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督学、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委员吴正宪

用纯净的心做专业的事

发布时间:2017-01-10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全国人大代表、国家督学、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委员、特级教师、全国模范教师……如今,吴正宪的身上有许多身份,不过无论在什么场合,大家都更习惯称她为“吴老师”;而吴正宪似乎很喜欢,也很习惯这个身份。说起她这些年的工作,她提得最多的,仍然是那些她教过的学生和一起研修过的老师们。

  其实,“教师”二字对吴正宪来说,已经超越了一份职业的范畴,而成为一份值得为之奋斗的事业。“教师对学生的爱是超越母爱的,这是一份大爱,是更加科学的爱。爱是责任、爱是尊重、爱是从心底的真诚流露。”吴正宪这样阐释这份事业的内涵。

  这份对教育的情怀和大爱,对已经在教育领域从业四十多年的吴正宪来说,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吴正宪对小学数学教育的体验、探索和研究,伴随了整个中国的改革年代。如今,作为教育改革的探路者,四十多年来她一直坚守在基础教育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她借助各种不同的身份,在不同的会议上把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及自己儿童数学教育理念传播到更广阔的范围;通过不同的方式,把自己的爱和知识,影响到更多孩子和一线教师。

  教书育人的使者

  一次吴正宪到学校讲课,注意到一个男孩还没有发过言,于是便请他回答了一个问题,男孩马上流露出了被老师和同学认可的喜悦。下课后,男孩走到了吴正宪背后,用手轻轻敲打着她的背脊。男孩的同学提醒吴正宪,这个男孩身患残疾,平时很少和同学交流,被老师邀请发言,他非常激动。而敲背,是男孩表达感谢的方式,因为平时他就是这样为母亲敲背。

  “如果老师没有真正走到学生中间、真正理解和读懂学生,真正成为他们的朋友,就说明我们的课程改革还没有走到深处。”吴正宪说,教师必须站在儿童的立场上将心比心,一方面要以童心感受童心,另一方面也要把孩子当成大人去尊重,这样才能建立起和谐友好的师生关系,这在教学中尤其重要。

  既要让孩子爱学、乐学,对数学有兴趣和好奇心,又要对孩子的智慧和思维方式有所启迪,能够开发他们的潜能,帮助学生完善人格,起到促进作用。这便是吴正宪“好吃又有营养”的儿童数学教育理念。《吴正宪创设儿童喜爱的数学课堂实践研究》项目,曾经获得北京市政府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和教育部课程改革教学成果一等奖,深受孩子和老师们的喜爱。

  “好吃又有营养”的背后,是吴正宪“传授知识、启迪智慧、完善人格”的教育目标。不少人用“先进”这个词来形容吴正宪的教学理念,可是她自己知道,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文革”结束以后,教育重新得到了重视,吴正宪在教师岗上如同“鱼儿的水”,她辅导的学生无论是在校考试还是奥数竞赛,都取得了优秀的成绩。但很快,吴正宪意识到,“唯分数论”的教育模式让一些学生失去了“灵气”,吴正宪陷入了思索……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吴正宪开始了教学方式的探索,通过自学、讨论等授课手段,开卷闭卷结合的考试方法,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减轻学生的负担。不过,真正改变了吴正宪教育理念的,还是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张梅玲教授的一场报告。

  这场关于儿童心理学的报告,让“心理健康”“人文精神”等词汇,第一次进入吴正宪的视野。用吴正宪的话说,这一次报告让她“茅塞顿开”。从那时起,吴正宪意识到孩子的喜怒哀乐跟数学学习是有关系的,在教学之外,要更加关注儿童的心理健康、学习兴趣。

  吴正宪说:“在课堂上,不能只盯着题目的对错,而是要看看孩子的脸上有没有惊喜,有没有困惑。”比如,在课堂实践中,吴正宪会有意识地创造一些思维冲突,让孩子在问题中不断思考,培养他们的思维能力。

  吴正宪认为,培养课堂兴趣的目的,是让孩子更有智慧,为未来人生可持续发展做准备。她说:“一些学生由于过重的学业负担和枯燥乏味的学习,学伤了,没有了学习兴趣和好奇心,甚至成为一些对学习有抵触的人。高考结束,有的学生把书包一扔,再也不想学了,这是很悲哀的事情。我们的教育如何让孩子们有后劲的发展,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认真思考并作出回答。”

  吴正宪的眼里,孩子是活生生的人、是发展中的人。这意味着他们有无限的潜力,要让孩子有更多的机会去实践探索,提出发现问题,分析解决问题,并获得结论;发展中的人意味着他们是一群尚未成熟的人,作为老师要提供给他们尝试和“犯错误”的机会,让孩子在对对错错中获得新认识,实现新发展。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国家大力推行的素质教育和课程改革,再一次深化了吴正宪对于教育的认识。在吴正宪看来,教师不仅是知识的传递者,更是全面育人的教育工作者。

  除了温暖、照亮孩子的成长道路,教育在吴正宪的眼里,还承担着人格塑造的功能。“比方说数学,就是对理性精神的培养,要在孩子的人格中烙下理性的印记,比如求真求实的精神、遵守规则、履行责任、拥有毅力、学会自省……”除此之外,还要用自己的行为感染学生,让他们在多元的世界里感受美好和纯真,在教育的过程中,先学会做人。吴正宪的一句口头禅是:“用纯净的心做专业的事。”她是一位教书育人的教师!

  “教师研修工作站”的探索

  吴正宪作为教研工作者,经常深入边远山区的学校调研,调研期间会给老师们做一些学术报告,或者现场授课。每每调研结束时,都会有老师有再发展的强烈需求。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如何能够通过教师群体互动研修的有效实践,满足广大教师自身发展的需求,形成更为持久的教师专业发展动力,这对吴正宪来说成了更迫切的愿望。在经历了大量的调研和精细的规划后,在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和基础教育教学研究中心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吴正宪小学数学教师工作站”于2008年6月18日正式成立,旨在探索优秀教师专业发展的路径,创设教师专业发展的课程,培育优秀教师,特别是促进农村地区教师的专业发展。

  说起自己的工作站,吴正宪满是欣慰:“在领导专家的指导下,教师的职业状态有了明显变化,教师们焕发出朝气蓬勃的积极工作态势,爱学生,爱事业,有理想,有追求,有干劲。我们工作站已经有22位团员成为北京市特级教师。团员个人素质很好,再加上基层学校的培养,还有工作站这个团队的互动交流和引领,团员中有的成为全国模范教师,在2014年教师节前夕,三位团员还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这份光荣和自豪,来源于吴正宪团队几年来的探索和实干。务实,则是这个团队最大的特点。截至目前,北京一共成立了9个“吴正宪小学数学教师工作站”,而且全部在周边地区。她想把资源优先提供给最需要的地区。“雪中送炭”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

  在工作方式上,吴正宪的团队也坚持以实践为中心,把目标锁定在课堂,以提升课堂能力为目标。她常说:“优秀教师一定不是打造出来的,而是在长期的教育教学实践中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

  来自密云太师屯的山村老师张勇,就是在摸爬滚打中成长起来的一位优秀教师。

  在加入吴正宪数学工作站之前,他的教研活动多数局限在听课这样的活动中。而在加入工作站之后,更多的交流机会为他提供了“听话、对话、讲话”的平台。“过去我去北京城里面坐一旮旯,我只能被动地去听,有了团队之后,我可以通过跟团队的队员进行对话,跟这些数学教育家对话,从而不断地反思我自己,不断地成长进步……到现在我可以‘讲话’了,在大讲台上为我们的老师做现场研究课的学术报告,将我讲课的心得和经验分享给大家。”在一次北京市领导参与的大会上,张勇站在讲话台上这样感慨。

  这就是吴正宪工作站的工作思路,带领教师读书学习,查找资料,确认教学的基本观念,形成共同的教育价值观。她带领团员们到北京边远农村地区一起学习、指导、服务,一起对每个人的课堂进行分析:哪些地方还可以继续努力,哪些地方还有空间需要修正……在这样的反复锤炼中,才有了乡村教师看得见的成长。

  除此之外,工作站的老师也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感染着乡村教师的工作态度。一些乡村教师原先在工作岗位教学搞得不错,因此便容易满足,不够上进。但是接触到了吴正宪团队后,在很多同行教师影响下,自己有了提升的动力,慢慢将教育当成了理想、当成了事业、有了追求。

  心中的牵挂

  1989年,吴正宪加入民进,近三十年时间里,民进组织对她影响非常大。“民进界别有很多跟我一样战斗在基础教育前线的教师们,我们可以常常切磋交流工作。”

  得益于民进组织的影响和支持,吴正宪被推荐成为国家督学。2016年,作为特邀国家督学,当吴正宪走向主席台领取证书的时候,面对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和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她感到了手中证书沉甸甸的重量,“这对我来说是一份重要的责任。”

  身为两届国家督学,吴正宪要做一个合格的国家督学,合格的人大代表,不仅如此,还要有尊严地做好人大代表,做好国家督学。

  2014年,在跟随教育部督导团到基层学校督查时,吴正宪看到一些地区的孩子仍然坐着小板凳听课,一坐就是一天。“孩子上课时经常晃动,不一会儿就佝偻着身子,不能踏踏实实地坐稳。”当地老师在与吴正宪聊天时这样反映。

  “长时间坐这样的凳子会不会影响孩子的视力?会不会影响孩子的脊柱生长?”吴正宪思考着……此时,北京师范大学的梁威教授和她的研究团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吴正宪同梁威共同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认真研读了国家规定的《学校课桌椅功能尺寸标准》,也调研了发达国家关于学校课桌椅功能尺寸的规定,在做完这些前期工作后,她们深感此问题的严重性,必须尽早解决孩子们“小板凳上学习”的困境。

  为了更科学地帮助孩子们解决这个难题,今年两会间隙,吴正宪分别请教了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医院主任医师周海强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骨科主任刘忠军,两位专家医生都不约而同地告诉吴正宪:“长期坐小板凳会严重影响孩子的脊椎发育和视力发展,这种现象要尽早改变。”

  在得到教育专家和医学权威的解释后,吴正宪立马积极提议,改善学生的学习环境,把小板凳加个椅背,让孩子能够放松一下肌肉,调整一下视力。很快,她的提议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中国教育电视台还专门制作了专题节目《人大代表牵挂孩子的小板凳》。

  两会过后,吴正宪收到了时任国家教育部副部长刘利民亲自签发的对“给农村小学生加一个椅子背的建议”的回复意见。

  包括“给农村小学生加一个椅子背的建议”在内,吴正宪在全国两会上所提的每一个问题都是在实际调研中发现的,每一个建议都经过了长时间的考察、资料分析和科学研究。“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身为人大代表,这是我始终铭记的。”吴正宪说。

  民进会员、人大代表、国家督学的身份,为吴正宪带来的不仅是责任,也启发她对工作进行新的思考。这些年来,吴正宪跟随教育部赴全国很多省市进行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检查。“有过这样的实践之后,再看教育的发展,视角就会更多维。同时,我看到的可能不光是教育,而是教育折射出的民生和社会发展问题。”

  多年来,农村教育的发展,一直是吴正宪心中的牵挂。令她庆幸的是,民进会员、人大代表所赋予她的责任和使命,恰巧让她在推动农村教育发展时多了一个重要的抓手。“借力民进和人大的平台,我能够更有力地参与到国家推动教育均衡发展的一些工作中去。”

  骨子里的柔软与真诚

  在外人面前,吴正宪是面对孩子很有办法、雷厉风行的“吴老师”,而不为人知的是,吴正宪的柔软是生长在骨子里的。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吴正宪家来了个可爱的“小伙子”——小土豆。小土豆名字叫付伟,是吴老师家保姆小王的儿子。家住四川广元的小土豆一直和年迈的奶奶生活在一起,地震发生后,小土豆老家的房屋都开裂了,不能再住人,他和奶奶只能住在政府救济的帐篷里。地震发生后,小王的焦急与担心吴正宪都看在眼里。除了捐款、捐物,吴正宪又邀请小王的儿子来北京生活,不仅如此,吴正宪还给小土豆补起了课。那段日子里,小土豆的妈妈最常挂在嘴边的话便是,她遇到了好人,遇到了好人家。

  尽管吴正宪还要照顾90多岁的婆婆,但为了帮助刚来北京的小土豆尽快走出地震阴影,吴老师仍然挤出时间带着小土豆聊天、散步,带着他去看天安门。不久后,刚来北京时眼里满是忧郁的小土豆渐渐走出了地震的阴霾,脸上开始展现笑颜。

  若不是有慈悲的胸怀,这些都很难那么快做到。吴正宪的这种与人为善的品格与她的师长身份并没有太大关联,反而是从小的教养和家庭氛围赋予了她将心比心、关爱弱小的能力。

  尽管身为老师,但吴正宪始终坚持,家庭教育中,父母亲就是最好的老师。对于吴正宪来说,和谐的家庭氛围给了她工作的莫大勇气。“我的母亲在临终几天前,还给她即将百岁的婆婆送饭,伺候她,这些都对我产生了影响。这种家庭的传统美德也会被我们一代代地传承下去。”

  家庭对她的影响,也体现在吴正宪对待自己本职工作的态度上,“以简单对复杂是我的人生处世哲学。”吴正宪说。

  “作为一个教育者,也作为一名母亲,在面对孩子这一片净土的时候,我常常会想我们的教育能做什么。我们的孩子也会受一些社会的影响,作为一个教师我们怎么样去帮助我们的孩子,让他们从小能够去过滤一些不好的东西,留下正能量的东西,我觉得作为一名老师和母亲,要首先规范好自己的行为,给他们一个好的榜样。”与教育事业结伴,在钻研创新教学的时候,吴正宪还是会回归到教育最本质的功能,除去知识和技能,我们能通过自身的行为带给孩子什么样的品质和信仰。

 

  记者手记

  以童心感悟童心

  吴正宪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非常能干,风风火火直率坦诚。采访她时正值民进中央召开全会,开会间隙见到她,精神抖擞。采访她的过程,并不是集中完成的,但很多采访过程集中起来,拼凑出了一个立体的“吴老师”。

  吴正宪是个时间管理强者,对节奏的把控能力很强,整个采访过程也是思路清晰,十分高效。虽然节奏很快,但在她脸上,笔者看不到匆忙,而是从容和自信。

  采访间隙,有两名老师过来找她,远远听去,吴正宪在告诉两位老师,为了能给学生上好每一节课,一直到前天晚上十一二点还在考虑课上选用什么样的场景会适合孩子的学习。

  “我在跟那两位老师讨论是天宫一号的例子对孩子们的触动更好一些,还是飞人刘翔的例子更能让孩子感知小数的魅力……我刚刚问两名老师‘效果是不是还行’,其中一个老师告诉我,‘不是还行,孩子们下课了都不想让你走咯’!”跟我们解释起这段小插曲,吴正宪开心得直笑。

  这时午后温暖的阳光从会议室的窗户中照进来,照亮了吴正宪的鬓角,整齐青丝间夹杂着的白发好像也在悄悄诉说着这些年吴老师的付出,就在这个开怀的瞬间,记者被她的笑容感染了。

  短短一个半小时里,“孩子”成了吴正宪口中的高频词,是的,不只是学生,她把这些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她就像园丁一般,悉心灌之以知识和爱。听她谈论起这些“孩子们”,记者毫不怀疑,成为她的学生一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吴正宪说,师生关系中,如果教师不放下架子,不从权威的位置走到孩子们中间,成为他们真正的伙伴,那么我们的教学改革就还没有走到深处。教师不仅是一个传声筒,他们也在塑造灵魂,影响生命。说这些话时,她神情自然,却又严肃神圣,在采访中说的“教育是我一辈子的事业”这个信条大概刻进了她的骨子里。

(文/蒋天羚 胡珉瑞 视频/李鸾 翟明浩)

 

[责任编辑:李鸾]