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李叔同的“希望工程”

发布时间:2017-09-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刘永加

1918年李叔同出家之前与弟子刘质平(右)、丰子恺(左)于杭州留影。

  新一学年开始了,各界都在开展各种形式的助学活动,不让学生因贫辍学。而在民国时期,著名的音乐家、书法家、教育家李叔同曾经全力资助过自己的学生刘质平留学日本,使其不至于因困难辍学,终于学业有成,留下了感人至深的师生情缘佳话。

  1912年8月,李叔同赴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担任图工科音乐图画教员。这年初,刘质平从海宁高级中学毕业考入该校。刘质平家境贫寒,但由于他学业出众,因而获准免费读五年制的预科接读师范科,他开始师从李叔同学习音乐。1917年秋,刘质平考入日本东京音乐学校专修音乐理论与钢琴。李叔同得知他学费生活费都无着落,就为他申请过官费,但没有成功。而此时刘质平家中又宣布中断对其资助,他很绝望,就致书老师李叔同表示:“有负师望,无颜回国,唯有轻生,别无他途!”李叔同接到此信,心急如焚,毅然决定解囊相助,提议按月从薪金中拨出二十元寄交,帮助他到毕业为止。

  李叔同在致刘质平的信中详细叙述了相关情况:“学费断绝,困难时,不佞可以量力助君,但不佞窭人也,必须无意外之变,乃可如愿,因学校薪水领不到时,即感无法,今将详细之情形,述之于下:不佞现在每月收入薪水百〇五元,出款,上海家用四十元(年节另加),天津家用二十五元(年节另加),自己食物十元,自己零用五元,自己应酬费买物添衣费五元。如依是正确计算,严守之数,不再多费,每月可余二十元,此二十元即可以作君学费用。将来不佞之薪水,大约有减无增,但再减去五元,仍无大妨碍,自己用之款内,可以再加节省,如再多减,则觉困难矣。助君学费,有下列数条,必须由君承认实行乃可:一、此款系以我辈之交谊,赠君用之,并非借贷与君,不佞向不喜与人通借贷也。故此款君受之,将来不必偿还。二、赠款事只有吾二人知,不可与第三人谈及,君之家族门生等,皆不可谈及,家族如追问,可云有人如此而已,万不可提出姓名。赠款以君之家族不给学费起,至毕业时止。但如有前述之变故,则不能赠款,如减薪水太多,则赠款亦须减少。君须听从不佞之意见,不可违背。不佞并无他意,但愿君按部就班,无太过不及。注意卫生也,俾可学成有获,不致半途中止也。君之心高气浮,是第一障碍物,必须痛除。以上所说之情形,望君详细思索,写回信复我,助学费事,不佞不敢向他人言,因他人以诚以待人者少也。即有装面子暂时敷衍者,亦将久而生厌,未能持久,君之家族,尚不能尽力助君,何况外人乎!不佞近来颇明天理,愿依天理行事,望君勿以常人之情推测不佞可也。”

  从李叔同其时的信中可以得知,李叔同当时的经济情况其实也很窘迫。他在浙江省立一师的薪水是105元,因他当时已辞去南京高师的兼职,这笔薪水便成了他唯一的经济来源,而其中用项又很多,大有入不敷出之感。他宁愿从自己身上省出来,也要资助刘质平,实在是大爱无疆呀!这是李叔同独特人格魅力的体现,也是他一直为世人所敬仰的原因之一。

  1918年春,已经准备出家的李叔同,为解除刘质平的后顾之忧,让他安心学习完成学业,还是千方百计帮他筹集学费,他在给刘质平的信中说明自己作好两手准备:“质平仁弟:君所需至毕业为止之学费,约日金千余元,顷已设法借华金千元,以供此费。余虽修道念切,然决不忍置君事于度外,此款倘可借到,余再入山。如不能借到,余仍就职君毕业时止。君以后可以安心求学,勿再过虑,至要至要!”在李叔同的真诚帮助下,刘质平终于渡过难关,按预定计划,在东京音乐学校继续学业。刘质平评价他与李叔同的关系时说:“先师与余,名为师生,情深父子。”

  李叔同的“希望工程”,结出了丰硕的果实。1918年刘质平学成回国,一步一步成长为现代著名的音乐教育家,为国家的音乐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没有辜负恩师的厚望。深受李叔同恩泽的刘质平,则对恩师更有着一种难以报答的感激之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回国后,刘质平立即反哺自己的老师,他一心一意供养已经是弘一法师的李叔同,他几乎承包了恩师全部的衣食住行费用。因此缘由,弘一法师赠送刘质平大量的的书函墨宝,在俗世师友中是最多的,其中仅书法作品就达上千件。抗战爆发后,刘质平为了保护弘一法师的这些墨宝,避难蛰居于老家海宁。日机轰炸海宁时,刘质平将这些墨宝捆成数个大箱,冒着生命危险带出保护。因此,现在世人所见到的弘一法师墨宝,大多就是刘质平舍命保留下来的。所以说,刘质平一生精心保存恩师的墨宝,这也是他对恩师最好的报答。

[责任编辑:吴姝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