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E家

安徽博物院镇院之宝

发布时间:2017-10-13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作者:施泳峰

  安徽博物院位于安徽省合肥市怀宁路268号,成立于1956年,原名安徽省博物馆。2011年建成新馆并更名为安徽博物院,占地面积6.2万平方米,展厅面积1.6万平方米,建筑高度37.7米,地上6层,地下1层,建筑造型沧桑厚重,体现出“五方相连、四水归堂”的徽派建筑风格,从侧面综合反映了安徽历史文化的亮点。安徽博物院收藏有各类文物近22万件(套),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35件,以下就为大家介绍安徽博物院收藏的几件镇院之宝。

战国楚大鼎。  

  战国楚大鼎。又名“铸客铜鼎”,高113厘米,口径87厘米,重400公斤,1933年出土于安徽省淮南市寿县楚幽王墓,是战国时期楚国铸造的青铜礼器,距今已有2400多年的历史。气势雄伟,端重古朴,造型别致大气,在马蹄型三足上铸有精美图案,鼎身铸有16字的铭文,目前仅辨认出“安邦”和“铸客”4字,其余12字尚待考证。其中,“安邦”反映了楚幽王安定国家的美好愿望,“铸客”据考证是人名,是楚国从其他诸侯国请来的青铜器铸造大师,说明战国时期的手工业者已经拥有比较自由的身份了。楚幽王是楚考烈王的儿子,在位期间楚国濒临被秦国灭亡的境地。1923年在安徽省淮南市寿县发现楚幽王墓,共出土有4000多件青铜器,这尊战国楚大鼎不仅是其中最大的,而且铸造工艺也最精美。1958年毛主席视察安徽省博物馆时,特意来到这尊战国楚大鼎前,从双耳上的花纹、口沿上的铭文、直到足部浮雕纹饰,都看个仔细,还向工作人员询问大鼎的来历,并且风趣地说“这个大鼎,里面能煮头牛”。这尊战国楚大鼎体量巨大,是楚国的重器,追求力量与气势的完美结合,呈现出拔山盖世的雄心壮志,为研究战国时期楚国的历史和文化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是迄今为止出土的最大的青铜圆鼎,与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司母戊大方鼎并称为“鼎中之首”,是安徽博物院的院徽标志,也是国家文物局首批禁止出境展览的64件(组)珍贵文物之一。

战国鄂君启金节。  

  战国鄂君启金节。车节长29.6厘米,舟节长3l厘米,1957年出土于安徽省淮南市寿县邱家花园。共发现车节3件、舟节2件,用青铜铸造而成,文字错金,自铭“金节”。因形似劈开的竹节,故名“节”,使用时双方各持一半,合节验证无误后才能生效。这组战国鄂君启金节实际上是楚怀王颁发给“鄂君启”运输货物的免税通行凭证,是我国最早的免税通关凭证。根据金节上的文字记载,楚怀王颁发此节的时间是在楚国的“大司马邵阳败晋师于襄陵之岁”,即周显王四十八年(公元前322年),楚怀王规定“鄂君启”使用车辆运输的限额是50辆,使用船只运输的限额是150艘,一年只能往返一次,禁止运输铜和皮革等物资,凭此节通过各处关卡可以免税,否则必须征税。水路的范围涉及今天的汉水、长江、湘江、资水、沅水、澧水等流域,陆路的范围涉及今天的河南、安徽、湖北等地区。西周晚期楚国的第六任国君熊渠分封其子熊红为鄂王,封地在鄂城(今湖北省鄂州市),“鄂君启”名叫熊启,是熊红的后代,是楚国的王族成员和名门望族。春秋战国时期,商品经济获得高度发展,各诸侯国之间的贸易往来相当频繁,为了快速聚敛财富,各诸侯国政府实行了“以九赋敛财贿”的制度,类似于今天的征税制度。“九赋”之中有一项就是“关市之赋”,由司门、司关等机构负责征收,类似于今天的关税。免税政策由楚王授权政府执行,类似于我国现行《关税法》中的“特定减免”政策。由此可见楚国税收制度的缜密和严格。这组战国鄂君启金节是研究战国时期楚国的交通、商业、地理、符节制度、楚国王权的集中和强化,以及楚王与封君的关系等方面的重要实物资料,这种“车节”和“舟节”,是在迄今为止的考古发掘中第一次发现,此前从未出现过,因而显得弥足珍贵。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有车节、舟节各一件,是该馆的常设展览的重要展品,而剩余的3件均收藏于安徽博物院。

春秋吴王光青铜鉴。  

  春秋吴王光青铜鉴。高35.7厘米,口径60厘米,重28.6千克,1955年出土于安徽省淮南市寿县蔡昭侯墓。共有铭文52字,自铭“荐鉴”,这是吴王光的女儿嫁给蔡昭侯的陪嫁品,专门在夏天用于盛储冰块,功效类似于今天的冰箱。吴王光,即《史记》中记载的吴国君主阖闾,是吴王夫差的父亲,重用伍子胥和孙武等人,强军兴国,曾经率领吴军大败楚军,逼迫楚国迁都,威震华夏。蔡昭侯,名叫蔡申,是春秋晚期蔡国的国君,定都州来(今安徽省淮南市凤台县)。公元前509年蔡昭侯朝觐楚昭王,受到楚国宰相子常的羞辱,被扣留楚国三年,不得回国。蔡昭侯受辱后发誓报仇,与吴王阖闾联手在公元前506年讨伐楚国,攻破楚国的国都,逼迫楚国迁都,取得了重大胜利。公元前505年吴王阖闾为了巩固吴蔡联盟,将女儿嫁给了蔡昭侯,这尊春秋吴王光青铜鉴作为陪嫁品千里迢迢从吴国来到了蔡国,是春秋时期吴蔡两国联姻的历史见证,反映了春秋时期礼乐制度的状况,因此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上)

[责任编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