姓欢欣鼓舞,纷纷传颂着第三集团军的事迹。第二次奇袭开封发生在1940年4月,第三集团军组成以周遵时为指挥官的混合师约1.2万人渡河直捣开封,消息传出后,引发全国轰动,外国通讯社称此举为华军对日军已占重要城市的一次有效攻击。

  第三集团军保卫郑州的只有12军下辖的20、22、81三个师。总司令部直属单位有重迫击炮兵团、山炮营、工兵营、辎重营、特务营、侦察连和两个补充团。以两个师在黄河防守,一个师机动。1941年9月,日军进行第二次长沙会战,为牵制我豫中部队,由晋东南,豫中调集日军的第26、35师团及由平汉路北段抽调110师团配备骑兵、化学兵、飞机百余架、战车七十辆及大批重炮在中牟、京水等处集中。10月2日凌晨3时,日军鲤登少将指挥机械化部队约5万人在炮火的掩护下欲强渡黄河,第三集团军河防部队与之激战,二十分钟后全连阵亡。我军集中火力攻击渡河日军,双方战斗胶着陷入白热化,我军歼敌不少,但寡不敌众,在日军化学武器的攻击下,不得不连连后退。孙桐萱将军得知战况后,将总部预备部队和直属部队调上火线,同20师、22师及援军81师全力阻击敌人。

  天亮后日军大批飞机对郑州市区连番轰炸,不停扫射我军阵地,日军步兵和我军短兵相接双方伤亡惨重。2日晚,日军陆续渡河增援至6000余人,再硬拼下去必然会造成更大的伤亡,22师将领分析形势认为应避敌锋芒,伺机反攻,并向总司令汇报。3日拂晓,敌军在猛烈炮火和飞机的掩护下全力进攻,我军一面阻击一面不断转移阵地。第81师在贾鲁河新堤一带的战斗尤为激烈,所部一营长负伤腹破肠拖,仍与连长夺回敌机枪一挺,毙敌二三人,最后死于桥下。在最危险的时刻,孙桐萱亲临前线督战,见我军长期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经上级批准后,暂时放弃郑州城,引敌人进入郑州以南、东南、西南密县的嵩山山麓,以游击战和运动战的方式以逸待劳诱敌深入。此后20多天,第三集团军在坚守阵地杀伤日军有生力量同时,不断派部队袭击郑州日军部队。31日黄昏,对面敌军火力渐弱,似有退却模样。10月31日至11月1日夜间,第三集团军全线反击,日军溃退,第20师60团当夜收复郑州。

  1943年1月,原西北军中长期从事地下党工作的刘贯一同志又在第三集团军中发展共产党员,孙桐萱默许中共地下党在部队中存在。此外,他曾支援同在豫皖边区的新四军5000块钱,为此被蒋介石扣押,第三集团军番号也被撤销,其基本部队第12军被汤恩伯收编。后来,蒋介石由于并没有抓住孙桐萱“投敌”的真凭实据,最后提出孙桐萱在第三集团军中发展共产党员,给孙桐萱调动工作。不久,派人给孙桐萱送来一纸中将军事参议的委任状。1945年日本投降后,孙桐萱回北平办理退役手续得到批准。1946年6月16日,孙桐萱回到北平,以后一直住在北平。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