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黄炎培称他们为“教育三杰”

发布时间:2017-09-11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侯葆三

杨白民

  􀲾 周兴龙

  黄炎培非常重视教育,他自己早年从事过教育工作,考察过美国、日本、菲律宾等多国的教育,也考察过国内数省的教育。他不但对教育非常重视,而且还善于发现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才,侯葆三、杨白民、蔡蔚挺就是这样的人,黄炎培称他们为“教育三杰”。

  侯葆三名鸿鉴,1872 年生,江苏无锡人,教育家。1905年,他出资兴办竞志女学。竞志女学以“勤、肃、朴、洁”和“真、实、劳、苦”作为竞志的校训,是我国近代创办较早的女校之一。日军侵占无锡后,竞志女子中学(由竞志女学改名)迁往上海租界内复课。抗日战争胜利后,学校迁回无锡,侯葆三以73岁高龄继任校长。1949年后,他仍任竞志校务委员会主任、名誉校长。1961年去世,享年89岁。

  侯葆三毕生致力于教育,几乎倾尽所有来办学,前后一共创建七所学校,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竞志女学。侯葆三有过类似黄炎培的经历:都参加过科举考试,只是他四次均未中;同样在上海南洋公学求过学;都创办过女学;同在江苏省从事教育工作;考察过东南亚诸国的教育;考察过国内十多省的社情和教育。共同的经历,让他们相互欣赏,相互佩服。1917年,为争取教育经费,黄炎培和侯葆三数次前往江苏省财政厅协商,经过努力,经费问题终于得到解决,这更加坚定了侯葆三办学的决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之间的交往越来越多,感情也越来越深。1949年后,黄炎培有一次从北京前往苏南视察土改工作情况,到无锡后,立即去侯葆三家看望侯葆三。看到多年不见的侯葆三虽然年已79岁,但精神面貌却非常好,黄炎培十分高兴,他们凑到一起谈教育、谈人生,时不时还不忘关心对方身体,询问有关情况。黄炎培如此关心侯葆三,侯葆三也时刻在惦记着黄炎培,只要有人到北京去,他总是不忘带去问候。一次,侯葆三听说老朋友的儿子祝庚光要到北京去,马上给黄炎培写了封信,请祝庚光带到北京当面交给黄炎培。黄炎培接到信后,向来人详细询问侯葆三的身体状况等有关情况,并请侯葆三一定要保重身体。最令人难忘的是1959年8月,侯葆三让他侄子带着自己的画像拜访黄炎培,黄炎培看过画后思绪万千,即兴在侯葆三画像上题:女学风气仗君开,琴韵书声伉俪才。五十年前私立早,欢风争向锡山来。几句诗把侯葆三五十年前在无锡率先开办女学,夫人夏冰兰卖掉自己的嫁妆支持创办女学,开化无锡地区社会风气的画面清晰地勾勒出来。

  杨白民名士照,1874年生,上海松江人,近代艺术教育家。杨白民很早就对教育事业情有独钟,认为中国近代之所以衰败,就是因为教育落后。他二十岁时任上海圣约翰书院教务,1902年,他自费赴日本考察教育,尤其注意考察日本的女子教育。次年,他回到上海,拿出自己家里部分房子当作校舍,自任校长,就是后来颇有名气的城东女学。杨白民主持城东女学期间,向女学生提出“莫耻以倚人以生”“惟学然后能自立”,提倡男女平等,鼓励女子走上社会。1924年去世,享年50岁。

  杨白民和黄炎培几乎同时创办女学,又同在上海,共同的环境和经历,使他们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心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讨论教育方面话题。他们两个家庭成员之间也十分熟悉,常相互走动,彼此关系十分融洽。杨白民夫人詹练一还曾和黄炎培一家一起到杭州游玩过。杨白民为了搞好职业教育,曾经请过一位专做洋装的广东女老板来做老师,但女老板说:“吾畏学生实甚,吾辈业此,但知赚钱,一切所弗顾。彼大家闺秀,深宅娇娃,稍稍劳告,便弗能堪,或偶正其词色,必且拂然引为奇辱,吾何敢为学生师。敬谢!敬谢!”女老板的寥寥数语,把当时学生娇气、不愿吃苦耐劳的状态讲得活灵活现。杨白民深知虽然现在学生还不能适应职业教育,但如果就此不去提倡,那就是错上加错。为支持杨白民的办学,1911年前后,黄炎培常到城东女学给学生们演讲,引导学生们了解职业教育,投身职业教育。后来,杨白民生病,黄炎培也常去探望,并且请医生来帮他治病。杨白民去世后,黄炎培十分伤心,写《杨白民墓志铭》详述杨白民从事教育的一生,其中写道:……主教育救国,毅然遂归,得请于父母就上海南市竹行弄故居创立城东女学……。黄炎培对杨白民的情、爱、义最能体现在《撰联挽老友杨白民》:几百青年,三间老屋,如此鞠躬尽瘁,到死方休,为人可以师矣;廿年朋友,万方风云,回忆亡命归来,望门投止,道义何敢忘乎!特别是1930年元旦,黄炎培带杨白民的五个女儿杨雪瑶、杨雪玖、杨雪珍、杨雪子、杨雪仇到沪西万国公墓杨白民墓祭拜,表达对老朋友的无限怀念和崇敬。1949年后,黄炎培还始终保持和杨白民的小女儿杨雪仇书信往来。

  蔡蔚挺名敬襄,1877年生,江西新建人,教育家、收藏家。他生于书香门第,毕业于上海龙门师范学校。1910年,蔡蔚挺接手义务女校学监。自创办至抗日战争前,义务女校造就人才二千余人,学生遍布江西省内外。同时,他兴办蔚挺图书馆,将毕生所收藏的图书、文物分别捐赠给江西省图书馆和江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1952年去世,享年75岁。

  蔡蔚挺早年的经历与黄炎培大概相同:参加过清末的科举考试;加入革命党从事反清活动;辛亥革命后,长期从事教育工作;蔡蔚挺担任江西省视学十余年,黄炎培则长期担任江苏省教育调查干事。两人由于从事相同的职业,从相识到相知,四十年,成为始终不渝的挚友。关于教育,蔡蔚挺在写给黄炎培的信中写道:……吾国教育,本难比较列强,况经帝制潮流,廉耻道丧,名节扫地。今共和复活,由人格力教育,急宜提倡。承示良知学说,极表同情。但是负教育之责者,若不从职业、实用、生活上着手进行,恐徒托空言耳……。蔡蔚挺在这段话中既指出了我国教育与国外教育的差距,也说出了今后教育的方向。

  1914年2月至5月间,黄炎培一行对安徽、江苏、江西、浙江等地教育情况进行考察。在南昌,黄炎培一行参观义务女校,与蔡蔚挺深入交流,了解到这所学校注重一个“适”字,不拘泥于规程,所施教育内容以适于生存为主,经济最困难时,几乎都要维持不下去了。在义务女校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蔡蔚挺斩断手指写血书筹钱,此举感动社会,后在各方的支持下,才得以维持到今天。黄炎培后来在文章中写道:“三十年来,过南昌,问新教育,莫不知有断指以创义务女学蔡校长敬襄。”数十年后,黄炎培对此举仍念念不忘,在写给蔡蔚挺的信中说:“蔚挺办女学,艰苦卓绝闻于世久矣,尝断指以丐钱,卒使勿坠,数十年如一日,善其教育方针,与岁月而俱新,为不可及也。”实际上,数十年间,黄炎培和蔡蔚挺之间的书信来往从没有间断过,蔡蔚挺夫人刘崇秋去世后,也是请黄炎培为她写的传文。对于创办女学之事,正如蔡蔚挺自己所写的诗:卅五年前兴女学,旧颜讥笑发癫狂。救之为国今如愿,贤母良妻早主张。

  除了黄炎培和“教育三杰”之间有来往外,他们相互之间也有往来。1934年,侯葆三到江西省考察教育,他和蔡蔚挺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蔡蔚挺忙着聊天,又是请客吃饭,侯葆三很是感动,写有《蔡蔚挺老友留晚餐谈女子教育事感赋》来记述此事:乱世生存愧谋拙,救亡教育叹才难;苟全性命原非计,历溯艰危忍乐观。孤立无援言可痛,咸知合作策能安;他年握手重相见,俯仰应教宇宙宽。

  黄炎培还总结出“教育三杰”有十个方面的共同点:“1.三人皆从事教育,设私立女学校;2.三人皆非富家子,其所设女学校,皆以赤手创立。3.三人于其所设女学,皆视为性命,其刻几非人所能堪。4.三人所设女学,皆知名于社会。5.三人于其所设女学,皆绝不后顾,得一分钱,即扩充其一分事业,故愈得钱而愈贫。6.三人年相若,皆在四旬左右。7.三人皆未有子。8.三人之夫人皆能分任所设女学样管理事宜,而皆不任教课。9.三人之为人皆不屑于边幅,不拘于礼节,皆提倡朴实劳苦,而己之衣服容体,皆不事修饰。10.三人之性皆急,其言貌举止,皆直遂飘忽,而不耐坚坐久矣。”可见黄炎培对“教育三杰”了解得真够清楚,观察得真够细致。

[责任编辑:吴姝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