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园地

激发企业家精神 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

——《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 的意义和亮点

发布时间:2017-10-3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2017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下称《意见》)。党的十九大报告重申,“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更凸现了《意见》的意义。《意见》不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出台的首部关于企业家精神的意见,也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部关于企业家精神的意见,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第一,突出了“企业家”概念的当代价值。党和政府的文件过去称“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主)、国有企业厂长或经理(职业经理人)的比较多,称“企业家”的大多是学术文章,见诸文件的比较少。这次《意见》冠之以“企业家”来称谓,笔者理解不是简单的称谓变化,有四个亮点:一是“企业家”概念更中性,不论是民营企业创办人还是国有企业领导人,都可以称为“企业家”,这更有利于平等地对待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创业者和经营者。撕下所有制标签,还其本来,大家都是同一群体。对于国有企业经营者来说,就是要少讲“官员”属性,回到把企业经营好这一根本职责;对于民营企业创办者来说,在本质上其与国有企业经营者没有根本区别,无须自我矮化。二是“企业家”概念更具有概括力,时下讲“企业家”好像只有民营企业才有企业家,把国有企业完全排除在外,这显然是不符合事实的。国有企业领导者有官员身份,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是企业家。三是“企业家”概念要求更高,不是所有私营企业老板都能够称为企业家的,国有企业经营者能称为企业家的有多少人恐怕也要打一个问号。只有那些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经营者才能称为企业家。马云说,企业家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科学家。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企业家是党和政府包括全体中国人民对所有中国企业经营者提出的共同要求。四是“企业家”概念更有国际性和时代性,不仅有利于对外交流和扩大对外开放,同时也要求中国私营企业主和国有企业领导者以企业家姿态大胆地走向世界,与世界各国企业家展开同台竞争,展示中国风采,弘扬中国商道精神。2016年7月8日,习近平在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指出,加快培养造就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企业家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第二,肯定了企业家的地位和作用。早在福建工作期间,习近平就大力倡导和推行“理解企业家,尊重企业家,爱护企业家,支持企业家”的理念。2014年11月9日,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面对来自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1500多位工商界代表,习近平说:“我们全面深化改革,就要激发市场蕴藏的活力。市场活力来自于人,特别是来自于企业家,来自于企业家精神。”习近平对企业家的作用作了党的历代领导人前所未有的肯定。但社会上对企业家的地位和作用是有不同看法的;对企业家群体的崛起,应该如何对待、如何融入中国政治和社会之中,长期以来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上下都有一些思想顾虑。党和政府的文件过去虽然也讲过不少,但更多的是从统战的角度讲的,这次以专门文件明确企业家的地位和价值,有两个亮点:一是讲得更科学。企业家的地位和作用最基础性的应该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在配置社会资源中发挥重要作用。如果这一条不讲清楚,不发挥充分,讲其他的都有点虚。《意见》开篇第一句话就讲“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然后讲“为积累社会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增强综合国力做出了重要贡献”,逻辑顺序安排非常得当,过去讲后者讲得比较多,反而忽视了前者才是第一位的。二是讲得很及时。谈企业家的地位和作用,社会普遍肯定这是一批了不起的人;谈私营企业老板和国有企业厂长经理,社会评价就比较分歧。过去文件没有明确地把企业家和私营企业老板、国有企业厂长经理区分开来,而是混为一谈地讲他们的地位和作用,社会是有保留意见的,因为私营企业老板、国有企业厂长经理这个群体并非都发挥了社会正能量的作用,有些人甚至是社会负能量,社会上对他们意见比较大、非议也比较多,反过来导致其中的优秀分子受了牵连,遭到了舆论的不公正对待。这次把企业家从私人老板和国有企业厂长经理中区别开来,专门讲企业家的地位和作用,向社会传达了积极信号,不仅端正了视听,去掉了企业家思想“包袱”,对于促进企业家健康成长和更好地发挥企业家的作用像是一场“甘霖”。

  第三,找到了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方向。《意见》第一次全面系统地提出了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27条具体措施,这些举措有三大亮点:一是内外结合,既注重从“三大环境”(法治环境、市场环境、舆论环境)营造来为企业家干事创业提供外部条件,也注重从弘扬“三大精神”(艰苦奋斗、追求卓越、服务社会)来激发企业家干事创业的内在动力;二是长短期结合,既注重解决当前影响企业家作用发挥的突出问题,如反映强烈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力问题,更注重建设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长效机制,如“探索建立非诉行政强制执行绿色通道”;三是市场、政府、企业和社会“四位一体”,既注重发挥市场的作用,也强调改进“三大政府工作”(政府服务、企业家培育、对企业家队伍建设的领导),既注重从企业和企业家本身入手来解决问题,也注重从社会角度入手来消除障碍。

  第四,明确了企业家需要努力的方向和标准。《意见》主旨,虽然讲的是为了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党和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但客观上也首次明确了企业家要努力的方向和标准:一是明确了中国企业家精神的三大内涵——艰苦奋斗、追求卓越和服务社会;二是明确了优秀企业家的四条标准——具有全球战略眼光、市场开拓精神、管理创新能力和社会责任感;三是明确要求企业家特别是年轻一代企业家树立崇高理想信念、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国家使命感和民族自豪感,把个人理想融入民族复兴的伟大实践;三是明确指出企业家要强化“五种意识”——遵纪守法意识、诚信意识、公平竞争意识、勤俭节约意识和创新发展意识,正确处理好“四个利益”(国家利益、企业利益、员工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的关系,增强履行社会责任的荣誉感和使命感;四是明确要求党员企业家要做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的模范,把爱党、忧党、兴党、护党落实到企业经营管理各项工作中。

  (本文作者郭伦德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经济学教研室主任)

[责任编辑:周冰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