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尊师亭”里的抗日缘

——张爱萍将军与张又铭老师生前的友好往来

发布时间:2017-09-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 徐其广 徐 倩

  在河南省郸城县城里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洺河,小洺河南岸有一座雄伟壮观、美丽漂亮的尊师亭,顶上全是彩色琉璃瓦铺盖,四个角挑得高高的,顶下一圈是六根红色大柱支撑着。在大柱顶端与亭盖之间,钉着一圈有二尺来宽的木板,南面的木板上镌刻着“尊师亭”三个大字,上面署着“张爱萍”的名字。这亭子下面地上用水泥铺成一个个台阶,中间矗立着一块又高又大的石碑,石碑阳面刻着“张又铭先生纪念碑”八个大字,上面也署着“张爱萍”的名字。

  众所周知,张爱萍将军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曾担任过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等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职务,是位将军书法家。他的大量书法作品,艺术地记录了党史、军史重要事件及重大活动。本文讲述的是张爱萍将军与张又铭老师在抗日战争中结友的故事。

  寻找老师

  1910年1月9日,张爱萍将军出生于四川省达县罗江口镇张家沟的一个农民家庭。他在1929年1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8年春任八路军总指挥部参谋,8月中旬赴河南确山发展武装力量组建新四军挺进纵队。就在1938年秋冬之交,郸城县东北面相邻的河南省鹿邑县城从日寇占领下光复,由魏凤楼担任县长,他就趁此机会来到鹿邑主办起抗日干部训练班,并亲自担任抗日游击总队参谋长兼干训班教育长。办班一开始,他就招收豫东游击区大批青少年,来到这里参加训练。当一个个青少年来到这里报名时,就决心要找最好的老师任教,快速培养青少年参加抗日。于是,他就亲自来到离鹿邑相隔不远的淮阳师范走访。

  张又铭,1901年出生在河南省郸城县虎头岗乡的一个书香之家,他7岁入私塾,一直读到中师毕业。1923年7月,他刚22岁时,就在省立淮阳第二师范学校毕业了,回到家乡郸城自当校长创办起宁平小学,第三年就任鹿邑县教育局干事,把家移到宁平而后到淮师附小当教员。1927年冬大革命失败后,经中共地下党员吴丹坤和李梅村(1949年后任安徽省政协主席)介绍,他读到《共产党宣言》《马列主义概论》《唯物史观浅释》等书籍,就开始接受进步思想,到鹿邑师范讲习所、淮阳师范和城达中学等校执教乐此不疲,从无一期辍教。那时候,他大都是在三个学校任课,同时任语文、地理、历史三门课程,每周多达28节,授课表都是排得满满的,经常是在这边教室下课后,又匆匆走向另一个课堂,连休息喝水的空隙都没有。

  对于张又铭老师的情况,张爱萍将军了解后赞叹不已,便立即决定邀请他来这里任教。

  课上课下

  按照张爱萍将军的分工,张又铭老师承担的教学任务,就是主讲《日本研究》和《战时教育》,还有《组织民众》《动员民众》等课程。为了把课讲好,他不分昼夜地阅读毛泽东主席的《论持久战》等革命理论书籍,不懂之处就向张爱萍将军请教,在张爱萍将军给学员讲述长征的过程时,尤其是讲到自己在攻打老虎庄、泰州的战斗中左臂负伤的情景时,张又铭老师两眼不住地流出辛酸的泪水,并把这些都记在笔记本上。

  在教学中,张又铭对日本国地理、历史以及自明治维新走上军事帝国的研究,具有独到之处。在讲课中对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阐明得尤为详尽精辟,以中日两国条件的对比,讲明我必胜、日必败,为师生们树立起抗日必胜的信心。还经常以古喻今,帮助学生认清社会现实。他在讲到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大肆烧杀以及英法联军火烧人类文化瑰宝圆明园时,眼含热泪谆谆教导学生:永远不要忘记这段历史,一定要为国家民族效力,坚决赶走日本帝国主义!

  不论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课外,张又铭总是联系抗日战争的实际,向学员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有一次,当讲到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和华北时,他慷慨激昂地揭露日本侵略军大扫荡野蛮烧杀的罪行,当讲到全国军民奋起抗击日寇取得一个个胜利时异常兴奋,眼里溢出了激动的泪花,还多少次大声疾呼“宁可抗日死,不做亡国奴!”广大学员都深受感动。

  交结友情

  张又铭的课堂上经常响起阵阵热烈的掌声,张爱萍将军也多次来听课。每当听完课后,张爱萍将军总要握上他的手,说几句鼓舞激励的话。在张爱萍将军的鼓励下,张又铭老师模仿《三字经》的形式,编写《三字史略》,在煤油灯下几易起稿,并几次请张爱萍将军修改,最后终于定稿,全文每三个字一句,长达450句,全部概括了整个中国历史,读起来朗朗上口。

  在抗日干部训练班里,张又铭不断组织学生到县城大街上和乡村里书写张贴“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必败!”等标语口号,带领学生创办起第一个青年抗日墙报《爝火》,请张爱萍题写《爝火》报头,利用诗歌、散文、小说、书法等多种文艺形式,把《爝火》墙报办得生动活泼,就像一支熊熊燃烧的火把,把学员们的心照得亮堂堂的。还经常引导学生参加进步活动,组织学生募捐、慰问伤病员、教农民识字等。

  1939年春天,日军攻占了鹿邑县城,整个抗日干部训练班上的官兵,全都紧急而又秘密地转移。在张爱萍率领抗日干部训练班的官兵们走后,张又铭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抗日前线的联中任教。

  之后二人不曾见面。直到1944年9月11日,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在河南夏邑县八里庄战斗中不幸殉国,张爱萍由新四军三师副师长,接任四师师长。在四师召开彭雪枫追悼大会时,张爱萍书挽联一副,悬于主席台两侧,上联为“恨寇贼杀死吾战友”,下联为“率全师誓为尔报仇”。恰在这个追悼会上,张又铭带着一部分学生也赶来参加,二人亲密地谈了几句。可由于战事紧张,俩人又很快相互告别了。

  1945年,抗战胜利后,张又铭依然坚持奋战在教育战线上。1949年后,张又铭去北京拜见张爱萍将军。俩人一见面就紧紧地拥抱起来,说起话来没完没了。到张又铭老师离开时,张爱萍将军再三嘱咐:要时刻不忘对日本人的深仇大恨,为党和人民作出更大的贡献。

  从此,张又铭更加牢记张爱萍将军的教诲,一心一意地为人民服务。1965年11月,张又铭因病退休,把数十年积累的教育经验文稿和购置的数百册图书,全部捐献给了国家。1981年1月13日凌晨,他刚刚度过80寿辰两周后,心力突然衰竭,在鹿邑县马铺公社卫生院与世长辞。子女们遵照他的遗嘱,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把他的遗体安葬在郸城县宁平乡李桂集村,并把他在原籍所遗房产,由郸城县宁平乡政府作价3000元,全部捐献给宁平小学,设立为“张又铭奖学金”,用以奖励优秀学生。

  1986年12月24日,郸城县人民政府正式发出关于成立张又铭纪念亭、张又铭奖学金基金会筹备委员会的通知,许多单位和个人纷纷响应,自发地捐款赞助,很快在小洺河南岸修建张又铭先生纪念亭。并请张爱萍将军题写了“尊师亭”和“张又铭先生纪念碑”两幅字,永远镌刻在纪念亭和石碑上。

[责任编辑:吴姝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