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图

【抗日名将】亲见戴安澜殉国

发布时间:2017-11-07  来源:文史e家

戴安澜将军像

  我作为戴安澜将军旧部,曾追随他历经卢沟桥、台儿庄战役,并且随从远征入缅,痛歼日寇,对他扬威国外、壮烈牺牲的情景,记忆犹新。兹谨就我亲见亲闻,缕述烈士为国捐躯的情况,以光史乘,聊表缅怀敬仰之忱。

  南宁一仗冲入敌军重围

  1939年11月,戴安澜调任第五军第200师师长,奉命自祁阳率部驰赴镇南关(现名友谊关),阻击由越南入侵的日军。此时日寇已在北部湾登陆,企图占领桂林,打通湘桂铁路,西南战局顿时紧张起来。

  第200师从全州越过桂南昆仑关,以第600团为先锋,直趋南宁。越过南宁,便是镇南关了。因我军通讯设备落后,情报迟一步,600团不知镇南关已失守,南宁已入日军,仍然直冲入城,遂陷入敌军包围之中,双方交战激烈,血肉横飞,邵一之团长阵亡,接着团副吴其升牺牲、副团长文模负伤,师参谋长张维翰临阵指挥,据东门督战。

  此时我任599团联络官,亦随600团入城,参谋长命我赶紧出城,向师长报告:“后面部队不要前进了。”我飞跑出东门两里多路,望见师长小轿车迎面急驶而来,便站立马路当中,招手停车,师长急问“有什么事?”我连忙报告:“600团冲入南宁城里被围,邵团长阵亡,参谋长叫后面部队不要前进!”师长大怒,立即跳下车,命令部队一律下车,就地隐蔽待命,一面命令:“特务连跟我上!”便跑步冲入城里。被围官兵一见师长到了,士气大振,杀声震天,攻势如潮。一阵冲杀,击退了敌人,夺回邵一之团长等遗体,救出600团官兵。由于敌情不明,师长遂决定撤出城外。12月4日,敌军进占昆仑关。

  昆仑关大战连日吐血

昆仑关战役中,中国军队向日军猛烈进攻。

  昆仑关为桂南咽喉要道、古代兵家必争之地。此关两侧高山峻岭,一山当道而立,有公路盘旋至山顶而下,岭头狭路便是关口,形势险要,北向易守,南向难攻。此时关上关下及其两侧高山之制高点,全被日军占领,构筑工事,架设机枪大炮,企图由此直下桂林,打通湘桂路,与粤汉路之敌会师,然后直取贵阳,威胁重庆。

  1939年12月17日,第五军杜聿明部攻打昆仑关战役开始。廖耀湘率第22师、郑洞国率荣一师担任左右翼,攻打两侧山头制高点;戴安澜率200师担任正面主攻夺关。当时李宗仁、白崇禧、陈诚、徐庭瑶均亲临督师。戴师长当他们面发出誓言:“请放心,不夺昆仑关,决不下战场!”当天上午,攻击开始,我军万炮齐轰,摧毁了敌人工事,20分钟后发起冲锋,友师一举占领两侧牡丹岭、仙女山、老毛岭、四四一高地和罗塘高地。我200师迅速攻占了关口。不久,敌人凶猛反扑,四四一高地失守,关口置于敌军炮火俯射之下,我200师遂主动撤离,关口得而复失。此后敌军大举增援,配有飞机、坦克助战。我白天只能佯攻,夜间才能冲杀争夺。

  经过18个日日夜夜的浴血奋战,在友师配合下,关口经过三得三失,于1940年1月3日,我军终于攻占了这座雄关。此役歼灭日寇第五师团第十二旅团6000多人。毙少将旅团长中村正雄和联队长三木吉之助等将官,缴获大批枪支、弹药、马匹、坦克和大炮等作战物资,获得举世闻名的昆仑关大捷,稳定了西南战局。后方慰问团遂上关劳军祝捷,当时田汉先生曾口占七律一首,盛赞将士英勇。诗云:

  一树桃花惨淡红,雄关阻塞驿亭空。倭师几处留残垒,汉帜依然卷大风。仙女山头奇石耸,牡丹岭上阵云浓。莫云南向输形胜,枢相当年立战功。金属质感分割线

  在18天鏖战中,戴师长连日呛咳吐血,服药打针不愈,徐庭瑶将军令其退下休养三天,师长不从,继续指挥战斗。辎重营营长戴蔚文,从柳州机械化学校请了学过中医的文书上士席逸凡来阵前为师长按脉开方服中草药,病情稍有好转,但未痊愈,师长仍毅然带病作战。

  缅甸解救英军

  昆仑关大捷后,200师先后开到安顺、贵阳整训。1942年初,编入中国远征军,准备入缅,协同英军与侵缅日寇作战,第一步进驻云南保山,待命出国。3月3日,200师奉命离开保山,由畹町入缅,我记得是农历正月十六,一到缅甸,就穿上单衣,我们还饱饱地吃了一顿西瓜过元宵节。当时日军大举侵入缅甸,盟军由于统帅史迪威指挥不当,英军只顾退保印度,不按入缅作战计划担负任务,以致为日寇所乘,英军于乔克巴塘被日军包围,我38师孙立人师长奉命前往解围,亦陷入困境。

  孙立人师长速电200师戴安澜告急,要求派兵支援。此时200师已到同古。英军战车旅被日本骑兵包围于皮龙河一带,英军据战车呆守,不敢出战,而日军步兵未到,骑兵也只围而不攻。戴师长摸清敌情后,决定抽调兵力为这一部分英军解围,他宣称:“解英军之围,是我师远征打的第一仗,一定要打胜,扬我大中华之威!”当即派299团在柳述人团长指挥下,以猛虎下山之势,急驶60里,直扑日寇骑兵,出其不意地猛打猛冲,经过两小时激战,击溃了这股日寇,给英军解了围。599团扫清残敌,迅速沿公路两边,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掩护英军撤往安全地带。我当时也在岗哨上,目击英军70多辆崭新战车,鱼贯开上公路,匆匆驶去。车上英军无不双手合十,遥向我军致谢,有的举起双手大叫“OK!”称赞我军英雄!200师入缅首战告捷,为国争光,受到英美政府的赞扬。

  同古阻日寇

抗战时期的戴安澜将军。

  200师的任务是坚守同古,阻击日军,掩护英军向印缅边境转移。我师到同古立即接英军之防务,迅速征用钢铁、水泥筑了坚固的工事,前沿外围战壕密布,背后即是西汤河大铁桥,桥头筑碉堡,桥下绑好地雷炸药。师长第一指挥所设在城内,第二指挥所设在桥头碉堡。师长指令598团少将团长郑庭笈率部防守市区,600团团长刘少峰和599团团长柳述人率部分左右翼在前沿阻敌于同古之外,补充团为预备队守大铁桥。从3月7日到17日的10天当中,在师长亲自规划下,抢修防御工事,严阵以待。3月18日敌人以一个中队的兵力,在外围前哨与我接战,连吃两次败仗,伤亡惨重,接着以一个师团的兵力向同古扑来,首先用大炮猛轰,飞机轮番轰炸,同古笼罩在硝烟火海之中。继以坦克猛冲,步兵跟进,气势汹汹。我师坚守工事,一俟敌兵逼近,战士立即跳出战壕,浴血拼搏,给以重大杀伤,击退了日军无数次猛烈进攻。经过12天日夜拼杀,毙伤敌军五六千人,同古成为一片焦土,但我军防御工事岿然不动。3月22日血战最激烈时,师长立下遗嘱,指定战死后的接替指挥人。并写信给远在全州的荷馨夫人,安排家事,表示:现在孤军奋战,誓以战死报国的决心。然后赤脚草鞋,短裤背心,神情爽朗,谈笑指挥作战。3月29日,因日寇绕道同古西侧上游60里处渡过西汤河,占领城北机场,实行迂回包抄,我师后路有被截断之危,此时后面又无增援部队,我师已陷于孤军深入的困境,于是军部下令放弃同古,后撤待命。

  戴师长接到撤退命令,义愤填膺。立即指挥全师将士一齐出击,痛杀一阵再撤。敌军遭此意外猛攻,猝不及防,狼狈后退。乘此敌我脱离接触之机,师长下令撤退。全师安全离开同古刚完毕,敌军即以猛烈炮火向同古轰击,日机亦轮番轰炸,弹如雨落。如此轰击了一天,敌人才敢摸索进入同古,发现已是一座空城。但还怕中空城计,不敢跟踪追去。部队快撤完了,师长站在桥头碉堡上举目遥望,想到还有坚固的工事,想到鲜血洒在异国的将士,不禁放声痛哭,捶胸顿足大呼:“我们英勇献身,打了胜仗,就这样撤退了?我们还算得什么军人?我没有脸回国!我死也死在这里!”说着拔出白朗宁手枪就要自杀,幸亏身边参谋长一把紧抱师长双臂,副师长夺下手枪,说:“师长你不能这样!”身边官佐都失声痛哭,一齐跪下说:“师长!你不能扔下我们不管!我们还有7000多人,你要带领我们杀敌,抗日救国!”大家不由分说,架着师长过了大铁桥。然后工兵引爆桥下地雷炸药,一阵电闪雷鸣,西汤河大铁桥炸毁了!这是中国远征军血战同古胜利转移的讯号,永远震响在缅南上空。

  1942年4月5日,200师退驻叶达西一线,集结待命。一天,军长杜聿明打来电话,命师长速去眉苗,未说明原因。4月6日师长赶到后,被引进一座别墅,原来是蒋介石召见。此时缅甸战局已发生不利于盟军的变化,他以中国战区统帅身份第二次入缅视察。谈话时,只有宋美龄在座。谈话时间很长,并共进午餐,下午续谈,还被留宿一夜。

  棠吉攻残敌

  同古血战后,远征军正准备曼德勒大会战。突然另一路日寇占领我补给重镇腊戍,并进占滇边畹町,直逼保山前面惠通桥,昆明危急,远征军只得命令200师沿缅泰边境回国。

  4月25日,我师到达棠吉外围时,不料棠吉已被日军占领。有的主张绕过棠吉回国,师长说:“回国还是打日寇,现在遇到日寇正是杀敌好机会,哪有不打之理?”立即部署进攻。这是一场遭遇战,也是出敌不意的突袭。师长身先士卒,指挥炮兵把炮架在步兵前沿猛轰,经过3个多小时激战,击溃棠吉敌军,占领日军司令部,打死打伤日军2000多人,仅存少数残敌退守市边一角,负隅顽抗。师长顾及远途奔袭,士兵过于疲劳,便待拂晓全歼这股残敌。

  被我攻占的棠吉日军司令部,原是一座缅甸银行。缴获无数的战利品中,有一二百箱缅甸银元,反正国内不通用,也不能好了敌人,便由官兵随意携带,你能带多少就拿多少,不够再抬一箱来,师部也不问。以后宿营赌博,下注的银元成把抓,赔钱论堆不过数,好在大家都有钱,玩得很痛快。这倒是远征途中另一种乐趣。

  这天深夜,杜聿明军长驱车来到棠吉郊外,找到师长,军用地图铺在马路边,用手电筒照着,研究回国路线。杜军长命令:“棠吉不能恋战!我随郑洞国荣一师、廖耀湘二十二师沿缅印边界退往印度,200师速沿缅泰边境回国。腊戍失守,中缅边界过不去,情况很危险,立即行动!”就这样,我师连夜撤出棠吉,放弃了这股瓮中之鳖,转向缅泰边境前进。

  夜战遭中弹

戴安澜将军手书。

  我师离开棠吉,进入原始森林。只见遍山大树丛莽、林荫蔽日,地上茅草有一人多高。没有路,只靠指北针指引方向,扒开茅草,钻过大树行进。没有人烟,只有野兽大蛇出没,还有野人(生苗)伺隙夺枪伤人。白天行军,夜间露宿。断粮了,只得以草根树皮野果充饥,官兵疲惫不堪,辎重丢弃殆尽,药品也没有了。走不动的,彼此搀扶行进,倒下的人,也就不顾得了。就这样全师在树林茅草里饥饿疲劳地走了整整20天,才走出原始森林,向细莫公路前进。这还有一段艰苦的行军,但是过了细莫公路,便离国境线近了,官兵都精神振奋起来。

  在这次饥饿途中,一次勤务兵在苗家搞到一碗苞谷糊,端给师长。师长先很生气,然后两眼含泪说:“我不忍心独吃!我一个人活下来能打仗吗?走,走出森林,大家一起搞吃的!”一挥马鞭把苞谷糊弄翻了。

  5月18日夜间,到达缅北郎科地区,要过细莫公路了。这也和昆仑关的形势一样:两面高山,中间一条公路盘山过岭而下。山上已有日军据守,公路有日军装甲车巡逻。师长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怀着满腔仇恨,不顾疲惫之师,决心歼灭当面之敌。派出598团团长郑庭笈为先头部队搜山强攻,自率600团跟进,599团为后卫。激战竟日,毙敌无算。至夜间,郑庭笈团长自山顶打电话向师长报告:“全歼山上之敌。”师长鉴于日寇势必于拂晓前增援反扑,乃指挥人马迅速连夜翻山,598团已经下山越过公路了,师长走在600团前头,刚到山腰,前面突然打起机枪,士兵大叫:“师长在这里,不许打枪!”机枪射得更猛烈了,山路狭窄,人马拥挤,在仓促应战中,我方颇有伤亡,师长在腋腰部也中了两弹,负伤倒地。原来遭到潜藏在山洞里的日寇突袭。师长负伤消息传到后卫团,柳述人团长率部飞奔前来救援,要把师长抬下火线。师长不肯,坐在担架上,威风凛凛,仍旧指挥部队搜山,清除敌人。柳团长在炸毁山洞的战斗中,把敌人消灭后,自己不幸失足,跌落悬崖,当时还无人知道。拂晓前,师长躺在担架上,率领全师越过细莫公路,找不见柳团长,很焦虑不安。次日逃回的士兵说,在谷底柳团长被俘,坚贞不屈,被日寇绑在树上用刺刀活活刺死。师长闻讯,悲痛欲绝,一时昏厥过去。

  这个时候,军中早已没有医药了,连红药水、纱布也没有,师长负伤后,只用草木灰捂住伤口,撕下军衣缠裹着,血,始终没有止过。但师长没有一声呻吟,神态镇定,卧在担架上,领军前进。5月,正是缅北雨季,连日大雨滂沱,泥泞路滑,师长坚持着。从敌人广播中收听到,敌占龙陵,昆明震动,他指定团长郑庭笈指挥全师,兼程回国杀敌。在艰苦行军中,我曾走到师长担架旁边问:“师长,你感觉怎样?”师长说:“我不要紧,叫弟兄们不要掉队,赶紧回国!”在他无医无药,生命垂危之际,心里想的还是全师的士兵,要求部队火速回国抗日杀敌。

  5月26日下午5时,师长在负伤后第8天走到缅北茅邦村,终于流尽最后一滴血,为国捐躯,光荣牺牲在担架上!时年仅38岁。血染征袍赤,马革裹尸还,敬爱的师长,尽了我中华军人的天职!

(郑忠生前回忆 张卫强整理)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